464.第464章 要拆散他和小雪

青阳林啸冷沉,思绪仍然还在青阳修爵受伤的部位,但他没再询问,既然他不想告诉,说什么也是无用,何况,他根本不在乎,他会变成现在这样,或许都是报应。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所以,很快,他收回自己的思绪问道:“我也不想和你废话,把她交给我。”

“什么她?”青阳修爵慵懒的靠在沙发,一副悠闲自若的样子:“我记得你一向不在乎女人,现在怎么突然转性了?”

青阳林啸蹙眉,也不想再卖关子,直接开始要人:“当年的林暮雪,如今的赤。”

青阳修爵站起来,修长的腿轻放在地面,面容邪俊,倨傲无比:“若是想结婚,可以跟我说,我会帮你安排,举行一场浓重婚礼,至于赤,她只是我身边的杀手,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说道最后的时候,青阳修爵的目光里含着一丝尖锐,几乎为一种不近人情的冷漠。

青阳林啸的气势也并不弱,看青阳修爵的时候,神色里都是一片森寒,这些年两兄弟见面,几乎都是以这样的姿态对峙,就连空气也变得紧绷欲裂。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现在应该想想这么治好自己的病。”青阳林啸的语气里也丝毫不再妥协,甚至说出的话,像一包盐,生生洒在青阳修爵的伤口上。

可是青阳修爵的神情却并没有受任何的影响,甚至嘴角还微微弯起,带着不紧不慢的态度,仿佛对自己身体的问题并不在意。

可是表面和内心往往可以成为反比……

他并未开口说话,只是用着深不见底的黑眸望着茶杯里的红茶,他不说话,只是怕开口的语气出卖自己的表情。

“你的事,我也没兴趣知道,我最后问你,她在哪里?”青阳林啸和青阳修爵保持一米的距离,他是站立着,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

青阳修爵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动作优雅而俊美,半响才慢条斯理地说“一个月前,她就被人绑走了,你找我也没用。”

青阳林啸却再无耐心,他猛地冲上前,揪住青阳修爵的衣领,茶杯被打翻,红茶洒在灰白睡袍上,杯子落地,在地毯上滚动一圈。

他赤红着双目,因为动怒,语气逐渐开始提高,低吼道:“青阳修爵,别让我再说第二次,我没耐心再和你呆在同一个空间里。”

青阳修爵嘴角的冷笑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但很快,他又保持原有的态度,即便衣领被提起,身体还是慵懒的陷入沙发,可说出的话,却突然间转变,缓慢的语句里,似温和,又似阴冷:“我记得小时候,你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我呆在一个空间里。”

青阳修爵此刻的模样,让青阳林啸有些捉摸不透,可他却丝毫没有要去深究的意思,反而越发动怒,过去的事,于他而言就是禁忌,很多时候,他都会逼着自己去忘记,更别说拿出来回忆。

青阳林啸双眼猩红,抬起的拳头在空不知不觉颤动着,刚砸下来,便却青阳修爵握住。

“你想和我翻脸?为了一个女人?”

“她不仅仅只是一个女人,而是我的一生,在我的眼,她比任何人都重要,比我自己都重要。”他几乎于低吼,句句都是从牙缝里挤出,带着某种坚定的力量。

似乎是从没见他这么认真的模样,青阳修爵被他说话的语气,及眼神怔住。

一直都知道小雪在他心的分量,但还不知道已经超于自己的性命。

虽然难以置信,可是对青阳修爵来说,却是极好的消息,他处心积虑的就是在利用他对小雪的真情,若没有情,那他这几年努力算计的,也不过只是一场空罢了。

对于相爱的人而言,爱得越深,伤的自然就越深。

青阳修爵握住他的手腕,掰开,自己站起来,扯了扯睡袍衣角,然后才抬起好看的眼帘,声线悦耳:“她的确在我这,这次的任务极其凶险,想要救她也可以,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我给你安排了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生子,延续家族香火;第二:呆在这座城堡,与外界隔绝,她永远离开狼团。”

青阳林啸的双手握成了拳头,垂在身侧紧握着,两种选择都是明着要拆散他和小雪。

“不可能。”

“她现在正处于危难之。”

一句简单的话瞬间让青阳林啸的神经绷住了,他虽然在外面埋伏了很多人手,可是小雪在青阳修爵的手,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青阳修爵就是抓住这一点,才敢放狠话。

“我不敢保证,她能活着走出来。”嘴角微勾,青阳修爵试探地盯着他:“你这么在意她,可是我听说,她这次回来是为了黑夜,替黑夜找他在意的女人。”

“而且,她为了那个男人不顾一切,我设置了致命的十关,恐怕她会奋力去闯。”

……

门缓缓从两边打开,这是第三关,系统说过三关很难,所以小雪不敢放松警惕。

小雪和凡站在门口往里看,里面黢黑一片,仿佛是深不见底的深渊,看不到空间大小,也看不到里面到底有什么,只有外面的光照着门口的地面。

脚步往里迈去,身后那道门急关闭,唯一的光源也彻底被隔离,视线内瞬间再度恢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

凡立即掏出打火机,扣动了两下,却不见火光。

没油了——该死!

黑暗对于人来说,是极具危险的境地,何况他们不知道前面迎接他们的会是怎么样的挑战,所以两人紧绷着身子,屏住呼吸,用耳朵来聆听周围的声音。

耳旁寂静无声,小雪和凡肩膀紧挨,在这种随时都有危险的地方,有熟悉的人在一旁,反而有那么几分安全感。

凡不知道哪里那里的勇气,就像天生使然,男人的保护欲作祟,反手握住小雪的手,低沉着嗓音说道:“别离我太远。”

小雪试图抽回自己的手,但被凡紧紧握住,根本不给她逃离的机会,最后也索性扔他拉着,这时候,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

“呜嗷。”

“吼,吼——”

各种动物的叫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手机请访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