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漫长,但又突兀的结束

“我腻了。”

看着眼前出现的面具男,虽然一并不清楚对方真实的身份,不过对方的举动让他感到了不耐。

“没想到你在自己女儿身上早就留下了那样的防备,看来你一早就有所预料了。”

宇智波带土看着一,沉声说着。原本试图将一的女儿夜子掳走作为要挟的手段,却不料一在夜子身上留下了足够的保险,当宇智波带土出现的瞬间,一便来到了两人面前,随后一被宇智波带土抓取,带到了这个异空间之中…或者该说,是一故意被对方所为。

“没能用空间忍术干掉我,于是就打算思考别的方式吗?”

虽然一闭着双眼,但宇智波带土还是感觉自己能感受到被一的“目光”所注视的感觉,那“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让宇智波带土心中产生了些许烦躁。

“哼,身陷这里的你,我根本无需再考虑,你就一直被困在这到死吧。”

说罢,宇智波带土不再有其他打算,决心将一困死在这空间中,自己独自离开了这里,返回了原本的世界中。

“如此一来……”

“只是这样就能让你感到安心了吗?”

“?!”

猛然回头,宇智波带土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露出了极大的惊愕,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还有一身后那道的空间裂缝,一正有条不紊地从那道裂缝中穿出,原本闭着的双眼,此刻已经完全睁开,露出了一双充满威压的双眼。

【火遁.豪火球之术】

没有多余的话语,几乎是本能地,宇智波带土施展了出了一记忍术,巨大的火球从口中喷出,向着一喷射而去。

“我有说过吧,我腻了。”

面对宇智波带土的攻击,一只是缓慢地说着,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形虚影,一拳击出,直接溃散了袭来的巨大火球。

“虽然有些对不起朋友,不过我已经不想再一次尝试失去亲人的感觉了,特别是自己明明有能力可以挽回的情况下,却因为一些自我限制而没有去挽回。”

“……”

看着眼前的一,空间的裂缝在一出来后缓缓消失,此刻的宇智波带土想要行动,可身体却无法进行丝毫的动作,只是僵硬地站在那里,冷汗从额角滑落,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向着自己缓步走来。

“其实你想过吗?自己的一生,不过只是他人笔下的一个故事,只是为了博得他人一笑的作品,无论是悲伤也好,开心也好,痛苦也好,欢乐也好,所遇到的人,所遇到的事,熟知的过去,所做的选择,全部都不过只是他人所创造的东西——你会感到绝望吗?”

来到宇智波带土面前,一看着对方,语气不急不缓地说着,同时右手伸向了宇智波带土的面具,将面具从他脸上揭了下来。

“原来这就是你的模样啊。”

看着宇智波带土的脸,一略微感慨着。

“…你想做什么?”

艰难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看着眼前的一,宇智波带土突然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对方将要做的事情,或许会完全超脱所有人的想象,甚至是自己的多年来的夙愿——无限月读,也无法企及的疯狂。

“你似乎本能地发现了什么,不过没关系,现今的这个时间上,没有人回来阻挠,你也只要安静地看着就好了,在你还是你的时候。”

言毕,一身上浮现出了一层青色的光辉,看上去类似查克拉具现化所产生的光辉,然而一旁的宇智波带土却发现,那完全不是查克拉这样的存在,或者说,其中有一部分是,极小的一部分,更多的部分,是他所无法认知的存在。

“你到底要做什么!”

或许是因为对于一目前状态的畏惧,这畏惧太过巨大,竟然让宇智波带土的身体重新活动了过来,然而除了大声的质问,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攻击动作,不是不想,而是本能在提醒着他,不能如此去做。

“我腻了,所以准备结束这一切。”

看着宇智波带土的模样,一露出了一个随意的笑容,随后一身光辉汇聚到了右掌之上,看着有些类似【雷切】的模样,之上手上的并非电光,也没有刺耳的吵杂声,随后只见一手掌于空中一挥,宇智波带土便发现整个世界停滞了下来,从风云河流,到花鸟鱼虫,还有时间万千的人类,无论平民忍者,包括宇智波带土自己,这一次真正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余下思维在转动——呼吸,心跳,这些东西,宇智波带土也不再拥有。

“很难理解?”看着眼前无法活动和回答的宇智波带土,一自顾地说着:“其实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东西,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个被人所创造的故事,而我,虽然也是故事中的人物,但因为某些原因,我要比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要多出一些能力。”

“……”

听着眼前一的话,宇智波带土不是没有思考过自己是否是在不经意中中了一的幻术,虽然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自己还会因幻术而迷失并不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但是一时间他确实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原因来解释眼下的一切。

然而,经过了诸多尝试,甚至是发动了伊邪那岐这样术,但结果依然没有丝毫的转变,于是恐惧,成为了宇智波带土心中唯一的情绪。

“借用某个家伙的话来说……”一摆出了一个特异的站立姿势说道:“…然后时间开始流动了…当然,是逆转的。”

玩笑般的话语,随后伴随的,是整个世界除了一之外的时光倒转,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不断飞速倒转重现,日头从西方升起,从东方落下,所有的一切都在倒着运转,不断倒退,如同高速倒带的画面,时间一直转动,直到多年以前,最初的那个时刻,随后一跨过了时空,穿越了时间,来到了一个寻常的卧室中,看着熟悉的友人,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在他耳畔轻声说着:

“嘘…放弃这个念头吧……”

随后一的身影渐渐消散,友人猛然惊觉,回头望去,却什么也未能见到,只是留下了深深的恐惧,而错过了自己的愿望……

……

“该起床了……”

被身旁的人唤醒,一睁开朦胧的睡眼,看着身旁的女人,若有所思。

“我去叫女儿起床。”

女人并未注意到一的异样,起身走向了卧室的门,而一看着这一切,只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知道了,老婆。”

……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