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神经质

对于徐子珊搬走的事情,意见最大的那个人其实是张晓还有饶纤雪。至于陆飞为什么要这么做的理由,张晓虽然好奇,但是陆飞这么做,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而且感觉好像这次也是陆飞在没有征得饶纤雪的同意,非常武断的擅做主张。

一直以来,陆飞要么是为了饶纤雪着想。要么就是为了别人着想,至少他从来都没有为他自己考虑过。

但是如果不为他自己着想的话,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其实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只有他陆飞好,她们两个人也才会觉得幸福。而对于陆飞而言,只要她们两个人幸福,他自己也就幸福。

愤愤不平的饶纤雪给已经去了学校的陆飞打了电话,但是陆飞已经关机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陆飞的熏陶,以至于饶纤雪现在说话都口无遮拦:“居然还关机了,小三你直接跟我说。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还是因为他想把你养在外面。打算要金屋藏娇,还是打算包养你啊?或者是因为小三知道了他某些不可告人等我秘密,所以准备把你流放到某个荒岛呢?”

虽然徐子珊大可以偷偷的溜出去,不过这样的话也就真的太不近人情了。

正在收拾东西的徐子珊抬头说道:“不用问了,我自己要走的。因为这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忙,而且那边距离这里也有那么远的距离。所以到时候有时间的话再过来吧,没事的。我这边也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你们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

其实徐子珊的东西真的非常少,虽然相比较男人而言可能会稍微多那么一点点。但是对于女人而言,她的行装可谓少得可怜。化妆品几乎就只有几瓶护肤用品,三套衣服三双鞋子一个双肩背包。

这就是徐子珊的行李,甚至还稍微多了那么一点点东西去。原本连护肤用品的她,也是因为陆飞才勉强用了一点护肤用品。

纯天然无公害到可以惊艳四方的徐子珊,甚至让人感觉不真实。

饶纤雪还是难以平息怒气,更担心的是接下来感觉快要窒息等我空气:“那怎么都得先说一声啊,感觉太突然了。”

收拾完行装,背在肩上的徐子珊轻笑道:“你知道我最羡慕的人是谁吗?:不是张晓,而是你。所以陆飞现在比较艰难,你们两个人呢就老实待着。”

张晓很平静,落落大方地道:“家里两部车,要不你先用着。而且目前,我也不太适合用车。”

钟欣会意,从裤袋中掏出了两串车钥匙。因为张晓比较喜欢那辆甲壳虫,所以钟欣给了一串红色mini的车钥匙递给了徐子珊。

但是很意外,原本张晓认为徐子珊应该会婉言拒绝才对。但是却偏偏徐子珊并没有拒绝,只是接过之后说了一声谢谢。

上次徐子珊并没有买车,一百万以下的车。她可不敢要。再说公司还没有正常运转,她可舍不得铺张浪费。

所以,陆飞也算是有了两百万的启动资金,才不需要去向张晓借钱。

总共四百万的启动资金虽然可能会有点少,不过陆飞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事情,就需要他们自己去走了。

至于徐子珊为什么要拿着张晓的车,也是因为她感觉可能这是最后一次见陆飞了。或许从此以后,她应该没有任何理由再去见陆飞吧。

除非五年之后,徐子珊才有理由再回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里面,穿着一声警服的超人的确别有一番风味。

听完陆飞说的事情,超人也是一头雾水。不管怎么说,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当警察。或者是说,喜欢当警察。

而之所以他现在成为一名警察,也正是因为陆飞安排的。所以,他才成了一名警察。

但是如果不是为了手底下的人能够很好的活动,那他干嘛还要去当警察呢?

超人云里雾里,摸不着任何头绪:“不是,飞哥,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啊?就算我不是吃混混这碗饭的料,那也肯定是吃警察这碗饭的料了。”

“反正现在也就两百给你,只是这两百万我已经帮你做了投资。年底的时候,你们肯定会有办婚礼的钱,就这么简单。之后呢,我们就没什么关系了。也尽量不要扯上什么关系,就算是你飞拜托你一次。也不用想得太复杂了,我只是飞给自己留后路罢了。万一哪一天我变得一无所有,至少还有你们是干净的。你们,就是我的后路。不明白也得明白,反正既然一开始就打算听我的。那现在同样不需要知道理由,一如既往就可以了。”

从烟盒中掏出一根黄鹤楼的超人,有些忧心忡忡:“不会是出什么大事了吧,总感觉不对劲呢。平白无故的,干嘛突然就说要留后路了呢?”

“就算有事情,跟你说有用吗?再说了,我现在是如日中天,哪来什么事情。所以废话别多说,有什么问题直接说重点。居安思危是最基本,而且也是最需要具备的素质。”

从回锅肉中挑着青椒的陆飞,还不容易才找到了一片肉丝的他吃完之后继续说道:“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需要做的事情。”

超人见陆飞神神叨叨地,却又不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架势,让超人有些干着急:“什么事情,怎么这么神秘呢?”

陆飞带着一贯的漫不经心,语气却夹杂着鲜有的冷漠无情:“背叛我,或者是说,被我背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私藏毒品罪!

陆飞站直了身体,一如往常的的那副,漫不经心,却又处变不惊的坦然镇定:“超人,虽然我一直以为你并不擅长混江湖。但其实,你也不善于撒谎。所以,我不会问你到底是受谁指使的。也不会的问你到底图什么。只是我奉劝你一句,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冲着我来。祸不及家人,你记住了。*

超人强忍着,在听到这样一个罪名的时候,内心一阵悸动:“就是因为这份情意,所以只能对不住你了飞哥。”

虽然超人不知道陆飞这样做的道理和目的,但是他会非常认真的完成 。

因为,这是飞哥交代的事情,不需要任何理由。

如果能被利用,那是自己还有价值。如果能被飞哥利用,那是三生有幸。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