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7 ……不给力丫不给力……

(壳……于是这个月又不给力了T.T1月份奋力补壳吧。。)

被女体潮追杀的我,到最后好歹还是逃脱了大姐姐们的包围圈。

毕竟,三名自称“少女机动战队”的女孩子当中,好歹也是有那么一个和我有着密切关系的少女,所以到最后,在她的帮助下,我也总算是安全地返回了海之家。

“哥哥大人……红色要继续去同邪恶的势力战斗了。”

在海之家的门外,高挑的少女轻轻向我点点头,然后打算以英雄们固有的方式消失掉,深藏身与名。

“我说……到现在还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没问题么……”

不管怎么说,已经都到了这个份上还隐瞒身份,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啊。

“神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我叫破了名字的少女,稍微犹豫了片刻之后,总算掀起了遮住半边脸的目镜,露出了稍微有些迷茫的表情。

“被认出来了么……我还以为这样的装束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有问题的是你说话的方式吧……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加入这个什么……少女机动战队的?”

到这个时候,我也突然想起来,先前在女体潮第一次来袭的时候,先前离去的神裂、艾露西等海之家的女服务生和女仆们也都消失无踪,一起消失的自然还有海之家的店长西园寺踊子。

“……请原谅,这是不能对外透露的,哥哥大人。”

神裂火织有些为难地摇摇头,又拉了拉几乎让屁股都露出来的裙摆,看样子,少女似乎相当地不习惯这样的装束。

毕竟,平日里总是穿着牛仔裤和T恤这种随便的衣物,如今突然换成了紧身衣,而且……以神裂的身材而言,这个紧身衣和短裙的装扮也实在是……太**了些。

不知道是以怎样的材质所制造出来的紧身衣将硕大的**紧紧包裹着,而且居然还能够完美地呈现出**饱满的形状来——一直以来都以为那种景象只可能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我,如今倒是真正地见识到了紧身衣的美丽。

至于下半身的短裙,看样子也是以同样的特殊材质所制作,将神裂那两条本来就傲然于常人的大腿紧紧包裹的同时,也把两瓣因为经常战斗而形状浑圆的臀肉凸显得格外地诱人,长度只到大腿根部的短裙,更是只要稍微迈动脚步就可以看到内裤的边缘。

“穿着这种东西……真的可以战斗么?”

我认真地提出了这一严肃的问题。

“大概……可以吧。”

神裂火织脸颊稍微有些泛红,又将目镜拉下来遮住了脸。

唔……看来,神裂这边被驱魂占据灵魂空隙的状况又变得严重了啊,至于我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位原本应该是“冷艳”型的大姐姐,如今居然变得越来越妩媚了。

“那么,神裂就继续去……为了正义而战吧,不过战斗结束后,请单独到我房间里来一次……”

既然如此,我也要加快驱魂驱逐的动作了,毕竟行动在外的神裂很可能会被桂木桂马那家伙发现,而被那家伙先行攻略的话,我的先天优势也将化为乌有。

“……另外,如果可以的话,请继续穿着这身紧身衣……”

“……”

少女不声不响地丢下一颗烟雾弹后消失在我的面前,看样子,还真有那么一些“女英雄”的味道。

嘛,毕竟原本就是这个世界数一数二的“圣人”吧?会有这种气质也是理所应当,可是……

“真是的,到底在搞些什么啊,这个所谓的少女机动战队……”

现在就算是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得出,这个所谓的民营英雄防卫组织最大的赞助商,恐怕就是我所在的这间海之家『SummerRadish』了。

“算了……总之有时间的话就找西园寺踊子那女人好好问清楚吧,或许只是女孩子们无聊时搞的游乐项目而已……”

至少,以女子战队的形式在海滩上行动着的少女们,不会遭到女体潮的攻击,这一点来看倒是满安全的,此外……哎?!

从海之家的一侧转向正门,打算暂时回去休息一下的我,却在海之家门口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家伙。

“……青浦同学,那么,就是这样了,关于诚同学的事情也……”

“……知道了。”

身穿着女仆装,娇小可人的少女青浦刹那,正一脸平静地站在海之家门口同什么人交谈着,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和青浦刹那交谈着的那个一头黄毛的家伙!

桂木桂马!这个混蛋……他……他居然敢到这边来?!而且,居然还想要……对刹那下手?!

怒火几乎是霎时间地充斥了我的头脑,赶在这个家伙真的要对我的刹那做出什么之前,我迈着大步走上前去,然后一下子挤到了两人之间。

“你这个混蛋!”

将刹那护在身后的我,所作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毫不客气地冲那家伙讨厌的脸上挥出全力以赴的一拳——好吧,这张脸虽然是属于泰介的没错,不过……总归也是有那么点讨厌的。

让我意外的是,那个原本应该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眼镜死宅,慌乱之下居然抬起手臂,勉强地挡住了我这一记流氓拳。

“喂!你这家伙,胡乱动用暴力是不对的!”

我似乎错误地估计了对方的力量,毕竟,现在的桂木桂马使用着的是泰介的身体,也就是说……这家伙也可以使用泰介身体所具备的力量。

要知道,泰介那家伙的体格也算得上强壮,纵然比不上雄二这个肌肉男也差不多少,所以,我先前的那一拳才会落空吧。

“……怎么了?”

当我对着退后数步,同样也是一脸紧张地瞪视着我的“泽永桂马”怒目而视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平淡的询问声。

“这个人,是我之前的同学。”

青浦刹那平静地绕上前来,站在我的身前。

“刹那,这家伙……”

“……你知道我的名字?”

看着少女眼神中陌生的目光,我突然……明白过来了。

啊啊,没错,现在在青浦刹那的眼中,作为陌生人的那一方,是我才对吧?

不管刹那她有没有也同样地受到驱魂的影响,至少我知道,刹那她并不具备着看穿“天使坠落”的力量,也就是说,在她的眼中,我是一个不明所以的肌肉男,而桂木桂马那家伙……反而是她熟识的泽永泰介。

“呼,真是危险……这种随随便便就会对人挥拳的不良……”

似乎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状况的泽永桂马,故作姿态地平整了一下衣襟,然后用那具不伦不类的身体向我行了个礼。

“那么,虽然不知道你这家伙的身体到底是谁,里面的那一位,应该就是……”

“闭嘴!”

这家伙,只是通过刚才一瞬间的行为,就已经意识到了我的身份么?

此时的我,突然想起了一件让我在意的事情。

和桂木桂马之间,虽然或许相互间早已经知道了彼此的名字,可是啊……在那之前,我们两个人,彼此之间从来没有过正式的,面对面的交谈。

唔,或许昨天那一次意外的相遇可以当成是一次?可是,那个时候,不管是桂木桂马还是我,都没有意识到眼前的那家伙到底是谁,至于现在……

这,大概就是我和桂木桂马第一次地……正式的见面?

真是可笑的一幕呢,虽然是正式地见到了彼此,甚至就在刚才,我还向这家伙挥出了拳头,可是……事实上,现在的这个状况实在有些诡异。

桂木桂马使用着的,是我的朋友泽永泰介的身体,而我所使用着的,也同样不是我自己的身体。

也正是这样,这家伙先前也是会在犹豫了一下后,才意识到我的身份吧,至于这家伙之所以会察觉到我的真正身份的理由……

“……你是先前店里的客人吧?”

青浦刹那的语气听上去明显显得冷漠了不少。

“这一位是我过去的同班同学,你们……认识么?”

“……”

我到底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呢?

直截了当地告诉刹那,她眼前站着的泽永泰介是个想要对她做坏事的混蛋,而我则是她的老相好伊藤诚?

这种事情,哪怕是放在真正的世界里也未必有人相信吧?更不用说是这个受到系统限制的游戏了。

眨眼间,我突兀地发现,我又一次地在和桂木桂马这家伙的对抗之中处于了明显的下风,而且这一次,是那家伙在充分地获取了我这边的情报后,将原本的劣势扭转为优势,凭借着泽永泰介的身体,在海之家里打下了一枚让我无法拔除的钉子!

不管是青浦刹那也好,又或者其余几个女孩子也好,她们如今都对“泽永泰介”这个家伙的存在有着默许的认可态度,也就是说,桂木桂马在今后的时间里,也可以自由地在海之家出入,乃至于当着我的面对任何一名女孩子发动进攻。

“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

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危险的想法来。

如果就在这个海之家里,把来访的桂木桂马干掉的话……

“那样的话,就拜托青浦同学了。”

“嗯,西园寺店长已经更改了设定,这也是为了海之家的安全。”

“哎?”

看着自顾自进行着对话的刹那和泽永桂马,我一下子产生了极其不好的预感。

“是关于……什么的设定?”

“……不知道么,海之家中,有着‘禁止战斗的结界’这种系统所提供的便利方式。”

泽永桂马从容地接过我的话题,并且做出了解答。

“进行这样的设定后,只要在海之家的范围内,任何战斗行为都是被禁止的,这是防止海之家遭受无谓损失的必要措施,毕竟……想要好好地经营海之家,没有必要的安全保障是不行的。”

这家伙……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又是一个令我无法接受的消息——就好像我想要做的事情,已经被桂木桂马这家伙预见了一般,我所想到的对策,也如同打在棉花……不,是打在了铁板上,造成的结果只能是让我自己的手指骨折,疼痛钻心。

“在进行攻略之前,需要收集必要的情报,包括环境、角***格、背景、人际关系以及种种可能对攻略造成影响的因素……”

如同是自言自语,又如同是故意地在对我进行挑衅一般,桂木桂马以平缓的陈述语调,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如果不将全部的讯息整合,以营造出最适合攻略的环境,并且判断攻略方式,那么,同样程度的攻略也有失败的可能,这对于我而言,是不可容忍的……”

“切,说什么大话,你这家伙。”

我甚至忘记了青浦刹那就在现场,怒不可遏地冲着桂木桂马发出了挑战式的咆哮。

“所谓的‘从来不失败的攻略者’,打从一开始就是根本不存在的吧?!”

“……不存在?”

虽然使用着泽永泰介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什么光从那个家伙的身体里散发出来了。

“……真是可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也要向别人做出同样的要求么?”

轻轻地用手指摸了摸鼻梁——显然,这是桂木桂马那家伙想要推眼镜的下意识动作,可是,现在的我却无法对着这种习惯笑出来,而且,接下来,从桂木桂马那家伙的口中所说出的话语,更是让我惊愕得不知该如何面对。

“从进入这个游戏开始……不,应该说是攻略存在于游戏之中开始,在我所玩过的所有游戏之中,从来没有任何攻略失败的记录,只要确定了目标,就一定能够攻略成功……”

怎么可能……存在这种家伙?

我的额角已经不由自主地滴下冷汗,这个气势一下子变得无比强大的家伙嘴里所说的“战绩”,有着能够让人感觉到“真实”的印记。

“自从那时起,玩过的攻略类游戏超过五千部,到目前为止,被我攻略下的女性角色和女玩家超过一万人……”

桂木桂马的双目炯炯有神地注视着我,下一刻,这个家伙所说出的话,才是真正让我无法接受的。

“和我,圈子里公认的攻略之神比起来,你……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而已。”

新人……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我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胜绩,在眼前的这家伙眼中,似乎什么都不是呢。

啊啊,没错,说到底,我只是第一次接触这一类这种游戏的半调子而已,可是,或许是因为太过顺风顺水的关系,有那么一阵子,我甚至也已经觉得我已经是一个攻略的高手了。

可是……当桂木桂马这家伙,以高傲的语气和过去的无数战绩,将我那份浅薄的虚荣击得粉碎时,我却突然意识到……最近的一段时间,我的确是稍微地……有些骄傲了。

虽然并不知道,这个桂木桂马是不是真的在那个所谓的“圈子里”有着他所说的那种名气,不过,从这家伙自信的模样来看,恐怕……和我不同,这个家伙的确是有着相当资深的攻略经验。

也正是如此,这个家伙的确有着在我面前炫耀的本钱,以及将我评价为“初出茅庐的新人”这样的资格,只不过……

那和我本身,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么?

就算是一个玩过超过五千部游戏,攻略超过一万人的资深者,如今说到底……还不是和我这个“初心者”并列成为了四名强者之一?

我不知道另外的几个强大的存在到底还有谁是类似桂木桂马这种在之前有着资深游戏经验的资深者,又或者是所谓“圈子里的人”,对我而言,那种事情完全都是些和我无关的内容,而我现在想要做的,也只有一件事。

“攻略之神么?如果你只会嘴上说说的话……”

冷静下来的我,终于开始认真地面对着这个在接下来将会成为劲敌的家伙来。

有着资深者的身份和丰富的攻略经验,这些,显然就是桂木桂马在此之前取得优势的条件——而且,在我看来,这家伙所谓的“优势”,恐怕还不只是这些。

至少,我到现在也没法打探到关于桂木桂马身边少女的半点情报,而这家伙,居然已经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自己的身体这条线,摸进海之家并且为自己争取了合法出入的地位。

“……没有人对你说过这件事么?新人……”

桂木桂马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游戏本身的资料和设定,大概都是可以在更为古老的游戏当中找到的内容……”

哎?

这种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地听说到,一直以来只依赖着系统提供的背景,我还曾经认为,这么庞大的游戏设定,都是从一开始就被完全架构好的。

“果然只是个新人而已啊……那么,这场战斗还真是无趣。”

一边说着,桂木桂马那家伙一边竖起手掌,摆出了一个“以下是秘密”的姿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