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一章 告一段落

  武傲林见众人如此沉不住气,好象那人一下子生了三头六臂一般,越发疑窦从生,拿眼看看高长老,一脸不解。

  高长老此刻冤家路窄,与大仇家狭路相逢,哪还有机会细说经由,也不理会武傲林,接言道:”打不打得了,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

  还未等那柳某人应答,那”老五”一脸不解道:”辣块妈妈,这不是欺负人么?怎么又是你们说了算了?!”

  高长老道:”你又错了.这不是欺负人,这叫欺负狗.对你们这些畜生,那是半点客气不得的。”

  那老五一听反是来了精神,接道:”你骂谁是畜生?”高长老道:”自然是那些找骂的。”   那老五道:”这回可做数么?”

  高长老道:”自然还是我说了算.你说了不算。”那老五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哈哈,方才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当孙子的命,即是这么论法,那你们不也是和我们一样是畜生了么?即一样都是畜生,那爷爷也好,孙子也好,倒也差别不大。”

  高长老登时哭笑不得,想想这畜生爷爷当的太也莫名其妙,太过匆忙,一时还真是却之不恭。

  “好!说得好!老五,咱们爷们就须爷爷也当得,孙子爷当得,为达目的,誓不罢休!”那姓柳的话锋一转,又冲高长老道:”老狗,咱们说也说了,唱也唱了,这出戏怎么收场,你给个痛快的吧!”

  高长老道:”不错!柳起义!你我即然话不投机,那就手底下见个真章吧!’说罢身子一矮,随即纵身而起,双掌斜劈,直朝那姓柳的心口拍到!

  那柳起义见对方来掌劈到,也不离鞍,探手自下而上格挡过来,以硬碰硬,绝不退让!

  二人四掌相交,砰砰有声,那高长老身形一挫,脚下用力蹬出,不待招式用老,复又团身而上,连环双掌交互杀到,降龙掌掌如其名,生似一条游龙呼啸而去,将柳起义一人一马团团围住,罩了个严实!

  那柳起义虽未离鞍下马,看似下盘不稳,却是占得居高临下的先机,加之那马神俊无比,颇通人性,这一人一马反倒如虎添翼,配合默契,丝毫不落下风!

  群豪见对手这般轻漫老人家,也顾不得柳疯狗恶名鼎鼎,劣迹斑斑,杀人不眨眼,均起了同仇敌忾之念,鼓噪道:”姓柳的,你这是狗仗马势,以二打一,算什么英雄好狗!”

  “是啊,这狗仗人势已是大大丢人,没想到狗外有狗,真有脸皮厚的,仗不到人势,胡乱仗个马势猪势的,也敢来这里招摇过市!”   “猪势?狗仗猪势又是如何个仗法?”

  “说起狗仗猪势,那可就有得搞了.这猪兄弟原是好好的独善其身,知道自己笨,也没想过招惹谁.偏是被这赖皮狗一通挑唆,竟是蜂拥来了数头之多,这不,还满世界给人当孙子,也是难为了这伙畜生…。”

  “哈哈,有道理.所谓装孙子的多,当孙子的少.这些笨猪也算盛名之下,其实颇附也…”说来说去,已将对手人带马个个骂了个遍。

  随即有人近身过来,冲武傲林一施眼色,意思很明显,那是借题发挥,就着对手一人一马有”以多欺寡”之嫌,己方不如也来他个混水摸鱼,蜂拥而上,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再说。

  武傲林虽明其所指,但却另有计较,纵览全局,已瞧出高长老这般以快制快,似是别有深意,那是赌着一口气,拼了老命,也要看看对手到底何时下马一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