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四章 大结局!!!

是,她更想知道的是,秦慕北为什么要放过温暖,难道是因为舍不得,那又何必非要车上自己,江暖心可从来不觉得,自己在秦慕北的心中的地位能敌得过温暖。

“温暖的事情,没有提前跟你商量,是怕你会因为一时的气愤做了不好的决定。”

江暖心总觉得有些可笑,什么样的决定才叫做不好的决定,杀了她,还是毁了她?温暖那样的人,应该是死有余辜吧。

“温暖现在的样子,就是不对她做什么,她也不会好过,你应该知道,对她而言,她的脸到底有多重要。”

秦慕北说这话的时候,自然是对着江暖心的,他是想要告诉江暖心,有些事情,不是因为他想得饶人处且饶人,只是觉得,要是真的对她下了死手,或许才是对她真正的解脱。

“你没必要找理由,我知道的,她在你心里的地位。”

“远比不上你!”

秦慕北却忽然开口,让江暖心一下子哑口无言,

“我以前总是觉得,这或许是习惯,对温暖的感情,或许是这辈子都不会在别的女人身上发生的,也的确,对她,一开始只是被吸引,谈不上喜欢,要真说起来的话,这么多年,也从未爱过她。”

只是因为当初,温暖的那些手段,的确是骗了自己,才会让他一晃神,就被她欺骗了那么多年。

“我不想听这个。”

“我想要说的就只有这个。”

江暖心撇开眼,她是真的不懂,这样的秦慕北心里面究竟想的什么,难不成真的仅仅是因为是她的妹妹,怎么可能,一开始,自己只是作为替身存在他的身边。

“有些事情,解释不清的,正如你所说,你想要听得不见得就是我想说的,而我能告诉你的,却只有这么多,你总是那么固执,我也是一样,所以我们之间才会有那么多的误会。”

如果一开始就说清楚,或许就没有那么久事情发生了。

江暖心皱紧了眉头,秦慕北的这番话要是放在以前,倒是还有些作用,现在尽管还是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动摇,可是再也不会像是当初一样,总会顺着他的心思走下去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既然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江暖心也不想要故意浪费时间陪在他的身边。

“我不介意你离开,只是暖暖,你要记着,这一次是你没有离开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离开的脚步忽然间停住,江暖心并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只是……

皓皓都已经答应了他成为他的孩子,那么自己,还有什么选择呢。

一切终将水落石出。

袁承西告诉了她一切,跟秦慕北所说的确实也是一致,原来自己竟然被欺骗了三年,三年的仇恨到了最后,竟然变得这么可笑,难免会让江暖心觉得,有些讽刺,只是这并不单单只意味着自己选择的只有妥协。

她暂时还没有办法,就这样接受秦慕北,至少从前的事情,不可能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秦慕北在医院里面只是住了一个星期,就已经回到家里。

回去的时候,江暖心已经不在了。收拾了所有的东西,从前他送给她的,却是一个没有动过,全部都放在原来的地方。

她到底还是走了。

秦慕北有些苦涩的笑笑。

“二少爷,您也别太难过了,夫人她或许只是暂时没有想开。”

一开始知道江暖心跟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时候,他多少还是会觉得有些可怕,毕竟一个女人跟兄弟二人同时纠缠不清,总觉得她或许是那种不干净的女人。

袁承西针对这一点,也解释清楚了,并且让他能在秦慕北的家里好好照顾他。

袁家现在只要有一个袁承西就够了,至于其他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在意。

“她走了多久?”

秦慕北想知道,是不是江暖心从回来就已经做好了选择,当时问那句话,只是坚定了她离开的决心。

“一个星期以前。”

袁叔对于这一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因为那天正好下了大雨,夫人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雨水,只是她连衣服都没有换,就直接离开了,那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或许是二少爷跟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吗?”

秦慕北翻弄着从前的相册,看着上面的江暖心,要说,当时只是偷拍,可是没想到,她的任何一个角度都足以让自己再也没有办法移开眼睛。

“二少爷,夫人让我转告一句,说是如果你真的有心的话,就等着她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这句话,不用她说,我也是会等下去的。”

他的这一生,唯独爱过一个女人,那就是江暖心,换做旁人,或许早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心念,可是只有对江暖心,总是放不下那份眷恋,

“既然如此,二少爷您也不用这样难过。”

“小少爷呢,也一起走了?”

袁叔听见这话,赶紧摇了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不过小少爷现在还在大少爷那里,听夫人说,她已经带了那孩子三年,说是以后的十三年,就该,归二少爷您来管了。”

她倒是精打细算,竟然都已经算到了这一步。

秦慕北唇角不觉微微上扬,这样的江暖心,无所谓是要给自己一个考验罢了,不像是当初,已经完全不消得给自己任何一点点的机会,现在这样也好,至少能让自己,能够有一个等下去的盼望。

“将小少爷接回来,从今往后,就在家里面待着,别让他再去喊别人爸爸。”

袁叔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他笑着说道:“行,我这就去把小少爷给接回来。”

皓皓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在这个家里面,好歹也会让整个气氛变得不一样,怎么说,都不能让他一个人在袁家待着,毕竟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江暖心离开的日子,算下来,也已经有三个多月了,看着外面的天气,从之前的阴冷,变得已经有些炎热了,她换上了浅白的裙子,走在林荫小道上。

这段时间,英国的天气倒也还算平和。

离开之前,她是有问过皓皓的,只是皓皓不愿意跟过来,她也没有办法强求,只是自己却不肯的,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秦慕北。

明明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可是自己总不能当做当初的事情没有发生,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和。

“小姐,能给你拍个照片吗?”

江暖心笑了笑,“当然。”

那是一个穿着很朴素的男人,用着蹩脚的中文发音跟江暖心搭讪,。

她只以为,这不过就是异国里的普通相遇,只是没想到,当照片放在她的面前,却有种恍然如隔世的感觉。

照片当中,她坐在长廊之上,表情恬淡,只不过,在不远的背后,却多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江暖心回过头,看着远远地那个人,冲着她招手,嘴角终于是扬起了甜美的笑容。

“中国的家庭,都是这样吗?”

妻子一个人在这里呆着,而丈夫却只是远远地望着,丝毫没有靠近的意思。

江暖心摇了摇头,用英文给他解释了一遍,“他惹我生气了,现在是在讨饶呢。”

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真的有什么怨念,也终归是要归于平静,所有该得到报应的人,早已经彻彻底底的被自己的陷阱给坑了。

唯独是他们两个人,远远地这么看着。

真不知道秦慕北在那里站了多久,居然还有这样的耐心在这里等着。

要是换做往常,早就已经冲过来了吧。

“原来是这样么,那他一定是很爱你吧,不然的话,也不会远远地看着你,眼睛里面,除了你看不到别人。”

除了她看不到别人?

江暖心却因为这一句话,多少觉得有些诧异。

或者说,有些不知所措。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对秦慕北的爱,从没有放下,只是一直以来,却是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现在想要重新开始,却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或许只要他前进一步,自己再前进一步,这便是所有了吧。

“你还是过去吧,我想他们一定很想你了。既然道歉了,为什么不原谅呢。”

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江暖心的心事,是啊,自己等的,不就是这样一天么。

这样远远地看着秦慕北,身旁还有那个自己心疼的孩子,皓皓似乎是长高了,也对,已经三个月的时间了。

脚步一点点的向前,只是身后那人却开口说道:“小姐,不介意的话,让他们一起过来拍张全家福吧,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美好的画面了。”

不等江暖心反应,那远远地走过来的男人,却是霸道的宣誓主权。

“拍照之前,有经过我的同意吗?”

这样任性的语气,除了秦慕北之外,还会有别人吗,当然没有。

她只是勾唇笑笑,却不做声,只是拍照的那位摄像师却开口解释道:“我只是想留住,我认为的最美好的风景。”

“最美好的风景?”

这句话,却是没让秦慕北生气,原本的怒气,却一下子变得平和。

“你拍吧,就这样拍!”

将皓皓抱在怀里,“你拍吧。”

江暖心终于是没有忍住笑了出来,他这话说的,反倒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当真是觉得他太过擅自做主了,别人只是想拍个照,可是偏偏到了秦慕北这里,却是另外一种光景,仿佛是在说,这是我让你来拍的。

他的这种独占欲由来已久,当然也不仅仅是现在,江暖心这一点还是很明白的,只是心想着,秦慕北竟然能在异国他乡对一个英国人说出这番话,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一家人,真的很融洽。”

摄像师将那张照片拍了下来,看着江暖心又说了一句,“这张底片可以留给我吗?”

他从事摄影很多年,似乎已经渐渐地看淡了一切,当真正看到这样温馨的一幕,难免心里面多了几分感慨,当初自己为了记录美好的瞬间才会荀泽做摄影师,可是后来,却似乎是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现在又渐渐地想起来了。

“谢谢你,让我见证如此美好的一幕。”

摄像师走了,可是秦慕北还在,尤其是皓皓还张开双臂要妈妈。

“妈咪,我好想你啊,只是爸爸说你在这边有工作,不许打扰你的!”

江暖心伸手揉了揉皓皓的头发,“哪里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是想要摆脱你这个小家伙出来散散心罢了。”

皓皓听到这句话,有些不开心的嘟嘴说道:“是皓皓不听话了吗,所以妈咪才会这么生气!”

“那也不是,就是因为皓皓太听话了,所以妈咪才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江暖心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免去看了一眼秦慕北,他倒是一脸坦然的表情,今天过来,恐怕是蓄谋已久,要真的只是这么凑巧的话,怎么就站在自己的背后了,还被摄像师拍了去。

“刚才的人,是你找来的?”

“怎么会,那只是个意外,我还挺好奇怎么会有个男人过来呢。”

秦慕北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酸溜溜的,就像是有人抢了他心爱的女人,心里面多少是有些不满的,可是看到江暖心如是态度,却也平复了许多,他也不是当初的秦慕北了,有些事情,只要他们自己懂得就好了。

“我希望最好不是,不然这张照片,我不打算留下。”

看着这张照片,莫名的有些怀念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从前没有那么多的纠葛,其实也算还是美好的回忆,只是后来一切都被打破了。

“我们该回家了,在外面呆了那么久,也该想家想我们了吧。”

秦慕北倒还是像是以前一样厚颜无耻,原本江暖心还隐隐藏着些许不满,现在倒是平和了许多,说真的,她真的没有想到秦慕北会赶来这里,居然还是以这样的方式,没有那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反而是用这样的方式,在身后默默的守候着她。

“回家吧。”

江暖心这一次,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自己觉得并没有那个必要,又或者,她已经想清了很多事情,不是只有逃避一条路可以选择的,也许还有更好的方式也说不准。

“妈咪,抱抱。”

皓皓扑进了江暖心的怀里,秦慕北在一旁看着,这一家子其乐融融的画面,说真的,自己盼望了多久,很快就会迎来皓皓的生日,希望这个生日,他们一家人,依旧会在一起,并且会永远在一起。

立夏之后,天气变得很是燥热,江暖心的心情也变得如此反复,丢出去一个瓶子,掉在地上清脆的声音。

“夫人这又是怎么了?”

秦慕北看着这满屋子的狼藉,却没有人敢说话,便问道了身旁的夏雪,这孩子一向细心,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明白。

“夫人就说心情不好,屋子里太热了。”

“怎么不开空调。”

秦慕北进屋子之后,也感觉到了这样的燥热,只不过,还是不太明白。

“夫人说,对孩子不好,所以不让开!”

居然是因为这样的缘故,秦慕北也免不得好笑,只是从英国回来后不久,江暖心就再一次有了身孕,第一次错过了江暖心的最好的时候,这个时候,自己却是怎么也不想要再次错过。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秦慕北直接推门进了里屋,刚刚进去,一个东西就砸向了自己,幸好只是一个枕头,要是个花瓶,秦慕北自认为自己还没有那个本事承受。

“不是说了,我现在谁也不想见。”

江暖心的声音当中满是不悦,到底是谁,这么不看时候的,就跑了进来,难不成是故意来找自己生气的!

“既然天热了,为什么不开空调,对孩子没多大影响的,注意别着凉就好。”

秦慕北打开了空调,凉爽的清风送了进来,江暖心立刻皱紧了眉头,“难受死了,给我关掉!”

“很难闻吗?”

秦慕北倒是觉得还好,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感觉,倒是不知道江暖心为什么会一脸难受的样子,害的他赶紧将空调关掉。

“秦慕北,都是你!”

江暖心正好气没地方出,自然是直接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秦慕北。

“要不是你的话,我哪里会这么难受!”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你也别跟自己生气,这样吧,我带你出去走走。”

“热死了,哪里都不想去!”

自从江暖心华云,整个人的性情大变,秦慕北不知道怀着皓皓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只不过现在却是甘之如饴,江暖心说什么都觉得可爱。

“是避暑山庄,那里是天然凉爽的地方,你放心吧,没有空调。”

这个天气,的确是热的慌,尤其是比往年都更要燥热一些,家里面不开空调,实在是没办法好好的休息。

秦慕北带着江暖心去的地方,是萧寒的私人会所,平常很少过去,不过过去的时候,一般都会带上自己的女人,只不过最近江晨曦去了美国,暂时还没办法回来,这地方空下来了,萧寒也不想过来,秦慕北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带江暖心过来看看。

怀孕是件痛苦却又幸福的事情,江暖心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回怀孕之后,脾气却多了很多,总是会因为什么小事情就会很生气,有时候自己都瞧不上自己。

她的手掌轻轻的放在肚子上面,感觉着孩子的呼吸和心跳,大概还没有长大成形吧,她想,一开始的时候,那么期待皓皓的到来,可是这么快有了第二个孩子,就连她自己也是没有想到的。

原谅了秦慕北,这是自己做的最大胆的决定,她不后悔自己再拼一次,也许这一回,她的选择并没有错。

“这里还好么?”

秦慕北这段时间干脆放弃了去公司,直接陪在江暖心的身边,生怕她会出一点点的小事情。

秋天落叶的时候,江暖心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只是这个时候,却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你要知道的事情,有结果了。”

江暖心微微蹙了蹙眉,当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听到这个消息。

也不知道,当时的想法,只觉得脑袋翁的一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袁承西带来这个消息的时候,江暖心正好坐在花园里面晒太阳,等他进来的时候,表情凝重,却说出了温暖的旧事。

提起这个,江暖心其实心下多少是有些不悦的,可是自己总也想知道,她究竟是怎样了。

“她蓄意伤人,只不过秦慕北没怎么追究,也就作罢,有人将她从里面保了出来,只不过没有多久,转手卖去了那种地方,你也知道,她现在的长相,又会有谁喜欢,最后不过就是让她自生自灭罢了。”

江暖心听得胆战心惊,她是从未料到,温暖会有这样的下场。

一开始不过是想要探听她的消息,至少在孩子出世之前,总觉得有些不太踏实,所以想要找到一些关于温暖的线索,可是这唯一的线索,竟然是如此的耸人听闻。

“后来卖给了一个傻子,那傻子喜欢打人,打着打着,她就疯了!”

温暖是个骄傲的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屈辱,可是却舍不得死,那样的生不如死,最终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现在,在哪里?”

“前段时间,我见她可怜,安排在了疯人院,那里起码有专业的医生和护士做看护,想着应该不会出事。”

江暖心闭上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心里面又是吃惊,又是心酸,这到底是她的报应,如果当初没有做那么多坏事的话,现在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想去看看她。”

袁承西怔住,因为没有想到江暖心会说这种话。

“你有了身孕,这个时候应该好好休息的。”

“我想去看看,她现在究竟怎样了?”

江暖心看着袁承西,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在开玩笑。

“等你生下孩子再说。”

袁承西转身想要离开,却被江暖心抓住了衣角,“带我去吧,有些话,想当面跟她说清楚,你放心,有什么事情,不是你说的,还有医生和护士吗?”

袁承西实在是拗不过江暖心,带她去的那天,下了大雨,从车上下来的女人,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外套,肚子的凸起尤为明显。

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怀孕的女人。

“你小心一点。”

袁承西有些不太放心,江暖心非要过来,自己是阻拦不住,只不过却不会眼睁睁看她就这么受了风寒。

穿的衣服多,应该好点儿,他心想。

“我又不是太皇太后,至于这么紧张么。”

江暖心不觉打趣儿,只是等真正进去到了这是一个什么地方,江暖心却沉默了不肯说话。

“那位病人在前面的房间,你走过去就好了,放心吧,这些病人虽然看上去不正常,可是不会轻易伤害别人的。”

护士以为江暖心是担心这些人会伤害到自己,而江暖心考虑到的却是,温暖竟是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再见到温暖,却绝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境况,她穿着白色的病人服装,就那样坐在窗口,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如果不是看得出那人的背影,江暖心都快要认不出来了,那张脸,早已经变得不成样子,只是最可怕的,还是莫过于她的眼神,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骄傲。

“温暖,我来看你了。”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却足够让温暖听到。

坐在窗口的女人,身子一怔,慢慢的站起了身,她看到了谁,那是江暖心,那个抢走了她一切的江暖心。

步步逼近,江暖心似乎是感觉到了某种压力,可是却不曾后退。

袁承西看到这个疯女人靠近,真担心她会做什么,尽管这里并没有什么凶器,可是万一她要是动手,江暖心这样的状态绝对是抵不过她的。

“你站到后面去,别太靠近了,省的等会儿伤了你。”

“江暖心,你终于来了。”

温暖的声音变了,变得粗哑,完全没了之前的甜美,她的嗓子被那个傻子泼过硫酸,尽管不是很多,可是声带已经损坏,能说得出话来,也已经是奇迹。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么,怎么样,现在我的下场,你是不是很满意。”

江暖心就这样看着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间想起小时候第一次看到温暖,她眼里的恨意就是那么明显,恨不能将她撕碎,现在的眼神,和当时分毫没差,只是现在,她却不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姑娘了。

“是,我来看看你,温暖,看到你得到报应,我真是开心呢。”

明明是双胞胎的姐妹,谁会想到竟然会遭遇这种境地,心里面多少是有些苦涩的,可是却说不出来。

她对温暖,多少是藏着恨意的,可是这份恨意究竟能带着走多远,谁知道呢,她都已经变成了这样的模样,自己就算是再生气,也已经不气了。

“呵呵,哈哈,温如初,你够狠的!”

一步步的将自己逼到绝境,现在的自己,总算是尝到了当初江暖心众叛亲离的滋味。

“我有些后悔了,当时我要是巴结着你的话,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好好地活着,而不是像现在,像个恶心肮脏的老鼠!”

她怎么会不生气,她怎么会不憎恨,正是因为这样的仇恨,才会让她一直支撑到现在,只是谁知道呢,谁知道最后的赢家竟然会是江暖心,再也没有自己翻身之日了。

江暖心看着她,总觉得有些讽刺,“一开始,我只以为我的妹妹要回来了,我要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可是我没有想到,她更喜欢用抢来的,我当这是我该给你的,可是,温暖,你总也不知道,人都是有底线的,你伤害了我,践踏了我的尊严,就连父亲也不肯放过,你究竟是怎样狠的心才会做到这样的地步。”

狠?

温暖却从不承认,她只是为了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在努力。

“往后,你就在这样的地方一直生活下去吧。”

说温暖疯了,她不过是为了自己寻求一个解脱的机会罢了。

舍不得死,在这里过一辈子也算好事儿,至少,不用再勾心斗角,不用再设计陷害,或许对温暖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江暖心,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幸福!”

她沙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

江暖心就那样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做,只这样站着,半晌才开口说了一句:“很不幸的告诉你,现在的我,很幸福。”

她转身离开,听到了身后撕心裂肺的痛哭,却始终没有停下半步,因为自己,根本不会再对这个女人有任何的同情。

温暖的心,早已经将自己彻底的废掉了,她的怜悯还不至于卑微到这种地步。

“你怎么会想着去那里!”

秦慕北到底是知道了江暖心今天一天都去了哪里,尽管对温暖已经不再关心,可是袁承西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可没有想到的是,江暖心竟然也跑过去凑了热闹。

“我只是想去看看,你心疼?”

江暖心挑了挑眉,都已经在一起了,可是秦慕北却是用这样的态度来指责自己,她身为孕妇的尊严,可是不容触及的。

“心疼是肯定的。”

秦慕北一句话说完,看着江暖心的表情多云转阴,赶紧加了一句话,“那是担心你,我担心你会被伤害。”

“你放心,有承西护着,我不会有事的。”

“承西,叫的这么亲热!”

这不,一句话已经让秦慕北点燃了炸药。

“他是你大哥。”

“你更是他弟妹!”

“我们之间,有这么亲密的关系吗?”

江暖心一句话,反倒是给秦慕北问住了。

“我似乎是忘记了,我们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胡说八道什么,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

秦慕北伸手,敲了江暖心的脑袋,这个丫头,永远都有办法让自己生气,可是也总是会给自己带来别开生面的惊喜。

“难不成我说错了,我们可是没有认证的关系,除了你我之外,还有谁知道。”

秦慕北听到江暖心说这句话,不免有些好奇,他倒是真想知道,江暖心是怎么想的。

“秦慕北,身为男人,后面的话,还要我给你解释吗?”

说真的,秦慕北对这一方面并不是很了解,唯独做的一件正确的事情就是留住了江暖心,现在,江暖心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他却不明白了。

“她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居然还不懂!”

萧寒真佩服秦慕北的榆木脑袋,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这种情商江暖心能留下来,也是奇迹。

“她的意思,是想要和你举行一场婚礼,只有这样,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夫妻。”

秦慕北恍然大悟,原来江暖心竟然说的是这件事情,可是自己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愚蠢的可怜。

“坏了,我居然没听出来。”

“你这么笨,她大概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让你准备一下而已。”

萧寒淡定的喝了一杯酒,才慢慢的开口说道:“她都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你这个新郎官出场呢。”

秦慕北不懂这句话背后的深意,只是,却是明白了,江暖心的意思。

“暖心,干嘛非得在这个时候穿上婚纱啊,明明都快要生孩子了,大着肚子不方便啊。”

江晨曦一边给她准备好婚纱,一方面却是在跟江暖心打商量。

“有些事情,是只有这个时候才最好的。”

江暖心从前想过,或许有一天披上婚纱,一步一步的走向秦慕北,便是最终的圆满,而现在,却更想带着上天对他们彼此的祝福,这个孩子,就是最好的礼物。

“我不明白,不过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我是不会干涉你的。”

江晨曦说着,却是看着镜子当中的江暖心,这身婚纱是经过特别改造的,肚子那一块,特别选用了透明纱,将整体的塑造变得像是从童话当中走出来的公主,尽管没有了那样修身的材质,可是这样的江暖心尤为惹眼。

“秦慕北先生,请问你愿意娶你身边的江暖心小姐为妻吗,不管贫穷还是富贵,疾病或是健康,都愿意陪伴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直到永远。”

神父的誓词下,秦慕北眼睛里看到的却全部都是江暖心。

总算是走到了这一天,心里面有太多的感慨,皓皓作为小花童,这一次站在他们的身边,手里面拿着的,是他们的结婚戒指。

“我愿意。”

当誓词结尾,神父很是满意的结束自己今天的工作,却没曾想,江暖心这边,却是出了个难题,“神父,我有一个要求。”

“额,还没有这样的规矩。”

誓词都已经说过了,现在还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的,只想要你帮我做个见证人。”

江暖心说着,看向了秦慕北,酝酿了片刻,才缓缓开口,“以后,只许信我一人,只许听我一人,没有怀疑,没有质疑,你能做到吗?”

秦慕北勾唇,一伸手便是将江暖心带进了怀里。

唇上的温热,江暖心脸上微微泛红,想要挣扎,秦慕北却先一步离开,侧身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用一辈子来检验我对你的承诺,如何?”

微风起,这份爱的承诺,带走了远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