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

  前夫,请自重

 正文 你不放手,我就动手 

 小说网   妹妹这样说总算让水灵安心了一些,她没再对她的婚姻大事追问下去了,关了音乐,长龙般的车队也正在向前慢慢移动,交通堵塞情况终于有所缓解。 

  水轻看着驾驶中的水灵,想着方才姐妹俩的谈话,心里叹道。 

  知道姐姐是为自己好,可是,有些事谁都帮不了,她和书墨澹婚姻生活才刚刚开始呢。不管怎样,她都有信心去经营这个婚姻,就算有表妹从中作梗她也不怕。 

  既然选择了自己想要的人,她就不会轻言放弃。 

  除了对他有感觉之外,也因为这个婚姻对她很重要,真的很重要汊。 

  车子驶进了军区大院,缓缓停在军区首长别墅大门前,已有驻地警卫认出车里的人,急忙开了门向里通报一声水灵回来了。二姐下了车就直奔正厅,急于想要见那个传说中身家过亿的豪门大少爷,人还在厅门就大声问道:“那小子呢?” 

  声音传到里面去,回应她的不是那小子,而是水剑荣,他严肃地瞪着刚刚踏入厅中的二女儿,“没点礼貌!” 

  “呃……爸爸你在家啊……那个,我今天晚上呢,是特意回来看望您老的,妈呢?睡了?我就知道她肯定会早早睡了,所以我就暂时没给她带东西了,赶明儿我煮碗燕窝亲自端到她床前孝敬……来,爸,您抽烟。朕” 

  明明空着两手的她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来,抽出一根递出去,又拿了打火机弯着腰微笑着,准备给爸爸点香烟。 

  水剑荣严肃的表情开始有所缓和,他接过烟,就着水灵手中的打火机冒出来的火苗点上烟,深深的抽了一口才说:“我已经戒烟了,不要给你大姐看见。” 

  “大姐回来了吗?”水灵见爸爸抽上了自己带回的香烟,有点紧张的心里长长吐了一口气,应付老爷子她还算有一套,只要猜中他的心思,就容易多了。 

  “你大姐快回来了。”水剑荣今晚是坐在这儿,专门等水秀回来的。 

  能够让他花时间等门的人,除了水秀,其他两个女儿都还没得到过这个待遇。 

  他正抽着烟,傅锦如就在杨阿姨搀扶下咳着嗽走过来了,“是水灵回来了吗?水灵……” 

  她已准备休息,才上了楼,就听见外面二女儿的声音,她每次回来都是大呼小叫的,想让家人不注意她都很难。 

  “妈,把你吵醒了……”虽然心底对老太太意见很大,可在看到她这样一副风吹就倒的光景,水灵又很心痛,见她步子迈得快了一点,身子似乎踉跄了一下,连忙奔上去孝顺的扶着她,“哎妈,慢点,慢点,你慢点儿。都这么大岁数了,走路的时候也不好好看着路。如果不小心摔倒了,伤筋动骨的,那可怎么办?” 

  傅锦如叹道:“我这老婆子还有几日可活?” 

  “呸呸呸!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妈妈是长寿的命,能活到一百岁。谁也带不走,日后我有出息了,一定让您享尽清福。”有时候二姐的嘴很甜。 

  “你呀……就别来安慰我这个老婆子了………”傅锦如咳嗽道:“妈老了,这身子骨是一日不如一日,身体越来越差,能熬到你成家,也算是老天眷顾我,造化垂青了……” 

  “谁说的?不老,不老,妈妈一点都不老,如果咱俩走在街上人家肯定以为你是我姐姐呐!”水灵扶着妈妈胳膊尽拣好听的话说。 

  “唉你就别取笑我这老婆子了,人老珠黄喽——”傅锦如后面一个字故意拖得很长,可是嘴角的笑意却是很明显。 

  显然,二姐嘴上功夫是一流的,很会博妈妈的欢心。 

  听着妈妈那样说,她又立即道:“哪里就人老珠黄了?我看来看去,还是和从前一样好看!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要不,怎么能生出我们三个漂亮的女儿来呢。爸,你说是不是啊?妈妈是不是还和从前一样好看?”水灵扭着头去问抽着烟不知在沉思什么的水剑荣。 

  杨阿姨噗哧一笑:“这张巧嘴……” 

  水剑荣用手指夹着烟,眼光也看了过来,朝自己老伴打量了几圈,点点头道:“不老,不老,还和从前一样好看,尤其穿上这身衣服,显得精神多了,也更好看了。” 

  “真的吗?”傅锦如眼睛骤亮,像个小女孩那般抿着嘴唇,眼里含着一抹羞涩笑了起来。她还特意整理了一下黑锻旗袍的盘扣襟领,轻轻抚平了胸前的一个小皱褶,眼睛里绽开一个小小的光芒,亮晶晶的看着水剑荣,似在期待着更多。 

  说完那句话的水剑荣继续抽烟,并未收到她向他投过来的殷切目光。 

  傅锦如眼中的光泽一点一点黯淡下去,发现这些细节的水轻忽然别过脸去,有点不忍心再去看妈妈的表情,那张脸,那张脸多么像是谁的终结?她不要,不要以后她老了,也是这样…… 

  “妈,我看你这行动不便,过几日,我给你买一副拐杖回来。你就可以天天柱着拐杖到楼下花园里散步了。多走动走动,身体就好得快些。”水灵扶着傅锦如到侧厅去了。 

  杨阿姨说:“没事,这不,有我扶着呢。” 

  “那你总得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呀。就这么说定了,我最迟下个月就把拐杖给妈妈带回来。” 

  傅锦如说:“柱着拐杖,可就是十足的老婆子了……” 

  “哎都说不老不老了,妈!以后再听到你老婆子,老婆子的称呼自己,我可要生气了……那小子呢?我回家这么久怎么都没有看到他人影?我今天晚上可是专门抽空回来看看那小子究竟长啥样的……” 

  水灵左一个那小子,右一个那小子,听得傅锦如糊涂了,“哪个小子?” 

  还是杨阿姨听懂了,递过一只水杯说:“就是姑爷!” 

  “以后可不许这样乱叫,妹夫就是妹夫!他刚刚不是还在的吗?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水轻——” 

  水轻也在找书墨澹,她刚走到自己闺房门口,正准备开门就听到妈妈在侧厅那边喊她,于是转身下楼,就向那走去。 

  傅锦如看到她进来了就问:“你和你二姐回来的时候,路上没有遇到墨澹吗?” 

  “没有啊……”水轻摇摇头,“他回来了吗?”她掏出手机来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了。晚饭前他说八点钟回来的,难道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八点钟回来了,见你不在又出去了。” 

  “他出去了?出去做什么?”她突然想起,堵车时坐在车里,看到窗外的身影,一个熟悉的身影,骑着红色摩托车,唰的一下子疾驰而过…… 

  “他啊……他去,接你了……我给他说了地址……”傅锦如咳嗽不断,她说话多了就费力气,快说不动了,声音又小又沙哑,“你和他……也许是在路上错过了……” 

  在听到妈妈后面那句话的时候,水轻的心突然一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 

  她嘴唇机械般的蠕动,近乎喃喃的说:“是啊,我和他是真的错过了……” 

  屋里三个人都奇怪地看着她那异样的神情,水灵也安静了一会儿,才说:“不是有电话吗?问问他在哪,让他赶紧地回来。” 

  水轻拿手机拨号的时候,水灵的手机响了,她坐在沙发上靠着傅锦如边接电话,边皱眉,一脸的隐忍,没说上几句就挂断,然后站起来就匆匆说道:“妈,我有任务,要马上出发……不好意思,下次我回来一定待久点……”话音刚落,人就哧溜一下闪了出去,如同小火箭一般飞快,侧厅门口只留下一抹俏俐身影。 

  她那速度不仅让水轻呆了呆,便连傅锦如和杨阿姨都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她走了,临时接到任务,又去抓贼了! 

  “唉,这个水灵啊………”傅锦如连连摇头,杨阿姨也很无奈,二小姐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在家呆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好不容易回一趟家,又被公事叫走了。 

  水轻看了下时间,给书墨澹发了条信息,然后往房间走去,才推开门就听见水灵在里面叫:“把门关上!” 

  “二姐?!”水轻愣在门口,她怎么在她房间,刚才没走? 

  “快点,把门关上……我换衣服……” 

  “什么情况?” 

  “我换了衣服就走……因为我今天晚上的任务很重要,要借一下你的衣服穿……你不会介意吧?” 

  水轻摇摇头说不会啊,姐姐有任务执行,遇到困难,作为妹妹她也帮不上什么忙,借个衣服当然没意见。 

  她俩身形身高都相差不多,水灵把她的衣服穿上去很合适,换完了衣服,她又开始使用她的化妆品,把自己画得妩媚动人,还叫她去拿大姐的双眼皮贴。 

  水轻拿来后,看她对着镜子,费力的贴上去,心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妈妈和杨阿姨常夸她长得好看,以前她有过疑惑,同为双胞胎的二姐不也一样好看吗。眼下忽然就明白了,她们不同之处在于哪。 

  她是双眼皮。 

  而二姐,则是单眼皮。 

  大姐也是单眼皮,也许,她们都很妒嫉她的双眼皮吧。 

  因为爸爸是双眼皮,妈妈才是单眼皮……她们都希望自己长得像爸爸。 

  水灵穿着她衣服走出去的时候,水轻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 

  一到晚上就热闹非凡,楼上还有各项娱乐节目表演。 

  上面收到风,之前追踪的“色魔”,今晚要来这里寻找猎物。 

  听说那个“色魔”眼光独到,专拣长相清纯的小姑娘下手,他的惯伎是手端一杯血腥玛丽,盯准目标就上去拍一下肩头,然后在对方扭头瞬间,藏在指甲里的白色粉末就会一扬,向前飘飘而去,而对方就被迷得轻飘飘的,跟着他走,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无力反抗…… 

  舞台好吵,跳舞的人好多,水灵挤进舞池胡乱扭了一阵,浑身发热,便挤出来休息,当她朝吧台走去时,三个长相猥琐的男人也紧跟而上,在吧台间就想泡她,水灵早已有所察觉,却不动声色。 

  她喝完那杯酒,就在舞台偏僻之处站着,暗中观察舞台附近的形势。 

  那三个男人走来,靠近她,与她交谈不到三句,就动手动脚的。 

  水灵先是忍着,最后,终于怒了:“滚!老娘不卖!” 

  一个长头发的男人笑嘻嘻,捏她的臀部,她的拳头正准备伸出,突然听见嘭一声,非礼她臀部那个男人面门挨了一记,被打得身子一个趔趄,头向后仰;另外两个男人还未反应过来,一个胸口上就被踹了一脚,抱着胸痛哼;另一个脚窝被踢得弯了下去,直接跪倒在地上。 

  书墨澹赶来得很及时,他的出现让那几个男人跪地求饶,仓惶鼠蹿。 

  “怎么样,你怎么样?有没有事?”书墨澹紧张地询问着,水灵没理他,低头在整理自己的衣服,这可是小妹的衣服,看这料子很昂贵,弄坏了她可赔不起。 

  “水轻?你有没有听见我在跟你说话?”她不理他,他心里恼了火,突然一把抓起她的胳膊,往跟前一带,卯足了劲儿一捏,将她捏得嗤牙咧嘴。 

  水灵抬眸一看,见自己被一个陌生男人捏住胳膊,本能的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出半分力气,想想自己身为警察,却被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制住,动弹不得,不由的恼了:“你有病啊你?” 

  书墨澹一怔,她明明就是水轻,可她怎么用那种疏离的眼光看着他,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水轻?”他再唤,难道她不是水轻,不可能!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长相如此相似之人?她大大的眼睛,精致美丽的脸庞,还有她皱眉的表情,明明就是水轻!还有那衣服,结婚之前他陪她去买的! 

  “老娘……”习惯了爆粗口的水灵突然间闭嘴了,一个问号在她脑海里竖起,这个男人是谁?长得倒是不赖。 

  可是,另一个问号又来了。 

  他怎么认识她妹? 

  难道是……小妹以前交往过的男性朋友?看对方那表情就不像是普通朋友关系。可在她印象里,小妹除了沐光远之外,就没有和其他异性走得较近呀…… 

  “松开你的狗爪子!”不管对方是谁,不管认不认识,当前正在执行任务当中的水灵,皆一律装作不认识,否则,她今晚的任务就完不成。 

 前夫,请自重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前夫,请自重的乐趣!落伍文学永久地址注册落伍文学网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前夫,请自重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