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心斗

炎冷说着话时,面无表情,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之后,众人才一哄而散。

…………

炎庄的一个小屋中,商青蕾满脸焦急的走来走去,自言自语道:“易大哥,你到底在哪啊?”

又是一夜过去了,还没见到易云的身影,他心里不由的充满了担忧之情,满脑子了全是易云的影子,挥也挥不去。

她烦恼不已,不过她坚信,炎庄的家主炎天绝对不是他易云杀死的,一定和那个炎光有关系。

想到这,她跑到门口,咚咚咚的敲起了门,叫道:“你们这些混蛋,放我出去……我要见你们的家主,放我出去……”

只听门外一个声音,冷笑道:“我说商姑娘,你就省省力气吧!到时候,我们家主会见你的……”

另一个声音嘿嘿笑道:“就是,你就耐心等着吧!嘿嘿……”

“混蛋!”商青蕾恼怒的踢了一下门。

可是,之后任凭她怎么叫喊和辱骂,外面看守的两个人,却是不在言语。

商青蕾只好无奈的停了下来,不停的在屋中走来走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门吱呀一声开了。

只见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炎光。

“商姑娘,别来无恙啊……”炎光笑道。

“把本姑娘放出去,不然有你好看的……”商青蕾怒道。

“是吗?别忘了,你的所谓的易大哥,竟然和傀儡门勾结,杀害我父亲,这又怎么说?”炎光冷冷道。

“放你1妈的狗臭屁!”商青蕾毫不忌讳的骂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龌龊事,谁与傀儡门相互勾结,谁心里知道……”

炎光走到商青蕾的面前,轻声道:“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我,可谁会相信你说的话?你现在可是我的阶下囚啊……”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易大哥他不会放过你的……”商青蕾哼了声,道。

“哈哈……杀了你?杀你就和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的容易!可是我想在不会杀你的,流着你,是有用处的……”炎光阴险的说道。

“混蛋!卑鄙无耻!”商青蕾骂道。

“嘿嘿……你的易大哥,你说他会来救你吗?我想他不会见死不救的,他一定会来的……到时候……嘿嘿……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炎光凑过身子,对商青蕾小声的说道。

说完这些,炎光便哈哈大笑走了出去,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商青蕾又是恼怒的骂了几声。

…………

天澜峰炎庄炎家,炎寒的住处。

炎寒和炎冷相对而坐,似是在议论着什么。

“三弟,你疯了吗?今日凌晨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答应炎光他做家主……?”炎寒对此颇为不解,便叫来了炎冷,在他的心里,他的这个三弟,一直以来都是极为支持自己的,不知为何要对炎光投鼠忌器。

炎冷叹息道:“二哥,难道你们看出来吗?这只是我的权宜之计,今日凌晨的事情,我不得不那样说,……只有这样才能稳住炎光的心啊,……你也知道,以他的修为,就是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炎寒不满道:“难道就这样忍气吞声吗?”

“不!……我不是说了吗?这只是暂时的……也许会有转机的……父亲的死,这里面一定有蹊跷……”炎冷想了一会,沉思道。

“你是说?父亲的死,并不是易云所为?”炎寒不确定的问道。

“嗯!!”炎冷点了点头。

“可是,当时我们都看见了,父亲是死在他的怀里的……这难道还能有假吗?”炎寒道。

“可你不要忘了,我们眼睛看到的,往往都是假的,别让眼睛欺骗了自己……”炎冷缓缓道。

炎寒思索了一会,才道:“嗯,你说的也是啊,我怎么觉得易云那小子都不像是杀人凶手,再说了,他也没有那个必要,……”

良久后,炎冷又说道:“父亲的死,易云他应该最为的清楚……”

炎寒接道:“可是,……他去了哪里?到现在是一无所踪啊?”

“我想他一定还会来的!”

“是吗?”

炎冷淡淡道:“你不要忘了,那位商姑娘还在这里呢,他不会丢下她的。所以说,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一切都顺着炎光,……”

“嗯!”炎寒无奈的点了点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

又是一个黑夜,天幕落尽,大地一片黑暗。

在炎家大院的一个别院里,其中的一个小屋内还是亮着灯,明亮的窗户上,映出了一个人影,正独自举杯小酌。

那人正是炎光。

他默默的想道:“这古墓的入口到底在哪?应该就是在这庄院里,可是我找寻了一天,竟然没有任何的发现……到底在哪?父亲临死前,为何会和易云在一起?他对那小子到底说了些什么?难道是关于古墓的秘密?”他不敢确定这一点,不过这一点,其实他早就想到了,“看来,这一点也得从易云那小子身上打开缺口了……嘿嘿……他一定会来的……”

正在这时,门外一个身影,闪现出来,如鬼魅般,没有一点声息。

炎光恍惚中,忽然发觉一个影子,映在了门上的窗纸上,这才陡然警觉,道:“是谁?谁?出来……”

只听嘿嘿一声笑,令他很是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炎四爷,好清闲啊,……”

炎光心道,是你?便不假思索的开了门,但见傀圣正站在门前,一脸的笑意,看着自己。

炎光大惊道:“你疯了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来这里?若是炎冷他们发觉了,那怎么办?”

傀圣冷冷道:“你就放心吧!”说着,漫不经心的走进了屋里,做了下来,自满上一杯酒,喝了下去,说道,“以我的身法,你以为他们能发觉?”

“可是,小心一点,也是好的……”

“怎么样?古墓的入口,找到了吗?”傀圣有些失望,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炎光冷然道,“我已经把这庄子翻了个遍,可是还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也许……”

“也许什么?”傀圣赶紧问道。

于是,炎光当下便把对易云的怀疑和猜测,一一的讲给了傀圣。

“嗯!”傀圣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确定那小子一定会重返回来?”

“当然了,他不会丢下那个女人不管的……”炎光确定道。

“可是……?你想过没?若是易云那小子已经找到了古墓入口,如果现在一定进入了古墓,那怎么办?”傀圣有一丝担忧,问道。

炎光正色道:“不可能!我敢确定这古墓的入口就在这庄院中,不过我还没发现而已,庄院我已经布置的严丝合缝,他根本就不可能进入到庄院中的……他现在定是躲哪里了,……所以说,我们一定要抓住他,撬开他的嘴,……”

“嗯,那好吧!一切就按你说的去做吧!……你也不要忘了,当时我们俩的互相承诺……”傀圣说道。

这时,炎光突然问道:“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对我爹爹下重手?”语气有一丝恼怒。

傀圣淡然道:“我也不想,可是当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的合作只是双赢而已,为了利益,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炎光道:“不过,你要记住,我的爹爹终归是死于你手中的……”

傀圣不屑道:“你就别假惺惺了,你既然选择了与我合作……还在乎这些做什么,到时候,你做你的炎家家主,我做我的傀儡门门主,有机会的话,我们还可以互相的支持合作……”

炎光良久不语。

傀圣掉转话题,说道:“我听说,你的两位哥哥,对你是很不合作,要不要……”做了一副抹脖子的姿势。

“你不要胡来,虽然他们不是我的亲生哥哥,但也是我炎家的,这件事,你不要插足……”炎光说道。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易云那小子尽快的现身……”傀圣嘿嘿笑道。

“哦!……你倒说说看……”炎光好奇道。

于是,傀圣便把心中的计策一五一十的告诉到了炎光。

炎光听了后,淡淡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这件事,我会好好做的,你可以走了,我就不送了……”

傀圣笑道:“不,这几日,我就不走了,在这里小住几日,我想你会同意……”

“可是,这……”

傀圣道:“哎,我自由主张,在夜间,也可帮你寻找下古墓的入口……”

炎光也只好点头答应,说道:“不过,你一切要小心……”

“嘿嘿,我会的……”傀圣笑道。

夜晚很快的过去了,天色已经大亮。

可是就在这炎家的庄院中,却是临时搭建了一个数十丈的高台。

在这高台之上,却是绑了一个女子,正是商青蕾,一脸的憔悴模样,冻的嘴唇发紫,牙齿咯咯作响,嘴里被塞了布片,防止她叫出声来。

原来这就是昨夜,傀圣所说的计策,就是以商青蕾为诱饵,来吸引易云来救商青蕾。

这高台之高,在庄院的外面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