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宁静过后,是暴风雨。

------------------------韩家-----------------

“刹——”一阵刹车声,三辆布加迪·黑血停在了韩家院子里,几个人从各种的车里下来了,一下车我就冲进屋里去了,老爸和爷爷都在。

老爸见我回来了,就冲我招招手,示意让我过去,于是我走了过去,坐在老爸旁边,等着老爸发话,南风翼他们也进来了,老爸严肃的开口道;“学校死人了,对不对。”

明明是问句,老爸却非常肯定用了句号,我点了点头,始终没有说那通电话的事,老爸只是沉默着,没有说话,半响才开口道;“这样啊,那我知道了。”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我看了看老爸,在心里默默吐槽,老爸你到底叫我们回家干嘛?真是的,我要回家睡觉啊,搞什么飞机啊?好吧,等你说话,

又过了半响,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老爸终于发话了,老爸开口道;“现在时间还早,你们准备干嘛去?”

“回家睡觉。”我淡定的回答道。

此话一出,立马遭到老爸的白眼和吐槽,老爸没好气地指着我,道;“韩静琳,你是猪啊?整天睡觉,现在怎么那么嗜睡?”

说完还不忘免费送我两个卫生球,我很冤枉耶,老爸你怎么可以吐槽你女儿啊喂,而且我是猪,那你是神马?你是猪的爸爸嘛?

我朝天翻了个白眼,然后好声好气的反问道;“那我是猪,爸你是什么?”

老爸嘴角抽搐了几下,脸色很难看,都气鸀了,因为他把自己骂进去了,很好,他教育女儿把自己搭进去了,这什么心态?啊……他的一世英名就这样毁了,

咳咳,算了,他不跟小孩子计较,老爸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口道;“好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家赖着。”

老爸华丽丽的下了逐客令,于是我们几个灰溜溜的被赶出来了,在门口大眼瞪小眼,一个个不知道要干嘛去,几个人把目光转移到罪魁祸首身上,

正在玩手机的我感觉到几股视线,抬起头看了看,他们正瞪着我呢,我莫名其妙的被瞪,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们一眼,开口道;“怎么了?”

他们一脸“你是天然呆吧你绝对是天然呆吧”的表情看着我,我被他们盯的那叫一个浑身发毛,所以说我做了什么啊?干嘛一直瞪着我?

我抬起头默默望天,嘴里哼着歌;“没话讲 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 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 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 掩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传说这是心虚的表现,诶?我心虚了咩?不可能,我为毛要心虚?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没做……吗?咳咳,好吧做了,不过那不是老爸的错嘛?

反正不是我的错,冲他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吼了一句;“看,看你妹啊看,我脸上有东西啊?我知道我生的美丽,气质又那么多情,再看我就真的生气。”

南风翼他们当场笑喷了,南风翼一边笑一边开口道;“小姐你是谁家的活宝,请你不要搞笑好不好,这么自恋真的不太好,你说的话莫名其妙。”

子龙他们更是笑得前仰后翘,我嘴角抽搐的看着南风翼,什么叫自恋?自恋你妹,本来就是,你们盯着我看还有理了?靠咧,你们还真是莫名其妙,

哼,不管你们了, 我一跺脚走了,南风翼他们跟了过来,跟过来我也不理他们,喵了个咪的,姑奶奶不理你们了, 哼哼。

话说去哪里好呢?嗯……去酒吧好了,我笑了笑,打了个响指,继续走,南风翼忍不住叫住了我,道;“小静,你去哪里?”

我回头看了看南风翼,撇了撇嘴,开口道;“干嘛?你家住海边吗?管太宽了吧,你管我去哪。”

南风翼翻了个白眼,没啥好气的说道;“喂喂,我家不住海边,我不管你谁管你?宝贝老婆,别闹别扭了。”

我看了看那家伙,撅了撅嘴,什么嘛,这个家伙……没话说他了,越来越油腔滑调了,简直就是个无赖,啊啊我怎么会爱上这家伙?

真是各种不爽,我磨了磨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去酒吧,你有意见吗?”

南风翼和子龙他们对视了一下,瞬间露出无语的表情,大白天的去什么酒吧,尼玛当你自己几岁啊,动不动就往酒吧跑?你**吧你?

于是他们一致摇头,说什么不同意,喂喂喂,拜托好不好?我都结婚了诶,还把我当小孩看啊,你妹你妹,去你妹的,哼,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可以吧?转身走人,一边走一边哼歌;“亲爱的 现在过得好不好 没我在你身边 哄你睡觉 我的爱 你为什么看不到 多想慢慢 陪你变老 亲爱的 现在我也很煎熬 因为我们的爱结束了 冬天过了 春天一定会来到 彼此不快乐的通通忘掉。”

于是南风翼他们只好跟着我走,几个人坐上车,向念仁酒吧开去,路上我给其他人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去念仁酒吧集合,然后就挂断了。

-----------------------------------念仁酒吧--------------------

“刹——”一阵刹车声,三辆布加迪·黑血整齐地停在了酒吧门口,我从车里下来了,径直的走进酒吧,酒吧现在还没人,穿过舞池,来到vip包厢,

南风翼他们紧跟在后面,冉轩和幽黎儿见我们来了连忙过来招呼,我坐在包厢里的沙发上,让冉轩开了一瓶龙舌兰,在杯子里加了柠檬,

倒了一杯龙舌兰,抿了一口,然后晃了晃酒杯,等他们过来,三十分钟后,他们到了,蓝晨他们走了进来,自然而然地坐在我边上,

自顾自的倒了酒,安琪从包里舀出一份文件,一边拆开一边开口道;“这是你要的资料,但幕后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

我接过文件,看了看,对方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外,不是南宫夜?怎么回事?这个集团的名字为什么叫羽夜?我转头问安琪;“你确定没有其他幕后? 还是说你也找不到真正的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