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末日大战 第1202章 突然的变故(大结局)

没想到最先打破沉默的竟然是伯爵,他痴痴迷迷的看了那只“诺亚之手”半天,突然像被催眠一样,摇摇晃晃的走到那只手跟前,梦游一样拿起那只手掌,一边看一边嘟囓:“好熟悉,我好像忘了什么事,奇怪,脑袋很痛,缺一个提醒。”

其他几个人都在目瞪口呆的看着伯爵,看着他站在那台发动机面前,痴迷的把玩着一只玻璃状半透明的手掌。

沉寂没有持续多久,一阵地动山摇打破了这种对峙。这里是乔雅的地盘,罗德首先被这阵变故所吸引,他抬起眼来,扫了一眼头顶。

就在罗德分神的那一瞬间,乔雅身子一晃,下一次呼吸中他已经站在罗德的面前,他毫不犹豫地挥拳打向罗德的脑袋。紧接着,舒畅两眼一花,两个人的身影都在眼前消失。接下来,天空仿佛漏了一个洞,陡然间阳光照进了这座地下宫殿——不,不是天空漏了一个洞,是天花板开了个大天窗;不是阳光照进来,是火光。

熊熊烈火在地动山摇中向着地下宫殿喷涌而出,那里面带着炽热的温度,所到之处,空气都在燃烧,所有的氧气都已经燃烧殆尽,巨大的热量将空气中其他的成分驱赶了出来,这座地下宫殿眨眼之间接近了真空状态。

这时,舒畅的眼睛捕捉到两条光线,那是乔雅与与罗德的身影。他们两个人快速在宫殿里跳跃,万有引力似乎对他们都不起作用,他们在垂直地墙壁上如旅平地,甚至倒立着在天花板上奔跑着。

火光带着熊熊的烈焰扫过舒畅立脚之处,舒畅屏住呼吸,希望炽热的气浪不要涌进他的肺中。对面,伯爵的嘴唇蠕动,似乎在询问着舒畅什么,但因为空气的稀薄。他的声音并没有传到舒畅的耳朵。

图拉姆也在张嘴大喊,但他刚张开嘴,看到喷涌的烈火,他赶紧闭上了嘴。

以上所有地一切都发生在一秒钟的时间里。一秒钟过后,c先生的声音在舒畅心里响起:“你的‘父亲’在问你——他曾经吩咐你提醒他一个词,这个词是什么;你地附庸在问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是爆炸?谁在攻击我们?”

舒畅扭过脸去,发现在烈火中,c先生也在改变,他的胳膊正逐渐从身体中长出来。熊熊的烈火瞬间烧毁了他身上的衣物,渺渺地青烟,像柳絮般飘舞的灰烬从他身上飘出。使他看起来像一根烟柱。但c先生却毫不在意。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望向场中两个掠动地光影。

“告诉我图拉姆先生,刚才我进入这片土地时。特意让体温散发出去,监视这片土地的人于是就发动了远程攻击,我们现在正在接受导弹雨的洗礼”,舒畅在心中默念着这个想法,希望c先生能够把他心里地思想读去,然后传递给图拉姆。

c先生浑身冒着烟,与此同时:信自己地情形也亦如c先生。而图拉姆已经趴在舒畅脚边,借舒体躲避周围地熊熊烈火。

烈火熊熊,瞬间吞噬了几位随行的狼人,埃里克、哈根、艾伦一声没吭,就被卷进烈火中,而后舒畅眼前全是火光,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熊熊大火包裹着他,他连近在身边的c先生也看不清了。他心中,唯有一声声传来的图拉姆的哀求,他是在寻求舒畅的庇护。

爆炸连续不断,地下宫殿里的温度越来越高,舒畅完全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他尽力的提起缩成一团的图拉姆,用身体护住他,而后摸索着向宫殿外走去。

没走几步,断断续续的脑电波飘进舒畅的脑中,一会是伯爵的,他在反复询问:“我叫你提醒什么,我叫你提醒什么?”

一会又是c先生:“诸神的黄不可一世的、自认为最接近神的存在,竟然被渺小的人类所毁灭了?人类的武器是谁赐予的,谁赐予他们会智慧,谁让他们打开了诸神之门?”

一会又是乔雅的思绪飘进了舒畅的脑袋:“该死,你对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终极命令’对你不起作用,停下来,停下来!”

一个陌生的脑电波紧接着想起,那似乎是罗德,他在得意的狂叫:“哈哈,‘终极命令’对你自己也不起作用……你对自己做了什么,我也对自己做了什么,你我的能力不相上下,让我们来一场最原始的搏杀吧。”

就在此时,乔雅与罗德同时发出一声惊怒的喊叫:“极极,竟然是你,你还活着。”

c先生用更加得意,更加嚣张.:活着,没想到吧,最后的胜利竟然是我这个最卑鄙的人,我才是万物的主宰,我才是地球的神灵,我才是……”

突然,像是发生什么变故,c先生的吼叫嘎然而止。

在足以溶化钢铁的烈焰中,舒畅的皮肤已经吱吱乱响,他奇怪的嗅到了自己被烤熟的味道,这种感觉实在令人难忘。他

力放低身子,一边尽量用身体挡住烈焰的烧灼,带着姆向记忆中的大门爬去。

他脑海中还在不停的回荡着伯爵的询问,那声音专注而执拗,仿佛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发出的询问,舒畅一边往外爬,一边费力的在脑袋里寻找着记忆。

伯爵交代过什么?舒畅也曾清理过自己的脑海,以避免思想被人窥视,他的记忆只剩下一小部分,在剩余的可能记忆中,他完全记不起伯爵交代过什么。

c先生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舒畅地记忆对c先生却是毫无|忆瞒过两位公爵的本领,刚才舒畅反复搜寻自己的记忆,他还没有想到,c先生已经读出了他想隐藏的]

c先生似乎受了重伤,他传来~还没来得及询问,伯爵梦游般的嗓音紧接着响起:“黄金书,对了,黄金书。黄金书!”

伯爵念到第二遍时,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轻微,紧接着最后的一遍,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随着他这声话音。周围地大火仿佛突然凝固了一样,紧接着,熊熊的火光开始飘散,周围的温度也开始急剧下降。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地面甚至出现了薄霜。

紧接着是三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地球上紧余地三位公爵异口同声的喝骂:“该死,该死。他竟然骗过了我们所有的人……是那位小小的伯爵。”

火光消失,但舒畅却什么地都看不见,因为刚才的高温烧毁了他的眼睛。他坐在地上。侧耳倾听周围的动静。用灵觉去查看周围地动静。

在他脚边,图拉姆还活着。不过他的生命力很微弱,他也像舒畅一样,在全力催动自己的细胞修复能力,争取尽快恢复。

除他之外,现场再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没有公爵,也没有伯爵。

一阵警兆在他心中响起,但没等他作出反应,地面上传来一阵震动,紧接着,周围地一切停息了。

这是一个绝对静寂地世界,细胞地空气让舒畅那声颤悠悠的问话并没有飘荡很远,那是一声虚弱地声音——“人在吗,谁还活着,出个声”。

这个喊声其实只有舒畅本人听到,甚至他怀疑这一声声音只是在他的心里,因为这时,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声带。

仿佛有什么东西像雨点点落下,但这东西又不像雨点,像泥土,像是爆炸掀起的灰尘与泥土,现在爆炸平息,数百万吨的泥土倾泻而下,眨眼之间,就将舒畅埋在地下数十米。

刚才发生了什么?在最后一刻,舒畅用自己刚刚恢复的一点点皮肤细胞,感觉到那落下的确实是雨点,它带着滚烫的温度,迅速将他全身覆盖起来,紧接着,似乎有一只手将他抓起来,那只手略微停顿了一下,也把他身下的图拉姆抓了起来,紧接着,他被包裹在一种懒洋洋的液体中。

这液体很温暖,像是母亲的子宫,在这个液体里,舒畅恢复的很快,他强忍着细胞恢复时产生的麻痒与酸痛,竭力保持清醒,他用最后的意志还在询问:“不好,导弹袭击停止了吗,接着,地面部队肯定要来查询爆炸现场,我们该消除一切痕迹,赶快找地方躲藏。”

“遵命”,一个呆板的声音回答。这声音没有任何语调变化,似乎是机器发出的声音。

接着是一阵震动,舒畅似乎被拖着在地底下潜行,他现在顾不上询问那个机器声的由来,只顾全力恢复着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他略略清醒,感觉到视力已经恢复,手指已经可以移动,他睁开眼睛,看向四周。一个容器里,茫然中,他张口询问:“谁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其他的人在哪里?”

海量的信息开始涌入舒畅的大脑,那是刚才所发生一切的情景再现。刚才发生了什么——伯爵对自己施展了一次催眠,他将自己的记忆全部抹去,压缩在一个很小的空间,而解开这一切的密码,或者说关键词,就是他要求舒畅对他的那句提醒。

开启这台发动机,或者说“神之锻造台”需要一连串复杂的操做步骤,三位公爵都以为自己才是掌握这些步骤与程序的人,但他们没想到,伯爵是个喜欢收藏的人。他在收藏了“神之铠甲”后,也继承而来一位公爵的部分记忆。

不过,伯爵显然是个非常狡猾的人,当他明白这段记忆的危险性后,也同时了解到万一有一天,他面对真正的强者时,根本没法隐藏那些记忆,所以他马上把那段记忆记录下来——就是记录在那本舒畅看不懂的黄金书中。

此后。伯爵把自己地那段记忆完全封存起来,但等到最后时刻来临时,他潜意识中的神经提醒自己,取回了那个记忆的笔记本。随后,那个记忆笔记本被他另外埋藏,所有的记忆都等待一个关键词的提醒。

当罗德与乔雅进行生死搏斗时

位公爵可能的行进轨迹,然后隐藏在那个轨迹附近。给前者一个致命一击……然后,是两位公爵的合力反扑。

极极的特长在于隐藏与算计,现在两位公爵一起把目标转向了他,紧急情况下。他翻阅了舒畅地记忆,从中找出他需要的内容,立刻代舒畅把那个关键词传送到伯爵脑中。

于是,伯爵的记忆之门打开。所有的记忆恢复了,他按照程序启动了那台发动机,其余地人虽然又惊又怒,但重伤的他们已经来不及阻止伯爵。

“神之锻造台”被启动了。自我保护功能使他首先扑灭了周围的大火,而后发动反击,击落了几枚射向这里的导弹——这就是舒畅感觉到地那片刻的宁静。

接着。伯爵下达了毁灭三位公爵。保护舒畅的指令。由于他的身体性质与三位公爵相似。结果毁灭命令中,也包含了他自己……

虽说血族情感冷漠。但知道伯爵地举动后,舒畅还是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阵阵痛彻心扉,在那最后一刻,伯爵将生的希望留给了舒畅,而自己选择了与三位公爵同归于尽。

三位公爵是如何消失地,刚才机器所提供给舒畅地记忆并没有详细解说,但舒畅知道,这台“天神地数控机床”号称无所不能,它一定会制作出消灭三位公爵的武器。在舒畅眼中,强大到无比地三名公爵大人,在这台机器制作的针对性武器面前,脆弱的像一张纸。

对乔雅与罗德死亡,舒畅一点不感觉到惋惜,甚至心中有一点微微的庆幸,但他没想到,与他相处那么久的,极擅于伪装的和蔼老头c先生也与他们一同毁灭了。这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

当这台机器完成了伯爵的指令后,由于指令的对象也包含伯爵自己,所以行动结束,机器又变成无主之人,但接着,被拯救的舒畅下达了一个指令——赶快隐藏。这让这台机器自动接受舒畅的命令,由此,舒畅成为这台机器的唯一主人。

接着,这台机器携带舒畅,和与舒畅同性质的图拉姆,此外还有狼人中幸存的哈根与艾伦,来了个地下千里大潜行,他们在地表一公里之下,越过了地下山脉、地下河流,在一个废弃的铜矿坑中停留下来,而后这台机器又将他们走过的痕迹彻底掩盖——从此,这世界上再也没人找到舒畅的痕迹了。

毁灭了,所有的一切都毁灭了,地下世界最强者毁灭了,在那个地下宫殿中,掌控黑暗世界的所有人都毁灭了,连带他们储存的地下世界的档案,地下组织的架构,所有的一切都毁灭了,避世同盟不在了,魔宴同盟不在了,没有十三氏族,这世界已经不存在权威。

但世界真的恢复平衡了吗?

没有!

返回的计算机报告:“很抱歉,因为有其他因素干扰,我只收集到一块芯片,属于罗德芯片,乔雅与极极的芯片消失了……”

芯片,这个词让舒畅有点发懵。难道几位公爵不是一种生命体,难道他们只是一个强大的机器人,亦或者他们是一种带有生命特征的机械人?

机器没有回答舒畅的话,他带着呆板的声音重复:“指令确认:指令一,消灭带有高浓度致密金属的人体。指令执行情况:代号乔雅,毁灭,芯片下落不明;代号罗德,毁灭,芯片已经收回;代号极极,行动结果不明,芯片下落不明;代号,行动结果:蒸发,不存在芯片,回收问题。本项指令结果评测:70%人物完成,是否要继续执行,等待指令。

指令二:拯救happy及其附庸,指令执行效果评

指令三:潜行躲藏,指令执行效果评测:完美,现在请发出进一步指示。”

舒畅下令:“我需要出去活动一下。”

机器用呆板的声音又把刚才那段话重复了一遍,舒畅感到纳闷,思考了片刻,他回答:“前述指令执行完毕,请进行下一项的指令,打开休眠舱,放我出去。”

机器三度用呆板的声音重复刚才的话,舒畅气急,也明白了机器的意思:“第一号指令解除,不再需要寻找乔雅与极极,命令结束。”

机器用呆板的声音回答:“第一道指令无法解除,现在的指令长级别较低,需要更高级的指令长下令。”

伯爵已经不存在了,如何再对机器下令?而毁灭伯爵的正是这台机器,难道机器不知道吗?舒畅喘了半天气,最终屈服:“第一道指令继续执行,其余指令终结。重复一边:请打开休眠舱,允许我自由活动。”

“重复一边,第一道指令继续执行,剩余30%的任务必须完成”,机器呆板的重复,休眠舱紧接着打开,外面的世界向舒畅敞开了大门。

这是一个新世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