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暮冬的结局

  许笑凡四个人都被余波反噬,手中的宝石碎成了粉末,身体受到了创伤。

  虽然强行打断了枭龙,但四人的损伤比起蚩尤和枭龙大得多。

  蚩尤震怒到了极点,只差最后一点点,自己的实力就能够得到极大的提升,现在既然又被许笑凡打乱了。

  “你找死!”蚩尤对许笑凡恨到了极点,当下双手成爪向着许笑凡抓来。

  许笑凡持剑防御,可惜刚受了些伤,对付起蚩尤来根本就力不从心。在蚩尤凌厉的攻势下,许笑凡节节败退,每抵挡蚩尤的一次攻势身上就多了一道血口子。

  枭龙怒吼出声,嘴里的獠牙变得越来越长,浑身冒着黑色的雾气冲向了许笑凡。

  许笑凡以一敌二,枭龙的身上有很强的腐蚀性,每一次接近身体,许笑凡身上的肉就多一块焦黑,一面血光四溅,一面毒性腐蚀。许笑凡面临着最艰苦的一次战斗,要不是有顽强的毅力坚持下去,此时的许笑凡已经倒在了地上。

  “笑凡。。。。。”俞若昔一直笑着看自己的男人,此时的许笑凡是一个真正的英雄,面对强敌浑然不惧,置生死于度外。俞若昔慢慢的流下了眼泪,看着许笑凡的眼神逐渐模糊了起来。

  张帅最先发现了俞若昔的异常:“不!!!若昔,你在做什么!!!”张帅接住下坠中的俞若昔,大声呼喊着:“若昔,你怎么了!你不能死啊!”

  俞若昔已经自毁了自己的元神,现在的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在而已。

  看见了这边的情形,许笑凡痛不欲生:“不!!!若昔,你不能死!!!”

  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当真正出现的时候,许笑凡发觉自己还是一如六千年前那般痛。。。。。

  “小心!”田少贤大声呼叫着。

  趁着许笑凡发呆,蚩尤和枭龙从两个方向同时发起袭击。

  “弑魔光!”田少贤发动了第四次的弑魔光,天机眼根本无法承受这额外的技能,在超负荷发出这最后一道光时,眼睛轰然破碎,田少贤的额头上血流不止,看来这天机眼是彻底的毁了。

  在分神抵挡弑魔光的时候,许笑凡逃离了战圈奔向了俞若昔。将俞若昔揽在自己的怀里。

  抱着俞若昔冰凉的身体,许笑凡强咬着嘴唇,愣是没有哭出声来,嘴唇上血渍隐现,连开口说话都失去了力气:“若昔,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元神已毁,原本俞若昔就该离开这个世界,只不过她忍着最后一口气为的就是要看一眼自己深爱着的人:“笑凡。。。。不要。。。。。不要伤心。。。。。。为。。。。。你。。。。。。为你祭剑。。。。。。是。。。。。。我。。。。。。的。。。。。。幸福。。。。。。”垂落的手臂,临死时那甜蜜的笑颜,许笑凡咬得嘴唇撕裂,啊的狂吼出声。

  血滴在诛神剑的神剑之心与俞若昔的血混为了一体,在这一刻,许笑凡和俞若昔再也不分彼此。

  诛神剑的光辉直射天际,将原本阴暗的天空硬生生的打开了一个口子,阳光从裂口直射而下,光明终于重新回到了大地。

  挂在俞若昔脖子上的子非鱼红宝石突然间叮的一声碎成了几片碎片融入了俞若昔的身体里面,这一细节只有一个呼吸间发生,根本没有人注意道。

  重新站起来的许笑凡拿着献祭过后的诛神剑冲到了蚩尤和枭龙之间。

  此时的许笑凡如同狂神降世,每一个凌厉的攻势都带起一片火花,诛神剑在欢鸣着。许笑凡身形急转,诛神剑悄无声息的没入了枭龙的脑袋正中。没有任何痛苦,枭龙立在了原地,身体化成了点点的星光。

  “魔神降世,天魔合一!”蚩尤的身体成几何涨大,如同一尊庞大的邪魔一般迎向许笑凡。

  “诛神剑之心——圣之光!”许笑凡的身体虚幻了起来,一道蔚蓝色的光晕朝着蚩尤而去。

  没有想像当中的碰撞声,当诛神剑之光穿过蚩尤的身体的时候,许笑凡就知道这一切终将要归于平静了。

  “呃。。。。。。”蚩尤的心很痛很痛,在身体内慢慢的破碎着,不可思议的看着许笑凡:“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诛神剑之心,是天底下最纯粹的力量——爱。”

  许笑凡缓缓的落在九华山巅上,抱着俞若昔的身体慢慢的往山下而去。人群自觉的给他让开一条路,张帅扶着虚脱的田少贤走在路上。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没有输赢,也永远不会有输赢。

  蚩尤的身体在半空中慢慢的熔化着,他不甘心,不甘心命运再次抛弃了他,直到死他都无法理解这所发生的事情。

  天上的云散开,太阳又重回大地的怀抱,洪水也已经退去了,这场浩劫来得急,去得也快,整个通州三分之二的人都在这场浩劫中丧生,重建家园的任务也落在了这些活着人的身上。

  半年后。。。。。。

  在闹市街上,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手挽一个长相帅气,脸上挂着坏笑的男子在大街上闲逛。

  迎面走过个穿着暴露,要身材有身体,要脸蛋有脸蛋的漂亮小妞,男子看得眼睛都直了,浑然不理会身边女子的感受。

  “我说张帅,你皮是不是又痒了,在我面前敢看别的女孩子,你当我是空气吗?”漂亮女子揪着坏笑的人耳朵道。

  “唉哟,老婆,你本来就是空气嘛!”张帅眨着眼睛正经道:“如果离开你那么我怎么活得下去!”张帅说起情话信手拈来,脸不红,气不喘。

  任周倩多么精明的女人都受不了张帅的糖衣炮弹,只这么一句话,周倩就掉进了蜜罐里,笑得像花朵般灿烂。

  “其实老婆,我是想给少贤介绍个女朋友,看他孤家寡人的,怕他老来无伴嘛!”张帅眨着眼睛说道,也不知道是真有那心,还是临时起意。

  “我靠,你自己想看美女,别把人家少贤牵扯进来!瞧你那骚包样,还装什么正经人!”许笑凡笑骂道。

  张帅被人当众揭发,老脸有些挂不住,难得的脸红了一下道:“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若昔,都一个月没见,怪想念的!”

  “真是要去看若昔还是想着岩儿,老实交待吧!”从对面缓缓走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戴着眼睛,一脸的书生气,只是在那额头之上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疤痕,在斯文中平添了一些阳刚之气。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