もの.他回来了

红豆出现的十分残暴!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反正我是傻眼了。

我同情伊比喜,唉。

“为什么人还是这么多?”红豆挠头抱怨,“算了,去死亡再刷掉你们的一半,现在,你们和我去死亡森林迎接第二场考试。”

作为考官兼监视者,我自然而然也跟了去。死亡森林外围被高压电紧紧围住,里头的模样估计也没多少改变

开始考试前发生了些小插曲,红豆放出的苦无割断了一个女人的头发,鸣人的侧脸也被割破了血。

“你真是有活力~”红豆眯着眼睛,再拿出一只苦无靠近鸣人。

鸣人背后冷汗四起,我也拿出了手里剑。红豆本是大蛇丸的学生,本性和蛇一样冰冷,难以捉摸,要是红豆对鸣人做了什么,她伤害鸣人的那只手也别想要了。

“哐——”

一个长长的舌头卷着红豆一开始飞出去的手里剑,挡住红豆。

舌头的主人便是那位被割破头发的女人。

灰水在远处打量着这个女人,心中的违和感越来越强。

这次中忍考试,总让灰水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的苦无掉了,我帮你捡回来。”女人的舌头放下苦无,缓缓深入嘴中,这一系列动作与蛇有几分相似。

“真是有难你帮我捡回来啊。”红豆细密起眼睛,拿着苦无回到贴门前。

这女人身上的查克拉很熟悉,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是谁的。

红豆简单的介绍了这场考试的规则,让所有的忍者签了死亡一概不负责的协议。

“姑姑,听红豆老师说死亡森林里什么物种都有,是真的吗?”

签完协议的鸣人来到灰水面前,疑惑的问。

灰水笑着点了点头,“是啊,里面有猫大的水蛭,各种恶心的虫子之类的,要活着回来哟~”

第七班集体咽了咽口水,听到红豆的命令后快速回位。

铁门一开,所有忍者以非凡的速度冲了进去,几个起落便不见人影。

“红豆,你是不是察觉了什么?”所有人人进去后,我与红豆走在一起。

红豆沉思,“那个音忍很奇怪。”

“红豆……”

“恩?”她看向我。

我沉沉的吸了口气,“或许只是我的错觉罢了,但是我觉得大蛇丸回木叶来了。”

“什么?”红豆停顿下来,表情凝重。半响,她拍了拍我的肩,“灰水桑,我进死亡森林探查一下,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好。”我说,然后便再找不到她的身影。

大蛇丸离开前曾来找过我,他问我要不要一起走,我拒绝了他。直到现在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大蛇丸没有带走红豆。红豆从作为他的学生开始,就一直十分的憧憬他。

现在的红豆,八成对他只有恨吧。

森林里隐约存在的那股气息,真的是大蛇丸也说不定。

但是大蛇丸为什么会再会木叶来?

灰水杵着下巴想了想,排出了无数原因,最终只找到一个。

写轮眼。

姐姐曾经用纸穿信给我,说大蛇丸离开了晓,他对珍贵的禁术和力量十分感兴趣,一直对写轮眼虎视眈眈的大蛇丸为什么会舍得离开身边的猎物?

原因只有一个。

还有一双写轮眼,虽说还未开眼,但是也快了。

意识到这个因素,灰水也往死亡森林赶去。

第七班迟早会遇到混入考生中的大蛇丸!

【久违的一更……请大家体谅一下初三狗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