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结束即是开始

第二百三十二章 结束即是开始

明月夜,短松岗,何处萧声断人肠。

新盏,沉香,伊人独立夜风凉。

池文浩端起盛满酒的新杯,高举过头,又扬手洒落。

“我来祭你了,猫猫,你真的就这么忍心不要我了?我说过,无论过去多少年,就算我们全都老了,我也会这样牵着你的手,喂你吃东西,给你擦眼泪,陪你一起哭,也陪你一起笑,可是你却不再要我……“

池文浩仰起脸,肆虐的眼泪在他脸上疯狂流淌。

他睁开红肿的双眼,悲凄地仰望星空。记得不久前的一天,他还曾带着陈小乔一起在草地上看星星。

当时的陈小乔柔柔地躺在池文浩的臂弯里,很娇,也很媚。她像个孩子般俏皮地手指夜空,甜甜美美地说道:“听人说,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每个离世的人的灵魂。每天夜里,它们就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天空中深情地凝望自己生前所爱的人。每一次星星的闪烁,就是灵魂因为见到自己的爱人而激动和欢欣地跃动。”

池文浩吞下滑落到嘴边的一滴泪,咸咸的,微带一丝苦,就像他现在悲伤的心情。他仰空哀泣:“小乔,告诉我,哪一颗星是你呢?你现在是在天上看着我的吗?在你生命的最后一刻,你是否还把我当作你的爱人?”

朦胧中,半空中似乎隐约响起陈小乔的声音:“文浩,答应我,永远不要骗我,永远不要伤害我,永远不要……”

池文浩的身子仿佛被利剑穿过,僵硬地抖颤了一下。他垂下头,一滴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砸落地上时,发出“啪”的一声。

“小乔,对不起,如果我有骗你,那也是为了不要伤害你。可是,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机会?为什么要用最最残忍的方式来报复我?”

池文浩伸手入袋,取出一个桔红『色』的小发夹,他的手指反复地在上面抚『摸』,发出幽幽的叹息:“小乔,那天我买酒回来,在我家院门口捡到这个发夹时,我就知道你来过了,你为什么要走?我也知道,你一定是看见坐在院子里的我的养母和他的小儿子,我明白,当你发现他们两个竟然是元阳那位哈尼族的大嫂和她的儿子折东时,你又怎么能够接受?”

“所以你走了,走得干干净净,连给我最后一次见你的机会都不愿意。小乔,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欺骗了你。你一定是在家里发现你父亲藏匿的血纱碎块和装鬼的白衣,所以急着想找我哭诉,因为那时你觉得我是你唯一能够信赖的人了。可是,当你专程赶去我家找我,却见到院子里我的家人竟是元阳那一对母子帮凶时,你当然会想到我也参与了这个计划,至少会是知情人,所以,你的心碎了,你发现你一直信赖的父亲和恋人全都欺骗了你,你万念俱灰,你不忍告发我们两个,又无法承受正义感的折磨,所以你就选择了永久地逃离……”

“小乔,我知道我错了,我以为仇恨如果是以爱的名义,那么它就值得原谅。现在我发现,我大错特错了,仇恨并未带给我丝毫的快乐,相反,却让我失去了原本属于我的爱情、亲情和友情。许刚死了,妈妈死了,你也死了。我现在一无所有……如果给我一次从头来过的机会,我宁愿以我自己的生命来换取这一切。原谅我,小乔……”

泪成雨,恨无绵。

许久,池文浩双膝跪地,向着地上竖立的那张老女人的黑白相片礼拜。

他直起身,从衣袋中取出两张照片,上面这张照片中,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微笑着骑着木马。他又拿起下面的,这是一张亲密的母子合照,照片中的池文浩潇洒俊逸。

他摩娑着照片上那位母亲痴笑的脸:“妈妈,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去的元阳,又是什么时候把你的头发放进黑棺里去的。因为那两次的元阳计划全是黄大海叔叔、陈东方叔叔还有我三个人在实施的,你根本就没有随行。暑假那个元阳之夜,躺在棺底的明明是我,『操』纵骷髅的也明明是我,我已经很小心地查看过数次,确认棺内没有留下一丝我的『毛』发。可是,妈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罪责揽到自己身上?其实,每个步骤的实施你都没有参与,如果要获罪,你最多只能算知情不报。妈妈,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你根本不需要死的,你的死也是因为我,你以为你死了,这件案子的帮凶也死了,警方就不会再行追查,我就可以永远安全。因为警方是绝对不会想到参与这个谋杀计划的凶手并不是只有两个。妈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报仇?为什么?当年你把三岁的我托付给养母,为了报仇只身远走滨江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仅失去了父亲,也同时失去了母亲。如果可以回头,我宁愿和你粗茶淡饭,朝夕相对,也不要午夜梦回,泪湿衣襟……”

一阵劲风吹过,池文浩手中的照片化蝶蹁跹。

他移膝转头,却在飘落的照片旁边,发现一双站立的脚。

他慢慢地,慢慢地将视线一路上移,终于,他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

那张熟悉的脸上布满惋惜和怜悯,不过更多的却是无奈。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池文浩惊异万分,失声叫道。

“我一直在跟踪你。如果你以为可以就此逃脱罪责,那你就错了。”熟悉的声音在池文浩头顶响起。

“我知道。”池文浩惨然一笑,凄凉地说道:“一步错,步步错,生命中很多事,你错过一分钟,很可能就是一生了。”

熟悉的脸再次『露』出怜悯的神情,长叹一声道:

“每个做了错事的人,注定都要受到惩罚,没有例外……”

说着,那双脚便开始向池文浩移动了一步。

就在这时,池文浩原本颓丧的脸忽然间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他的双眼倏地睁大,极度错愕地瞪视着那个向自己靠近的熟悉的身影的背后。

就在池文浩准备大叫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