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尾声

枫叶之都,炎热的七月,西元九九五0年。

云淡风轻,天高日远。

末罗神院,洛加山上──枫林玉缓缓转过头来,他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神官,所谓的白发苍苍,不过是说他露在帽子外面的一小绺头发──对于这样年纪的人,是不太可能拥有太多的头发的,岁月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他的脸上沟壑纵横,一层层的皱纹仿佛南方的梯田,那干枯的皮肤则如同老树的表皮,脸上的五官都已经很模糊──他就像是一具还没有完全腐烂的尸体,只有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证明着他还是一个活人,只不过,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行将就木。

“疯魔,久违了。”老人的声音有些虚弱,但枫林玉还是听清了。

他点点头,叹道:“我的前世今生,确实有够疯狂的,也许我本不该以人类的身分出现。”他总结性的挥了一下手,笑道:“那么,就让一切都结束吧。”

缓步走到那老人面前,他慨然道:“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在这场风云际会的大变革中,皇风院长却一直没有出现。原来,你终于还是无法和命运抗争,虽然在人世间风光尊荣了几百年,最终还是要蒙主宠召啊!这,或许是你最好的归宿了吧?”

老人点点头,有些无奈的笑道:“不错,在人间界能活到三百多岁的人,也只有我一个了。死亡终究还是要到来,不过,谁说我一定要认命?谁说我无法和命运抗争?”

“你?”枫林玉惊奇的看着眼前几乎风一吹就倒的老人,发现他那张只剩一张皮的脸孔忽然爆发出异样亢奋的光彩,那双老眼熠熠生辉,看上去有些恐怖。

“跟我来。”皇风说道,也不管枫林玉是否同意,转身向山下走去。

看上去蹒跚羸弱的老人,身体已经到了无法使用的地步,但在精神上,顽强的用一股纯粹的灵力支持着,下山的步伐异常快速。

皇风回过头来看看枫林玉,笑道:“想一想,我的生命燃烧得如此之快,还是拜你所赐呢。当年那场围攻魔王的战斗,我伤的最重。”

枫林玉摇摇头,不以为然的说道:“你能力最强,受到攻击次数自然最多,彼时是敌我双方,以死相拼也是无可奈何。”

皇风点头道:“不错,我并没有怪你。只是想想好笑,总感觉你不像是魔王。宰相夫妇二人还不知道你的身分吗?”

枫林玉叹息一声:“除了会飞的,没有人知道。”

“显然你想一直瞒下去。”皇风说道。

枫林玉没有说话,但他微微点头,显然是默许了。

“当今的皇帝陛下对你还不错,枫城的人民也知道你是让人类胜利的大功臣,如果你放弃魔王的身分,可以在人间生活的很好,听说皇帝想要招你为驸马……”

“人老了都会这么唠唠叨叨吗?”枫林玉看着皇风在前面快速飘行的背影,心里不禁这样想道。

“我在末罗神院出家修行,就是想让那些人不要多作妄想。”枫林玉说道。

“这是你的目的吗?”

“你明知道不是。”

皇风有些尴尬的一笑。

两人回到了末罗神院。从那片竹林里再次穿行过去,一个小修士看见枫林玉进来,迎上来说道:“有两位小将军要见你,说是叫牟力和北唐灵的。”

枫林玉摇摇头,青山秋雨三个人刚刚走,这两个家伙又来了,显然也是想劝他不要做“和尚”,其实他们又怎能懂自己心里的想法。

“让他们走吧,就说枫林玉已经死了。”皇风挥手说道。

枫林玉讶然的看了看皇风,没有说话。

皇风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说道:“难道你不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吗?”

“是,我不瞒你,我想,这也是你找我的原因吧?”

皇风点头,在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屋停了下来,他打开门走进去,里面还有个小门,再打开,再进去,如是般的连续打开了十几道门。

最后一道门打开的时候,关山河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是东来佛院的师徒两个,神女孪月却一直坐在最里面的椅子上。

几个人见到他多少还有些尴尬,毕竟他们曾经想要将枫林玉消灭。

“没关系的,我对仇恨没兴趣。”枫林玉面无表情的说道。只对东方昊露出一个笑容,东方昊却对他叹了口气,眼睛红红的,里面露出怜悯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啊?”枫林玉在他肩头打了一拳,自嘲的一笑:“好像我很可怜似的。”

东方昊抿抿嘴唇,搂着他的肩膀走到角落里,低声道:“小友,不管你是什么身分,我对你都是另外一种感情,你明白的。这一次如果成功,你会记得我的,我希望你能找到她,真心希望你们幸福。”

枫林玉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很感激他的真情实意:“谢谢你。”两个人紧紧的握了一下手。

“事情是这样的。”皇风等众人都坐好以后,对枫林玉说道:“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我们这几个人,一直在研究轮回的秘密……”

他看看枫林玉,发现他没有丝毫表示,有些尴尬的说道:“人总是要死的,可是对于我们这些经过很多岁月,修炼了很多年的人来说,总是不甘心人死灯灭,希望能通过轮回的方式重新开始。”

“那又何必呢?”枫林玉摇摇头,冷笑道:“如果能忘掉一切,那是多么的幸福啊!”这句话说得无比苍凉,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魔王心中的那种无奈和凄凉。

“普通的人们想要长命百岁,长寿的人又希望生命不止,有了漫长生命呢,又想轮回转世。生命的乐趣都在这无穷的和无尽的幻想之中消磨殆尽了。

“可是,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呢!”枫林玉低下头,眼角有些湿润:“如果你们想让我传授轮回的秘密,我不会说的。”

“唉!”关山河叹了一口气,长声道:“在座的诸位,只有我和魔王经历过轮回,所以他的这番话我是能够理解的。”关山河看了枫林玉一眼,话锋一转,又说道:“可是,既然轮回必不可免,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损失降到最小呢?”

枫林玉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说道:“对不起,我没兴趣。”

众人都是一愣,皇风有些着急的搓着手,想要挽留他,却不知说什么好,他看向东方昊。

东方昊大叫一声:“枫林玉,你不相信我吗?”

枫林玉转过头,笑道:“这些事情我想自己解决。”

“你如果能解决,林烟儿就不会死。”关山河冷冷的说道。

“你说什么?”枫林玉脸色立即变得很难看,房间里气氛马上紧张起来,枫林玉一步步的走向关山河,冷声道:“有胆量你再说一遍!”

东方昊赶紧插到两人中间,拦住枫林玉道:“小友,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你认真的想一想,如果你这一世保留到记忆的话,有些惨剧真的可以避免的,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枫林玉怒瞪了关山河一眼,又向房门走去。

“你记得这个东西吗?”神女孪月忽然说话了。

枫林玉转头向她看去,发现她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玉扣儿。枫林玉走到她身前,接过来仔细一看,忍不住鼻子一酸,有些哽咽的说道:“这是烟儿戴着的相思扣儿。”他从自己脖子上也摘下一个来,两个玉扣儿一模一样,刻着“相思”二字。

“烟儿是为你死的。”孪月不急不缓的说道:“那一年,我们把她从北地的山谷找回来,和她订立了一个契约,也就是我们飞花禅院的所谓的情心锁。在人类打败妖族和精灵之前,她不能因为感情而放弃飞花禅院,也就是说,她不能对你动情。

“如果她做到了,在人类胜利以后,她将回复自由之身。如果做不到,则必须就任飞花禅院的神女。这是一种誓言,誓言的媒介就是这枚玉扣儿,本来,不论她做到与否,这个将来都要还给她的,可是……”

“可是,为什么都不是这两种结局,为什么她会死呢?”枫林玉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就算她忍不住对我的情感,也可以回去继承神女之位啊!”

“她自己的誓言,只有她自己知道。原来,烟儿所发的誓言,也就是情心锁的另一个结局,不是继承神女,而是死亡。”孪月表情哀戚:“枫林玉,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她宁可死也不愿意放弃你,对烟儿来说,如果不是和你在一起,她即使成为神女,也绝不会快乐的。”

枫林玉紧紧咬着牙齿,忍住不大声哭出来,却说不出话。

“可叹,我一直在逼她。如果还有来生,我希望能补偿她。人世间有很多劫难,杀戒、色劫、病劫、灾劫……所有的劫难都可以化解。

“可是林烟儿只有一个情劫,却用了她两次生命依然无法解除,情之一字,最是艰难,飞花禅院日后的神女继承人,绝不在命犯情劫之人中挑选。枫林玉啊,烟儿这样对你,难道你不能为她付出所有吗?”

枫林玉抬起头来,呆呆的愣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说吧,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帮我们收服冥界!”关山河大声说道。

枫林玉吓了一跳,惊讶道:“你疯了吗?冥界都是虚无的鬼魂,没有实体,根本是不死的,这怎么可能。”

“如果只是我们几个,那绝对不可能。”关山河说道:“可是有你大魔神王在,一切都有可能。”

“是这样的。”皇风接着说道:“根据关大侠的几次观察,发现冥界的人都是精神体,虽然不会死亡,但只要用强大的精神能将他们锁定,我们就可以趁机做一些事情,比如保留记忆,或者寻找自己喜欢的身体投胎……”

“哦,你是想利用我的精神能。”枫林玉说道。

皇风有些尴尬的一笑,说道:“大魔神王已经有几千年的轮回经历了,又有天上九星庇佑,你的精神能有多强大,恐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枫林玉点点头:“我确实不知道。”

他一手托着下巴,皱眉暗自思量,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太疯狂,也只有这些人类能这样想,作为妖兽至尊,魔王在几千年的轮回当中,从来都是安于宿命,一次也没有想过要反抗命运。

良久,他心中暗自叹息:“人类之所以能独霸大陆,那是其来有自的,不断的突破思想的界限,敢于挑战不可能,这恐怕是妖族最缺乏的。”

枫林玉问道:“你们的计划是?”

皇风见差不多已经说服枫林玉了,脸上表情立即变得亢奋起来,所有的皱纹都舒展了,不过也更加丑陋可怕了,他颤抖着声音说道:“如果我们这些人中,任何一个人先死,都没有力量对付整个冥界。冥界之主也想不到我们会一起死,只要集合我们所有人的精神能……”

“等等。”枫林玉骇然道:“你是说我们一起死?”

“除了东方昊,他还年轻,我们这些人全都陪你死。”皇风大声说道。

“疯了!”枫林玉喃喃念道。

“非也非也。”皇风摇头,指了指自己,又指指东来佛和神女孪月,说道:“我们几个老家伙,如果不是靠着强横的灵力支持,早就完蛋了。这时候死都算晚的了。”

“不错,姐姐,我今年都快三百岁了,再怎么装扮也不能变成青春少女,所以,这次如果能成功,我一定要转生成百分百少女,一偿宿愿……”东来佛娇嫩嫩的还想说什么。

“停停!”包括枫林玉在内的几个人赶紧阻止他。

“你看,人活老了,什么事情都厌烦了,往往会变成变态。”皇风说道。

枫林玉看看皇风,下意识的离他远点。

“我不是啦!”皇风说道,声音也变得娇俏起来,众人身上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也要死吗?”枫林玉问关山河:“你可正当壮年啊!?”

“呜呜……”关山河忽然哭了,哽咽道:“你以为当人妖好玩吗?这一世我是男人的心理,女人的身体,现在连身体都开始男性化了,偏偏又不完全,天啊!”

“行了行了,别哭了。”枫林玉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想想他经常和林烟儿姐妹相称,也真挺恶心的,他说道:“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还有一个人。”皇风有些犹豫的看了枫林玉一眼,不确定的说道:“这个人和你有些仇怨,不知你是否同意……他是满惨的。”

“谁?”枫林玉皱眉问道。

“进来吧!”皇风打开门向外喊道。

不一会儿,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他怀里抱着一只猫。

“江有泪?”枫林玉诧异:“你也想要轮回?”

江有泪目前是天木山五行剑派的首领,曾经是枫林玉的三师兄。

“不是我,是师父。”江有泪把那只猫往前一送。

枫林玉大吃一惊:“这只猫是……”

那猫喵的一叫,很是凄惨,绿油油的眼珠,竟然向枫林玉露出祈求之色。

“这是湘天梦盟主。”皇风说道:“二十几年来一直躲在我这里,我念他曾为人类做过很多善事,所以一直收留他。”

“到现在我才有点佩服你。”枫林玉对皇风说道:“你竟然能认出这只猫是湘天梦转生?”

“我们之间有我们自己的缘分。”皇风高深莫测的说道。

“随便你们了,我和他没什么好计较的,不过……”他瞪着眼睛看向江有泪,问道:“湘天彩云……嗯,算是我的师姐吧,你们找到她了吗?”

“她……她现在在天木山。”江有泪有些结巴的说道。

“出了什么事?”枫林玉一看他那样子,就知道有事发生。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江有泪看了看枫林玉冷森森的眼神,低头说道:“师妹把你前世的身体拿回去了,可能那身体里还残留着精神能,或者……你也知道师妹现在本领很大,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反正你的身体现在还是活的,就和以前天木山的枫林师弟一样。

“我们经常能看到师姐和”你“在山上走来走去,那个……真的很可怕,我们天木山上的弟子很多都逃下山去了,现在山上阴气森森,如同鬼蜮,我真不想回去……”

枫林玉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现在的湘天彩云由于强行修炼俞今大神的秘术,从一开始整个人就变了,经过这一场变故,这种人格分裂愈演愈烈,可以说,她目前是生活在一种不真实的幻境之中。

也许,这样反倒好一些,想不起那些往事,可能会让她的痛苦轻一些吧。

“可是,你们准备怎么死呢?”枫林玉问道。

“我……我准备了安眠药。”东来佛说道:“还有丝袜。”

“我们都有自己的方法。”皇风的嘴角抽搐一下,说道:“其实,只要我们将体内灵力散尽,立即就完蛋了,就像灯没有了油,马上就会熄灭一样。倒是魔王你,正是年轻力强的时候,死亡还是很可怕的……”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枫林玉想了想,轻声说道:“今夜十二点,我在冥界等待你们,到时候我们相机行事吧。”

众人纷纷点头,皇风问道:“可是现在你去哪里?”

“我还有件事情必须得去做。”枫林玉说完这句话,人影一闪,出了房间。

片刻后,他已经坐在了东城门附近的那个小酒馆里,在这个小酒馆里,留下了他和林烟儿的很多记忆。

往事悠悠,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小酒馆还是那样简单,依然没有多少客人,如果只按营业额来算,这小酒馆早就该结束了,可是呢,它仍然执着的存在着,小酒馆也有小酒馆的宿命,它的责任还没有结束。

枫林玉要了一壶酒,自斟自饮。

他将那两只相思扣儿放在桌面上,眼睁睁的看着,一边喝酒一边流泪。这样一直喝到将近午夜,他站起身来,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放在木桌上,小酒馆的老板还是那位白发阿婆,她早已经睡着了。

枫林玉推开门走出来,仰起头,长长的吁了口气,但见夜空里,满天繁星映着淡淡的银河,天街如洗。

他咬着嘴唇,微微一笑,柔声说道:“烟儿,我来了,你一定要等着我哦!”

他加快脚步,向着宰相府跑去,在枫林石的窗旁敲了两下,枫林石立即掀开窗户跳了出来,夜幕下,他手里的长剑寒光凛凛。

“是你?”他看清了枫林玉,呆了一下,恨声道:“你终于忍不住要来杀我了吗?”

枫林玉也不看他,只是感觉有些厌烦,他摇了摇头,用毫无情绪的声音说道:“我是想,既然我注定要死去,不如让你泄恨,也算是兑现当日我对你的承诺吧,这样你还满意吗?”

“你什么意思?”枫林石向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他。

“其实也不全是为了你。这个身体用了这么多年,多少也要为他承担一些责任。那么,刺过来吧。”枫林玉向前走了一步,拍拍自己的胸膛。

枫林石又向后退了一步,紧紧咬着牙齿,握着剑的手轻轻颤抖起来。

“对了,你一定要记得,我死之后,把我的尸体毁去,这样既免除了有人再次用我的身体兴风作浪。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让宰相府知道是你杀了我,否则,你就没机会做宰相了。”

枫林玉这样说着,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他奇怪的看着枫林石:“怎么,你不是一直恨我入骨吗,杀我啊!”

“疯……疯子!”枫林玉哆嗦着嘴唇,吐出这两个字。

“那么,让我来帮你吧!”枫林玉猛然向前冲去,左手握住他的剑身,用心脏的部位对着剑尖撞去。

“啊!”枫林石大叫一声,感觉长剑已经刺入了枫林玉的胸膛。

枫林玉微微一笑,感觉心脏中那冰冷的铁器透胸而过,一直痛得快要裂开的心,终于舒服了一些,多日以来,那让他快要疯掉的疼痛感,似乎已经随着鲜血流出了他的身体。

流出身体的不止是鲜血,还有他的灵魂。

他的身体慢慢地软了下来,挂在枫林石的长剑上,头轻轻的低着,两行热泪汩汩流下:“上天啊,如果还有来生,请给我一次机会吧……给我一次和她厮守到老的机会!”

枫林玉的灵魂离开躯体,沉入了无边的黑暗,在仅有的一点微微光芒中,他看见自己的身体倒了下来,枫林石跪在他身边,却一点欢喜的感觉也没有,而是扑在地上痛哭。

幸福的人总是少数的,人们是那么容易就会被痛苦征服,既然生存是痛的,在这六欲红尘之中,每一个人为何都会活得津津有味呢?

也许,那正是因为有希望存在吧,人们都希望自己是那幸福的少数人──灵魂离开躯体的这种感觉,没有人比枫林玉更熟悉了。

他飘飘荡荡,他悠悠哉哉,他感觉自己的重量一下子轻了很多,有那么一刻,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午夜的冥界,奈何桥的彼端,鬼魂们排着队,有的哭有的叫,在这里才能听到真正的“鬼哭狼嚎”,那冷森森的惨烈呼叫,让枫林玉很不舒服,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想赶紧过了那窄窄的小桥,然后尽快进入下一个轮回。

可今天不行,今天他必须要等待几个人。

最先过来的却不是皇风,这让他很意外。

第一个来的是神女孪月,她看见枫林玉,微微一笑,这让枫林玉的心情好了一点──实际上,因为他的缘故,害得林烟儿两次惨死,他一直觉得很对不起飞花禅院。

“皇风先生还在安排他的后事,没办法,他的徒子徒孙实在太多了。”孪月笑道。

“那么您呢,您不是也有很多……”枫林玉说道。

“我就不用了,看着那些徒弟落泪,我会很难受。”孪月看了眼枫林玉,那眼神有些俏皮:“所以我自己偷偷的在飞花阁里藏起来,告诉她们说我在闭关……”

“等到她们发现您已经离世的时候,她们一样会伤心落泪的。”枫林玉说道。

“那就不是我能看到的了。”孪月叹气:“不得不承认,女人和男人处理感情的方式就是不一样。”

“不错!”关山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哈哈大笑着说道:“皇风院长对徒弟们说他即将死亡,把那些家伙说得一愣愣的,就好像师父将要去旅游一样。而且这家伙还和徒弟们对好了暗号,让他们在多少年以后去哪里接他,搞的很隆重!”

“那么你呢,你不是也有徒弟吗?”神女孪月问道:“仔细想来,枫叶武道院所有的弟子都是你的徒子徒孙呢,仅就规模来说,似乎不弱于皇风。”

“嘿嘿。”关山河得意的一笑:“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经挂了,反正我这人喜欢玩失踪,消失个二十几年也很正常。”

枫林玉和神女孪月对看一眼,想起关山河出场时经常让自己面目全非,原来还有这种考虑,两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们在笑什么呢,好像有人在说我坏话。”皇风步履轻快的走了过来,离开了那副已经老到快用不了的身体,他现在显得很矍铄。

“你都安排完了吗?”关山河问道。

“全部搞定。”皇风哈哈一笑:“我想,下一辈子我可以过过皇帝瘾了。”

“啊,不会吧?”关山河几个人都很惊讶,心想:“这家伙不是想轮回到皇族吧?”

“你们猜对了,就算是做皇允明那小子的儿子也在所不惜。”皇风说道。

“可是,如果你保留记忆的话……”神女孪月用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皇风,心想:“这家伙真有些恬不知耻。”

“我会装作完全不记得的。”皇风毫不在意的说道。

“啧啧!”关山河和孪月都有些不以为然。

枫林玉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他只想快点见到林烟儿:“东来佛怎么还不来?”

众人这一等,直等了两个多小时,枫林玉几乎要发狂了,好几次都想要放弃他们自己离开,但关山河却死命的拽住了他。

还好,最后东来佛还是来了,他满脸沮丧,怒骂道:“东方昊那小浑蛋,竟然敢弑师,我和他没完!”

“究竟是怎么回事?”关山河问道。

“混蛋,安眠药买到假货了,吃完以后竟然不死,反倒欲火攻心,可能做了一些夸张的事情,东方昊那畜生就用丝袜把我吊死了。”东来佛五内俱焚,歇斯底里的怒吼。

“夸张的事情……”

“即使做了一些对不起他的事情,毕竟师徒一场,难道就不能忍耐一下吗?”东来佛看着众人的表情,知道自己并没有博得同情。

“可是,你总是欺负自己的徒弟,他吊死你也会感到很愉快吧。能让自己的徒弟愉快一下,你的死也算有价值了。”关山河说道。

“行了行了,东方昊也是为你好,如果你再晚来一会儿,我们就不等你了。”皇风一边说着,一边拍着怀里的猫,柔声道:“湘天梦盟主啊,你要乖乖哦,二十几年的老猫,也真少见。”

“唉,等一等。”众人大叫着,原来枫林玉已经不耐烦他们的聊天,自己向着奈何桥走去。

在奈何桥头他们停下来,枫林玉说道:“看到了吗?如果我们喝了那碗孟婆汤,就会忘记一切了。”

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老婆婆,正将手里的汤递给每一个鬼魂,之前还在争吵叫骂的鬼魂,一旦喝了那汤,立即变得安静柔顺。

“看来,我们要在这里发难了。”关山河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们集合所有人的精神能,先控制了孟婆,然后一起冲过去。”

众人一起点头,全都闭上眼睛,暗自凝结自己的精神能量,冷森森的幽冥空间,忽然被这突来的巨大精神力充斥,一些游荡到周围的鬼魂惨叫着被弹出老远,一时间奈何桥头乱成一片。

几个人正想要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忽然一人大声喊道:“等一等,等一等!”

一条黑影瞬间飞到,枫林玉睁开眼睛一看,竟是老熟人:“鬼王,你怎么还在这里?”

“哈哈,大魔神王,你还记得我,真是好荣幸啊。我现在在这里当官了。”鬼王说道:“我现在是冥王他老人家的私人秘书,鬼王这个称呼可千万别叫了,我在这里哪敢称王啊!”

“那么,你……”

“是这样,冥王有请。”鬼王说道。

枫林玉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里是冥王的地盘,如果他设个陷阱……”

“让冥王来见我们,我们是不会去的。如果不来,准备接招吧。”枫林玉大声说道,口气强硬。

“大魔神王,你真是误会了,其实冥王是一片好心,他老人家已经算到了你们的想法,打算成全你们。”

鬼王笑了一笑,低声道:“大魔神王,你知道吗?你每次轮回,都会给冥界造成很大的恐慌。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突破三界,不在五行了。只是你还没有想到,这次你想到了,冥王也绝不会阻拦你的,否则也不会把林烟儿像姑奶奶一样奉养起来。”

“烟儿还在这里?”枫林玉惊喜的喊道。

“可不是嘛,住在冥宫里,每天有几百个鬼女侍候着,好的不得了,冥王可是很有诚意哦,所以,这个……”

鬼王小心翼翼的看了枫林玉一眼,讪笑道:“你们各位都是人间界的头面人物,也算是半人半仙了,都是有地位的,大家有话好好说,千万别闹。你们这一闹,冥王大人脸面许是不好看,这个,拜托各位了!”

枫林玉几个人对看一眼,枫林玉坚定的说道:“不管真假,我是不能不管烟儿的,你们可以自己决定的。”

“哈哈,大家以你马首是瞻。”皇风狡猾的说道,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沾了魔王的光。

“前面带路。”枫林玉说道。

经过奈何桥时,众人当然不会傻到主动去喝那碗汤。

在鬼魂之中穿行,很快就走到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宫殿之前。

枫林玉老远的就看到那纤细的身影在宫殿门口处徘徊,他的眼睛湿润,飞快的向她跑过去,大叫道:“烟儿,烟儿!”

林烟儿呆了一呆,看清是枫林玉,眼泪立即流了下来,也飞快的向他奔去。

那并不太远的距离,在两人看来却相隔万里,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急切想要见到对方。

其实那也仅仅是几秒钟的事情,几秒钟之后,他们紧紧的搂在了一起。

“哥哥,哥哥……”林烟儿哽咽着,大声叫着枫林玉。枫林玉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用手摸着她的头发,也是泣不成声。

“请问,他真的是大魔神王吗?”鬼王在一旁小声的向关山河问道。

“如假包换。”关山河轻声说道。

“可是,魔王也会哭吗?”鬼王纳闷。

“你没长眼睛啊,不会自己看?”关山河不耐烦。

“干嘛那么凶,人家只是很好奇嘛。”鬼王委屈的说道。

关山河:“呃……”

枫林玉抓住林烟儿的肩头,将她推开一段距离,然后再拉近,仔仔细细的打量,在她脸庞上轻轻抚摸,生怕有一丝一毫的损伤,这样反反覆覆的观察好久,才柔声说道:“烟儿,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不和我商量就……”

“哥哥,只要你能记起我来,那就值得了。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找我。”林烟儿扑闪着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枫林玉,睫毛上还挂着闪亮的泪珠。

“烟儿……”

“哥哥……”

“烟儿,你在这里还好吗?”

“他们对我很好。就是等的很急,很想你。”

“烟儿……”

“哥哥……”

“烟儿……”

“哥哥……”

“他们什么时候结束啊?”东来佛小声的问神女孪月。

“我怎么知道!”神女孪月语气不善。

“你去提醒一下吧,你不是林烟儿的师父吗?”东来佛怂恿着。

“我才不去呢,我可不想得罪魔王。”孪月转过头去。

“你!”东来佛还想说什么,忽然听到一阵掌声啪啪啪的响了起来。

一个头戴王冠的年轻人走了出来,激动的说道:“果然有情有义,多么完美的爱情啊,真让人羡慕。各位大家好,我是冥王。”

“啊,你是冥王?这么年轻?”东来佛不相信的问道。

“实际上,我经常变换自己的造型。”冥王说着,走到枫林玉面前:“大魔神王,我们又见面了。”

枫林玉牵着林烟儿手,转过身来看着冥王,笑道:“你这家伙隐瞒了我好多事情啊。”

“不是隐瞒,我们冥界的人不会主动说出任何事情,这也是为了保持轮回的公平嘛。不过,这一次我会帮你的。”

冥王微微一笑,“你们这些人,按照自己在人世间的修炼程度,将保持一定的记忆,至于这只猫,它做了太多坏事,按照天地间万古不变的定律,我们冥界也有自己应对的法则。所以,它还不能轮回类,先做一只海豚吧。”

“海豚?”众人都叫了起来。

“很奇怪吗?海豚是动物界里智商很高的生命。要么就做大象,或者黑猩猩,你选吧。”冥王对那只猫说道:“只有先做几世的动物,赎够了你的罪,才可以重新做人。”

猫点了三下头。

“哦,他竟然要做黑猩猩?”冥王奇怪的看着那只猫,忽然恍然大笑起来:“你是觉得黑猩猩和人类比较像吧,嗯,那就让你做一只聪明的黑猩猩吧,智商设定在七十,和阿甘一样。”

“阿甘是谁啊?”关山河问道。

“这个……呵呵,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也忘记了。”冥王微微一笑:“各位,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如果你们还不同意,那就开打吧,我也不怕你们。”

“只能恢复一定的记忆吗?不能全部恢复?”皇风问道。

“贪心不足啊。”冥王摇头:“不过,你想一想,如果你一生下来就拥有全部人生的记忆,那是很痛苦的。你好意思吃你娘的奶吗?”

皇风想一想,自己一大把年纪,在人间界万民敬仰,如果像个婴孩一样叼着的,生活不能自理,每天看着为自己擦屁屁、换尿布、洗澡澡……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过东来佛却现出邪恶的笑容,众人一看他那笑容就知道他想什么了,都不禁在心里骂道:“老变态。”

冥王见众人都不说话,知道他们都同意了。但枫林玉却一直皱着眉头。

“大魔神王,正如鬼王所说,你已经超出了我的管理范围,所以,你可以恢复前世的所有记忆。不过这位女孩,我实在不能答应。”冥王指着林烟儿说道。

枫林玉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林烟儿也嘟起了嘴。

冥王来回走了几步,大声道:“我保证她最晚在二十岁的时候,一定会记起你,这样还不行吗?”

“我们要带一些信物。”枫林玉说道。

“什么?”

“这个。”枫林玉将两枚相思扣儿拿了出来,说道:“我们出生的时候,嘴里都要衔着这枚玉扣儿,能做到吗?”

“哈哈,这个容易,贾宝玉就是这样的。”冥王吁了一口气,“一言为定。

“冥界之路,开启!”冥王大叫一声,一条五彩斑斓的甬道出现在黑暗之中,东来佛迫不及待的叫跳了进去。

“他是个急性子。”冥王嘿嘿笑道:“不过,这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各位请吧。”

关山河、孪月和皇风对看一眼,都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了,三人一猫鱼贯而行,转眼间消失在甬道之中。

枫林玉和林烟儿却恋恋不舍,两个人商量了一会儿,枫林玉笑嘻嘻的对冥王说道:“冥王,我们两个想在这里住一段日子。”

“哦,老天,饶了我吧,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你懂不懂?”冥王嘶嚎起来。

“我们不打扰你,你把这条甬道开着,我们就在这里坐着,十天以后,当人间过去三十年,我们再走。”枫林玉说道。

“为什么是三十年?”冥王诧异。

“因为我们不想再和任何熟人有关联,三十年后,他们将不再记得我们。”林烟儿说道。

“随便你们吧,不过不准到处乱走啊,还有,不要让其他鬼魂进入这条甬道……”冥王看了看两人,转身踢了鬼王一脚,怒吼着离去了。

“看来,他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林烟儿笑道。

“称王称霸太久了,总会不太习惯的。”枫林玉微笑。

两人又紧紧搂在了一起,他们一刻不停的,喃喃细语,一直说满了冥界的十天。而在冥界一天,人间就是三年,当第十天结束的时候,人间三十年已经过去了。

五十年以后。

西元一万年,这一年皇允陛下去世,新皇帝登基,妖族和精灵族撤走了最后一点势力,整个大陆已经全部被人类占据。

人类的脚步经过了一万年之久,期间进行了无数次的内战外战,死伤无数,文明毁灭了几次,但最重还是延续了下来,这当然是极其值得庆祝的一天。

在枫叶之都东城门的小酒馆里,一位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她后面跟了一大群各种各样的男人。他们每一个人都流着口水,看那女子走进了小酒馆,霎时,小酒馆又被填满。

男人们开始流眼泪,有人坐在酒馆门口哭天喊地:“天啊,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样的美女啊,我怕我以后对女人失去了期望啊!”

过了一会儿,小酒馆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英俊帅气的大男孩搂着那美女走了出来。

“啊,大打击!”男人们怒吼起来,有人开始偷偷向那男子下黑手,但这两人身上仿佛有某种能量保护,任何攻击全部无效。

转眼间,两人消失在人群的视线之中,不管他们怎么快速的奔跑,最终还是无法赶上。

在枫叶之都的郊外,枫叶谷的冷山上面,午夜将近,月光凄美,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咻咻”几声,几颗美丽的烟花升上天空,接着是无数的烟花,天空瞬间被照耀得如同白昼,整个枫叶之都全都沸腾了,人们大喊大叫,奔相走告,“万禧年到了,出来庆祝吧!”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在这一天,人类所有的劣根性全都不见了,大街上,每一个人都向着另一个人敬酒,尽管他们从来都不认识。

在这一天,枫城所有的娱乐饮食场所全部免费,确切的说,是枫叶皇朝做东,让所有在枫城的人们彻底的高兴一次,也算是与民同乐吧。

这一天同样是结婚高峰期、怀孕高峰期、产子高峰期、恋爱高峰期……想一想,当日后说起结婚纪念日、怀孕纪念日、生日、爱情纪念日,是西元一万年那一天,那是多么的光荣和值得怀念啊。

甚至还有一些变态,在这一天自杀,因为他们的祭日将是西元一万年。当然,这类人是极少数的。

末罗神院的一位普通教士,却心惊胆颤的卧倒在冰冷的山石上,哀求道:“两位,冤有头债有主,虽然我也隶属于末罗神院,不过,我真的只负责结婚事宜,请你们……哇,不要杀我!”

“我知道你是最好的结婚司仪教士,今晚你有很多工作吧?”年轻男子问道。

教士立即哭丧了脸:“青山将军的大公子今天要结婚,已经定好了,还有北唐市长的小女儿也是我来主持,听说皇族……呜呜,我该怎么办啊?”

“哼,给我们主持婚礼也是你的荣幸。”少女举起小拳头,做威胁状。

“可是,你们不去教堂吗?”教士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男子说道:“你看。”

教士回过头来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在山顶上竟然有一座小型教堂,那是白色的、纯木质的,显然是刚建成不久的。

“不过,我要提醒你们,这枫叶谷、还有这冷山,可是关山河大侠的隐居之所,你们……”

“别废话。”少女怒瞪着教士,大声道:“快开始。”

三个人走近教堂,教士在门外等着,好一会儿,里面有人叫道:“进来吧。”

教士走进去,发现这小教堂装潢的竟是美轮美奂,墙壁上甚至还有很多明亮的宝石,一男一女都已经穿上礼服,教士看得呆住了。他主持了几十年的婚礼,但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新娘子和这么英俊的新郎。

“看傻了?”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却显得有些野蛮。倒是新郎很温和,笑道:“麻烦您了。”

“不,不麻烦。”教士站好自己的位置,还有些无法从这种美丽的震颤中苏醒过来,忍不住说道:“能给你们这一对璧人主持婚礼,我……我永生难忘。”他现在完全没有其他的想法了,恐惧、担心,全都不见了,只想认认真真的将这场婚礼准备完结。

“那么,请问新郎新娘的名字?”教士问道。

“她叫林烟儿。”新郎说道。

“他叫枫林玉。”新娘说道。

“怎么这么耳熟呢?”教士歪着脑袋想着,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最近枫叶大剧院上演一场爱情舞台剧,叫做《对不起,我爱你》,听说男女主角的名字就是……”他没有说下去,但发现新娘新郎两个人都笑了。

“那么,新郎枫林玉,你愿意从开始到最后,不论贫贱与富贵、不论疾病与健康、不论刮风下雨和风和日丽,以及其他任何情况下,都永远的爱着新娘林烟儿、照顾她、关心她,直到你们生命结束的那一天吗?”

“我愿意。”

“新娘林烟儿,你愿意从开始到最后,不论贫贱与富贵、不论疾病与健康、不论刮风下雨和风和日丽,以及其他任何情况下,都永远的爱着新郎枫林玉、照顾他、关心他,直到你们生命结束的那一天吗?”

“我愿意。”

“现在交换结婚戒指。”教士大声说道,他不是傻子,知道这两个人能在关山河的地盘举行婚礼,并且弄起这么大的规模,绝不是普通人物,他很期待他们的结婚戒指是什么样的,一定是镶嵌着大大的钻石吧!

不过令他大为奇怪的是,两个人却并没有交换戒指,而是各自拿出了一个玉扣儿,互相戴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这个……不交换戒指了吗?”教士诧异的问道。

“这个比戒指强一万倍。”新娘说道。

教士耸耸肩膀,很不以为然,但他还是大声的宣布道:“现在,我宣布,林烟儿和枫林玉成为合法夫妻,从此后一生共同生活,不离不弃,愿主保佑你们。”

“哥哥,我们终于在一起了。”林烟儿轻声说道。

“烟儿,以后,我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谁也无法分开我们。”枫林玉柔声回应。

两个人搂在一起,拥吻对方。

“啪啪啪啪!”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但是两个亲热的人却完全不在意,依然将那甜蜜的动作进行下去。

老教士回头一看,立即吓的晕过去了。

当今皇帝陛下皇风、大侠关山河、神女宁陵、东方佛院住持东方大师、枫叶武道院非雨圣剑士、紫云修道院院长青山紫云、还有末罗神院代院长维里大神官,全都静静的站在自己身后观看,这些人经常出入末罗神院,所以老教士都看过,但忽然间一起出现在这里,对于他一个低级的司仪教士来说,除了晕倒,没有更好的表达方式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教堂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仿佛是一场梦而已。不过,以后找老教士主持婚礼的人就更多了,他也有了更多炫耀的资本。

枫城里,人们都在猜测着,能让人类最顶尖的那些精英去参加的婚礼,新娘新郎究竟是什么人呢?

老教士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自己在教堂的墙壁上偷偷的挖走了好几块宝石,不过,他总是这样安慰自己:“显然,那是两位神仙般的人物留给自己的礼物,否则他们干嘛不拆掉教堂?”

至于林烟儿和枫林玉的名字,这位教士直到死去也从来没有透露过。但是在若干年以后,曾经有人在关外北地的一个山谷附近,见到过那传说中的一男一女,至于是否真有此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全书完

电脑访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