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大结局

    吴双坐在东郭晋身边:“东郭,你现在算的上是西夏的王孙了吧?”

  东郭晋对这件事还不太能接受:“嗯。”

  吴双说:“你们这王宫这么大,以后修修补补的地方一定很多的,你也知道,若论修砖补瓦的手艺,还是咱们中原工匠的手艺好,我打算在这里开家吴记的分店,卖一些中原的特产,以后王宫里有什么生意,你先考虑我啦,我给你回扣好了。”

  东郭晋瞪了她一眼,板着脸不说话。

  笑春风站在桃香的身后:“大小姐。”

  桃香看着谷主和红姑消失的方向:“爹他如今过得这么好,我也能放心了。”

  笑春风说:“没想到谷主这十几年来,竟作了西夏的国主。”

  “爹本就是个雄才伟略,聪明绝顶的人,我竟疑心他被桃萼给害死了,真是可笑。”桃香说:“你会来这里找我,也让我感到很意外。”

  笑春风淡淡一笑,并不说话。

  桃香说:“你若不觉得累,我们就动身回去吧,我可不能让那些妖精趁我不在,把三王爷的魂给勾走了。”

  “是。”

  在西夏住了半个多月,盖世等人心痒痒的想回中原,可谷主一直强留他们,几人私下商量,让南郭百手,东郭翠珑和红姑先留在这里,盖世他们悄悄溜回中原,众人的武**都不弱,再分几个方向走,然后在京城会合,谷主和大长老想追也追不了这么多。

  回到京城,吴双忙打发小宝去西夏开分店,东郭晋不知是不是受刺激太大,竟躲到庙里去清修去了,吴墉也圆了自己的心愿,和初桃一起在吴记的旁边开了一家药铺,天极回桃源去找屈先生,解决秦书沅的事,智慧一家在春风得意楼后面的小院过着其乐融融的日子,唐宝儿每天都在药铺帮忙,既是讨好吴墉,又方便监视盖世和初桃有没有眉来眼去。

  “无聊,真无聊!”盖世在街上懒洋洋的走着:“没人追杀,没架打,连奋斗目标都没有,高处不但不胜寒,还特别的无聊啊。”

  他挠挠头:“要不我干脆去巡视一下各处山寨,嗯,还是算了,遇到哭穷的,我身上好不容易从吴双那里农来的银子又保不住了,真是无聊啊。”

  不知不觉他走到银钩赌坊的门口:“长日漫漫无处消遣,赌两把好了。”

  盖世刚走进赌坊大门,就被一个垂头丧气的人给撞到,盖世一见这个人立刻转怒为喜:“邱公公。”

  邱枫色一看是盖世,心情也变好了:“盖小天!这段日子你到哪去了?”

  盖世说:“出去玩了一趟,怎么了?今天手气不好吗?别苦着脸,咱们去一品楼喝两杯怎么样?”

  到了一品楼,邱枫色依旧唉声叹气:“本想在走之前赢上一笔的,谁知不但输光了,还把公公给我买东西的钱也输了。”

  输光了银子倒是不假,邱枫色如今大声说出来,是想让一直巴结他的盖世,帮他把这笔银子给填上。

  盖世倒不着急接他的茬:“走?你要去哪儿?”

  “我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我跟的那位公公,是皇上身边最红的一位,如今皇上赐了这位公公姓郑,还给了公公几艘船,让公公到海上去玩玩,扬我皇朝威风,我要跟着上船去伺候郑公公。”邱枫色说:“公公让我出来买些礼品笼络一下跟着出海的官员,谁知银子都输光了。”

  “这个包在我身上。”盖世将手搭在邱枫色肩上,很豪爽的说,他贼贼的一笑:“不过邱兄,咱俩关系这么铁,你介不介意在走之前完成小弟一个小小的心愿?”

  邱枫色也不急着答应:“什么心愿?你说来听听。”

  盖世说:“小弟还没见过海呢,你能不能在船上给小弟谋个职位,让小弟也跟着去开开眼。”

  想着船上要招一批杂役,而自己这些日子也从盖世那得了不少好处,爽快的答应了:“没问题。”

  盖世掏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给邱枫色。

  过了几天,邱枫色通知盖世到衙门报到,领取文书,正是成为船上的杂役。

  盖世得意洋洋的拿着文书回吴记棺材铺,吴双抢过他手中的纸一看,冷笑着扔回给盖世:“当个杂役也能把你美成这样?”

  盖世小心的收好文书:“我可是要坐着皇上御赐的宝船出海兜风啊,吃喝拉撒朝廷全包,还有银子拿,这样的好事轮的到你吗?”

  从山上回来的东郭晋和智慧正在院中扎纸人,他说:“大当家,你不会只想做杂役这么简单吧?”

  盖世得意的说:“知我者,东郭也。我现在已是绿林总头把子,少林方丈美我管的人多,武当掌门没我管的地方大,我才二十岁就有了这样的成就,我的事业已到了别人一生也无法到达的高度。”

  他看了吴双一眼:“这个别人说的就是你啦。”

  不等吴双发火,他又转头对东郭晋和智慧说:“听说海上有很多海盗,纵横四海很是威风,等上了船,我便抢他一艘,扬帆远航去会会那些海盗。”

  “痴人说梦。”吴双白了他一眼,转身出去。

  智慧说:“你不要看着我,我不去,我还有妻儿要养,还是安心在这里赚钱的好。”

  盖世看着东郭晋:“你这个西夏王孙,一定是不肯去冒险的,我知道,我理解,你不用说了。”

  不等东郭晋说话,他已经大踏步的往外走:“一望无际的大海,辽阔的天空,我来啦!”

  又过了半个多月,盖世被通知去衙门集合,领了杂役服后,乘大马车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到港口上船。

  他被分到了第二艘船上,他和其他杂役船员在甲板上聊天。

  有人拍拍盖世的肩:“这位小哥,你也是这艘船的杂役啊?以后请多关照。”

  盖世回头一看,是一身杂役打扮的吴双:“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吴双贼贼的一笑:“我听那些大食来的商人说,我们这儿的丝绸和瓷器,运到他们那里去,可以卖到上百倍的价钱,可是丝绸之路穿沙漠很危险,我想跟着船队走走看,如果没那么危险,我就弄艘船来运货。”

  盖世看看吴双身后的东郭晋:“你又上船来做什么?”

  “男儿志在四方……”东郭晋说。

  “别睁着眼说瞎话啊。”盖世打断他。

  东郭晋压低声音,用眼角瞄吴双:“船上这么多男人,我不放心。”

  盖世在他肩头打了一拳:“臭小子!”

  上了船,盖世他们被派到厨房帮忙,杂役长指着一位年轻公公说:“这位是负责厨房的唐公公。”

  他又指指另一位较瘦弱的太监说:“这位是陶公公,你们三个要好好听这两位公公的吩咐。”

  “是。”

  等杂役长走后,盖世就跳了起来:“唐宝儿,初桃,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唐宝儿得意的说:“有东郭舅舅帮忙,这点小事,当然很容易啦。”

  盖世说:“你们上船来做什么?下船回去。”

  “听说有些海岛上的女人,会抢过路船上的男人回去做相公的,你武**这么差,我不看着你怎么放心啊?”唐宝儿说。

  初桃不甘示弱的说:“你从来没有出过海,我要跟来照顾你的嘛。”

  “我是来做杂役,不是来做少爷的。”盖世说:“你们回去吧。”

  外面有人大声喊:“扬帆,启航!”

  吴双一脸幸灾乐祸:“看来是回不去了。”

  唐宝儿看了初桃一眼:“去甲板上多看两眼吧,若有人输了,一闭眼跳进海里,那就永远也看不到中原了。”

  初桃也冷笑道:“鹿死谁手还说不清楚呢。”

  吴双拿出一个纸包给盖世:“我做的,蒙汗药,加在晚饭里。”

  盖世接过纸包:“船上的人都昏了,那谁来开船啊?”

  东郭晋说:“听到大当家你说有意在海上大展宏图,我们便联络了各个山寨,其中有不少有意追随大当家的,我们安排他们事先躲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岛上,约莫入夜时分就能到达了,我们在晚饭里做了手脚,然后将这艘船趁着夜色驶到那个小岛上,将船上换上我们的人,那不就大**告成了。”

  船入大海,有海鸥盘旋,海豚嬉戏。

  “好可爱啊。”唐宝儿看着船边的海豚。

  东郭晋眯着眼:“没想到海上的风光这么美。”

  盖世说:“只要你们跟着我,大家齐心协力,以后在海上逍遥快活的日子多的是。”

  天空是蓝色的,大海也是蓝色的,若非那一朵朵白云,层层浪花,真让人分不清哪边是天,哪边是海,轻风微拂,心的旅程就在这令人炫目的蔚蓝中展开。

活动体验炫彩版赢Q币中奖名单!点击这里查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