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可问题是,还不等明傲世在这里主意定没定,安容带来的消息却让明傲世头一次有了抓狂的举动。

“你说什么?林旭不在林府?那其他地方呢?”明傲世的声音虽然还是冷静如常,但是听在安容耳中只觉得这话中透着丝丝寒气,让人的心都能冻冰了。

“林大人平日去的地方都已经找过了,他都不在那些地方,奴才已经派人再到其他地方去找了,一有消息,马上就会回报。”安容屏息答道。

“不在吗?”明傲世重复道,手中的书页早已被他揉得皱皱巴巴,就差把那本书当成林旭那厮给挫骨扬灰了。

“是不在林大人常去的地方,请陛下息怒,一旦有了林大人的行踪,奴才马上就来回报。”安容赶紧说道。

“朕在生气吗?”明傲世冷冷地说道。

安容明白自己的无意之间可能说错了话,却不知道该如何挽救,只能说道:“奴才、奴才……”

明傲世狠狠地把书甩到桌案上,那声响惊得安容惴惴不安,“找!接着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朕找出来!听到没有!”

“是、是,奴才明白。”安容急忙应道,然后借口找人赶紧离开了这个随时可能会丢掉小命的地方。

看着安容惊慌失措地离开,明傲世更是将怒气完全发泄到了那本无辜的杂书上,将那本书扫落到地上,复又狠狠地踩了几脚,但这也不足平息明傲世的怒气。

“林旭!你好样的!竟然还敢跑得不见踪影,待朕找到了你,绝对不会轻饶你!”

只是可怜那本书代替林旭成了挫骨扬灰的命运。

或许明傲世的怒气能够传达给自认为在安全地点内的林旭,虽然现在是大太阳在照着,但是林旭还是能感到身上的阵阵冷意,就连摆放在面前的丰盛菜肴都没有胃口。

“怎么了?可是不合胃口?”离公子看着林旭面前没有动了多少的菜肴,出声问道。

“啊?不是,不是。”林旭慌忙答道,便开始低头苦吃起来。

离公子看林旭吃的差不多时,才开始进入正题,“不知林公子为何突然来到在下这里?要知道一开始林公子……”

林旭当然明白他的疑虑,任谁大清早的好觉地被吵醒,也得需要一个原因吧,可是林旭能说吗?当然不能说,他除非是不要命了,这件事情当然不能吐口,尤其是碰到这样狡猾多端的狐狸,一个不小心被他利用了就不好了。

“难道离公子不欢迎在下前来吗?”林旭反问道。

“呵呵,林公子多虑了,在下当然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林公子来的如此突兀,在下难免有所好奇罢了。”离公子笑眯眯地回道。

林旭明白与其和这个狐狸绕弯子最后把自己给绕进去,倒不如自己先掌握主动权比较好,“在下这次实在是有求于公子才会冒昧前来……”

“那么不知林公子究竟所谓何事会慌忙如此,以至于……才会躲避到在下这里?”只可惜离公子不是那么轻易好打发的,步步紧逼地问道。

林旭见到这位主儿着实不是那么好蒙混过去,心中暗骂不已,但是口中却回道:“在下因何事会来到这里离公子想必也会清楚……”

“难道皇帝因为柳宰相一事已经容不下林兄了吗?”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林旭没有吭声,对于这件事就将错就错了,他可不想少活几年将昨夜的事情宣传地到处都是,这不是找死吗?看到离公子了然的眼神,林旭便知道他所想的和自己做的完全是两码事,不过这厮也无意去辩解什么。

其实离公子心下还存有疑虑,毕竟自己还未接到消息说皇帝准备将林旭如何如何,但是此时林旭撞上门来,对于离公子来说则是正中下怀,所以——原因可以以后再查,因为离公子对自己怀有很强的自信,因此他不怕林旭会玩出什么花样儿来。

“呵……,”离公子轻声一笑,“既然在下之前已经做出了承诺,那么当然不会拒绝林公子的要求,不知林公子想去往何处呢?”刚一说完这句,离公子看到林旭欲言又止的神情后,了然一笑道:“在下自有一处地方,那里很安全,也很隐蔽……,不会轻易让人找到。”

林旭对于这话的真实程度其实还是心里没底的,毕竟若那位皇帝真的发起狠来将明昊翻个底朝天的话,这离公子还能把他送到外星球去?所以这话,林旭也就是听听,并不放在心上,他只不过想先暂时找个地方避避风头而已,至于以后……那就走一步再看一步吧。

既然有求于人,那么还是客气一点的好,“如此……就多谢离公子了。”

离公子听后微微一笑道:“林公子言重了,既然如此,那就事不迟疑,在下尽早将林公子先送出京城吧,恐怕迟则生变。”

所以,当明傲世在京城遍寻不到他时,林旭已经晃晃悠悠地出了京城了,不说他一路之上的辛苦,但若是与安容相比,安容倒宁愿与他换换地方,就算明傲世一开始还对那夜的冲击没有缓过神来,但是在过了两天之后还是没有林旭的消息后,明傲世要是再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他这皇帝就白当了。

不过,明傲世万万没有想到林旭的胆子竟然大到如此程度,竟然敢畏“罪”潜逃,这、这简直是……,反正无法形容明傲世在听到此事时的表情,用一句老话来形容那就是三岁小孩看到了都会哭的。

“找!继续找!京城找不到,那就在全明昊找,无论怎样也要把林旭给朕找出来!”明傲世冲着安容大吼道。

此时的安容也已经顾不上注意皇帝的神态,而是战战兢兢地赶紧领命而去,同时,明傲世将御案上的一块千金难买的砚台掷于地下,摔了个粉碎。

“林旭!朕绝不饶你!”

“怎么了?可是身体有所不适?”离公子笑意盈盈地问道。

“啊?”正在马车内眺望远处景色的林旭听到离公子如此问他,不由扭过头来傻傻地发出了一个无意义词,而这时的他们早已逃脱了京城范围内的严密搜索。

“在下看到林公子神色不愉,莫非是身体有所不适?”离公子再次重复问道。

“啊?没有,没有,身体很好。”林旭连声回道,说实在的,这一路上他很是头痛和这位离公子打交道。

“对了,”离公子突然说道:“这么久以来还未告知林公子在下的名讳,在下并非姓离。”

咦?不姓离?那干嘛都称呼你离公子?

“在下姓双火炎,名木字离,因为在外通常都用火重离这个名字,所以大家才称呼在下为‘离公子’。”离公子,不,炎樆笑眯眯地说道。

哎?

——第一部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