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花雨下的人

苏夜雪又走了几步,才回过头看了一眼,朝着踉跄的醉人走去,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打抱不平:“你说你堂堂七尺男儿,就不能走快一点?菀宁扶着你很累啊!”

“夜雪,裴大哥喝醉了……”菀宁开口制止苏夜雪的义愤填膺。

裴逸轩被苏夜雪说得越发的恼,奋力地挣开菀宁的搀扶,自个儿却狼狈地撞在身后的墙上。然而目光扫过眼前的两个人,他竟一脸苦恼地倚墙滑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干脆把脸埋进手臂里:天呐,怎么又是两个苏夜雪!

酒意熏得脑袋沉沉,雨滴答滴答地拍打着廊瓦,如同钟磬萦绕。

裴逸轩已不清楚自己身处何处,那个夜里是否有雨声他不记得了,就听到苏夜雪一遍遍唱着同一个曲子。一定是喝了酒的缘故,那支曲子此刻在耳边不停回响,却虚无缥缈。

不远处似乎有落叶,眼前便显现出一片蓝紫色的花雨。花雨里有一个小厮打扮的苏夜雪,傻乐傻乐地笑着,侧着脑袋看着花雨洒下。

裴逸轩苦恼地挠着脑袋,明明仅看了一眼,他竟能记得如此清晰。

有人在摇晃他,有人在叫他。裴逸轩听不清是谁的声音,也不愿抬头看看,要是再看到两个苏夜雪,他怕是要疯掉了。

“裴逸轩!”

这一声吼得惊天动地的,让坐在地上埋头苦恼的裴逸轩为之一震。不知怎么的,裴逸轩摇摇晃晃站起来,扯住摇晃自己的手将身侧的人拉进怀里。

看着裴逸轩站起来,苏夜雪迅速躲开两步,紧接着看见裴逸轩将菀宁扯进了怀里,苏夜雪惊讶地瞪大双眼,下一刻却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别喊了!真烦人!”裴逸轩烦躁地命令。

“裴大哥……裴大哥,放开我……”菀宁剧烈地挣扎,却被裴逸轩抱得更紧。裴逸轩无力地开口:“苏夜雪,除了气我你还会什么?”

此言一出,一旁打算看热闹的苏夜雪嘴角抽了抽,露出一脸无辜的苦笑。

裴逸轩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实在奇怪,他说这句话时,早已想到苏夜雪那暴跳如雷的样子,也想好如何应对她的反驳。然而刚刚挣扎得剧烈的人,竟诡异地安静下来……

酒意又上来,打断了他的思绪,然后裴逸轩开心一笑,抬手拍了拍怀中人背上的长发:“嗯,真乖!”

菀宁的头埋在裴逸轩的怀里,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不管菀宁怎么想,苏夜雪狠狠朝着裴逸轩翻了一记白眼,即便此刻她是个“旁观者”,但她依然觉得自己快要被气厥过去了。

头很沉,裴逸轩歪了歪脑袋,左脸倚靠在怀中人的青丝上。一双眼睛都快闭上了,却又似留恋的看着什么地方,吐着自言自语的醉话:“凌风如此待你,又为何非要回去?”

苏夜雪顿时烦躁起来:又是易凌风,又是易凌风!裴逸轩,你又发什么疯?为什么非要在我和易凌风的朋友情谊之间加注这些东西?

懒得再理会,也已没有了“看好戏”的心情,苏夜雪转身想要离开。又不知裴逸轩是中了什么邪,竟吟其诗来了。

裴逸轩的眼皮沉重得他几乎快睡着了,声音却前所未有的认真:“不识醉花不识景,还笑老头乃痴人……苏夜雪,那日……那日在满堂红林子里,蓝紫色花雨笼罩着你,是我此生最美的风景……”

说罢,他便苦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