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远去的古城

  夜幕降临,天使学院北门口的小广场,独孤冷和九方星殒静静地坐在台阶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灰暗的天空……

  “小冷啊,你的成长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你的表现足以证明你已经是一名优秀的天使了……”九方星殒拍了拍独孤冷的肩膀,感叹着说道。

  “九方长官,我真的很想知道我和夜雨冷星长官到底有怎样的联系,冷星千鸟的灵力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我战斗……”独孤冷一脸的迷惑,太多的问题让他找不到答案……

  “小冷啊,时机成熟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答案了,现在你只要记住自己的奋斗目标就足够了,要知道,很多人都在关注着你啊!”远处传来了阵阵脚步声,九方星殒朝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了看,无奈地摇摇头站了起来,“好了,小冷,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哟?这不是星殒老弟嘛,这么晚还没休息啊!”转身准备离开的九方星殒正碰上朝这边走来的朱阳瑞信。

  “呵呵……朱阳副院长不也是一样吗?”九方星殒笑了笑,平和的语气中略带一丝尖锐。

  “呵呵……老同学见面就是亲切啊!”已经换上院长天使制服的钟离树声从朱阳瑞信的身后走了出来。

  “原来钟离院长也在啊,既然这样就不打扰二位办正事了……”九方星殒一个瞬移消失在了夜色中,“再会了……”

  “小子,你果然躲在这里啊!”朱阳瑞信走到独孤冷的身后,习惯性地提了提裤子。

  “哦?朱阳老师?”独孤冷看到朱阳瑞信,赶忙礼貌地站了起来,恰巧又看到了他身后的钟离树声,“钟离副院长也在啊……”

  “怎么还叫副院长啊,树声已经正式接替钟离昌顺院长成为天使学院的新任院长喽!”朱阳瑞信笑了笑说道。

  “啊?对不起,钟离院长……”独孤冷这才注意到,钟离树声今天穿的天使制服与往日不同。

  “呵呵,没关系,慢慢就会习惯的。”钟离树声笑着点了点头。   “呵呵……”独孤冷也跟着笑了起来。

  “独孤冷啊,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啊,作为院长,我要代表天使学院感谢你!”钟离树声语气温和地说道,“我相信总有一天,天使学院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钟离院长,您太过奖了……”受到钟离树声如此的肯定,独孤冷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独孤冷啊,有件事情你必须要记住……”钟离树声收起笑容,语调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在与左丘纤纤战斗时出现的那股强大的冰雪属性灵力是来自于你的体内吧!”   “恩……”独孤冷点了点头。

  “今后都不要再使用它了……”钟离树声撇了撇嘴,“你必须答应我!”   “好……好吧!”独孤冷愣了一下,迷茫地点了点头。

  “好,那就加油吧,独孤冷!”钟离树声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北门口的小广场上只剩下独孤冷和朱阳瑞信两个人……

  “小子,你一定在为体内的那个灵力而感到迷惑吧!”朱阳瑞信笑着走到独孤冷的身边,提了提裤子,坐在了台阶上,“与其让你一直这样迷惑下去,还不如直接告诉你真相呢,不过要注意保密哦!”   “恩!”独孤冷一下子来了精神,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身上的那股强大的灵力来自于冷星千鸟,是原天使第八军团司令长官夜雨冷星的灵源,由于一些原因,夜雨冷星在很多年前被司法天使团判了重罪,所以他的灵源冷星千鸟也被视为危险灵源而被严禁使用,刚刚树声不准你再使用这个灵力就是由于这个原因……”朱阳瑞信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你之前戴的那个雪花形的护身符其实就是夜雨冷星的遗物,是用来封印灵力的,你父亲送那个给你就是为了防止别人知道冷星千鸟在你的体内,也正是由于那个护身符的存在,你的灵力一开始看起来十分弱小,而那个护身符碎了之后,夜雨疾风,夜雨寒霜,药师清荷和九方星殒四位司令长官合力用四方圣结界封印了你体内的冷星千鸟,目的也是怕你到了天使学院之后,被别人发现冷星千鸟在你的体内,对了,你失去对那个小丫头的记忆,就是四方圣结界的副作用造成的……”

  “朱阳老师,我还是有点儿……听不太懂……”独孤冷的脑子里一下子乱作一团,“既然又是封印又是结界的,为什么上次我还是用出了冷星千鸟,而且我对小璇子的记忆也已经恢复了啊!”

  “这个我也很奇怪,总之现在四方圣结界已经失效了……”朱阳瑞信突然笑了起来,“冷星千鸟不是一般的灵源,由于力量过于强大,几乎找不到完全封印它的方法,所以与其靠别人,还不如靠自己,记住,再也不要使用冷星千鸟了,明白吗?”

  “明……明白了……”独孤冷还是第一次听到朱阳瑞信用命令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明白就好,其实呢,即使没有冷星千鸟的帮助,凭借你的灵源雪狼牙也完全可以让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天使,那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力量!”朱阳瑞信恢复了往日的笑容,“把手伸出来!”   “啊?”独孤冷迷迷糊糊地伸出了右手。   “呵!”朱阳瑞信突然在独孤冷的手臂上用力一按。

  “啊!”一股钻心的疼痛感袭来,独孤冷赶忙收回了手。

  “呵呵……给你留个记号,省得你忘记了!”朱阳瑞信说完转身瞬移开了。

  “哦?”独孤冷伸开手臂,上面是一个火红色的“禁”字,“唉……说也不说明白些,不用就不用嘛!”

  两年多的时间,天津站也换了样子,由断弦一,尉迟富和谷梁杰组成的实习二组已经坐上了开往天使第七军团本部所在地哈尔滨的火车,而实习一组的独孤冷,药师海林和杜康家铭还拿着行李静静地坐在候车室里,没有了紧张的考核和恼人的阴谋,蓝琪秋儿的样子又浮现在独孤冷的脑海中……

  “小冷,想什么呢?”药师海林见独孤冷半晌没说一句话,微笑着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还用说嘛,当然是在想天津那个妹儿喽!”还没等独孤冷说话,一旁的杜康家铭撇了撇嘴说道,“我说小冷啊,你们分开都好久喽,男人嘛,拿得起放得下,怎么像个婆娘一样撒!”

  “你胡说什么啊,老杜!”被拆穿心事的独孤冷一下子尴尬起来。

  “其实,如果真的有缘分,即使你走到千里之外,最后也会在某个地方和她不期而遇,如果缘分不再,即使是擦肩而过,也会形同路人,你的缘分还没到,有啥子好悲伤的嘛?”杜康家铭不屑地晃了晃大脑袋,“真搞不懂你们啊!”

  “老杜,心碎了还可以复原吗?”独孤冷突然若有所思地问道。

  “当然!只要心还没死,即使碎了也可以拿胶水粘起来撒!”杜康家铭笑嘻嘻地说道。

  “呵呵……”独孤冷也跟着笑了起来,“可是……这种胶水在哪儿才能买得到呢?”

  “我咋子晓得嘛,自己去找撒!”杜康家铭抻着懒腰站了起来,“时间快到了,准备出发喽!”   “恩……”独孤冷用力地点了点头。

  检票口上方的电子显示器上终于出现了独孤冷等人的车次,三人拿起行李缓缓地朝检票口走去。

  一列火车缓缓地驶出了天津站,望着那渐渐远去的古城,独孤冷感慨万千,他突然意识到,天津或许不过是自己人生旅途中的一处车站,匆匆地来,匆匆地去,匆匆的过客,匆匆的心碎,脱去稚气的独孤冷俨然成为了一只真正的极地苍狼……

  火车一路飞驰,朝着一个崭新而陌生的方向,在那里,一段新的传说即将开始……   ——月狼天使之天使学院篇(终)   ——下一篇月狼天使之迦楼罗篇    起点中文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