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王者的血

结束了与飞桥的对话,江海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他真的没有想到,飞桥之所以成为流浪军,全都是拜江海所赐。当时江海与随风的争端中,泄愤的毁了一座双子城。这座城市便是牵制飞桥对手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力量。江海无意之间打破了这种平衡,也让飞桥在争端中不幸落败。真的证了休斯所讲,江海的一个喷嚏,的确震动不小。 毁了一个前世高手,之后这家伙还是不是以后的飞侠,江海就不清楚了。只是他知道,如果飞桥想再成为飞侠,要比前世努力百倍了。一丝淡淡的愧疚扰的江海有些心神不宁,便匆匆的完成了与飞桥的对话。

帮助飞桥建立一座城市换取一个稀有的专业人才,江海拒绝了。他不会为自己培养一个对手,他知道,这不经意间结的仇,看起来他并不在意,不过江海不想冒一点点的风险。他现在的阻碍够多了。

此时的飞桥还没有成为后世的飞侠,他对江海的态度是敬畏的,仰视的。但哪怕他态度躬谦,江海也没答应给他一个希望。一个恢复他成为后世飞侠的希望。

江海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过残酷了,而且这种残酷建立在他预知结局的情况下。如果他不知道飞桥是谁,他可能想都不想便交易了。就是他知道,自己的一个动作,便可能又一次让飞桥成为后世的闪电游侠。他不是不敢,而是不想,更冷酷的讲便是没必要。

“你放弃那个灵魂重塑师了?”姬衍有些不解的问道。

江海此时背对着姬衍,看着墙壁上的油画,没有言语。

过了良久,江海转过身来,冷冷的说道:“通知萨格拉斯,截杀飞桥。”

“什么?你要抢那个专业人才?”姬衍有些吃惊,江海会有这个想法。

江海点点头,但他知道,他不仅仅是要这个人才,跟重要的是,他想把飞桥踩入深渊,再也无法翻身了。

“可是,你这做是不是……”姬衍也评价不出,眼前似乎不是他认识的表哥了,也不是他了解的那个善良热血又有些冲动的家伙了。这个人,似乎在潜移默化中,变得有些……可怕。

“为什么这么做?”姬衍有些不甘,追问道,不过声音却小了很多。

江海心中才是真正的挣扎,因为他知道结局的。他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是之后无限真实的存在。你们把它当做一款休闲娱乐的游戏。而我知道,这是全部的生命啊!可是他不能说。他也无法确认,就一定要这么做么?可是有一种声音告诉他,江海,如果你想成就一番地位,有一些是必须抛弃的东西。

“这不就是休斯所说的么?难道开始认同他了么?还是走到这个位置必然领悟的东西?”江海不断的问自己,只是他无法说服自己,再一次为自己的随性而走错路,经过他最缜密的思考后,他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杀掉飞桥,然后抢夺灵魂重塑师。

“消灭了一个潜在的威胁,还得到了对城市大有裨益的人才,还会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么?”江海问向姬衍道。

姬衍呆住了,这次是彻底的呆住了,嘴唇颤抖的说不出话来,他不理解今天的江海为什么突然这么做。只是他感觉江海在经历了大混乱后,和他自己本身越行越远了。而到今天,他才真正发现,江海已变得有些陌生。甚至他口里所谓的最佳方法,自己也无法去反驳。

“去做吧,有些事情你不会明白的。”江海没再看姬衍,只是有些消沉的坐了下去,心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将会多么残酷,我不想再经历失败了。

姬衍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住的自己的身体,再后退,好像自己脑海中拼命否认江海的这个做法,而行动上却又一步一步的在认同他。最终姬衍消失在江海的视线中,江海知道,一个英雄即将落幕!

此时的江海想要继续工作,继续打理迷惘之城的一切。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他觉得自己在堕落。是的,这个词听起来可笑的很,可是他就是这么觉得的。“难道想要成功的手段必须要如此么?”江海质问自己,不过还是在拼命的说服心中的不断提醒他的声音。如果是龙百盛、是浪子逍遥、是长空、是天妒还是傲天等等,不管是谁都会这么做吧?江海觉得的确如此。

………….

萨格拉斯的大军已经截住了飞桥那一丝可怜的力量,飞桥看了看这位骨头组成的史诗英雄和背后充满杀气的角斗士大军,摇头苦笑,他之所以尽释前嫌来找江海,是因为他觉得能给他这个承诺的人中,江海是最为磊落的,不过见到此景,只能道:“江海啊,果然是我错了。还认为你是我认识的大陆名人中,唯一的英雄,走眼了啊。”

“是么?”空中闪过一道黑影,江海一收披风,落地击起了一阵尘土。

“你?”飞桥看到江海,有些惊诧,他不认为江海会淡薄到亲眼看着这种事情的发生?不管是为了杀人夺宝,还是消灭潜在威胁,都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情啊。能亲自前来的人,更是可怕啊。

可这时江海笑了,道:“我想这种事情还真的不适合我,我改变主意了。不管我这么做是对是错,我给你一个希望!”

“什么?”飞桥有些不解,到底是什么让江海如此短的时间改变了自己的心态,可是眼前的他的确不像在开玩笑。

“没有什么,飞桥。哪怕你将来会成为我的敌人,我不后悔给你这个机会。”江海后半句在心中说道:毕竟以后的事情还没有发生,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成功的心不会只有一种,而我选择坚持自己的心。别让我失望啊,飞桥。

“果然,我还是没看错你。”

“看错什么?”

飞桥认真的回答道:“你知道,真正王者的血,是热的!”

江海拍了下飞桥的肩膀:“少拍我马屁还搞煽情,人才拿来!”

“呵呵,你这个土匪,波尔金!”飞桥叫道。

从飞桥的身后走出了一个瘦小的男孩,江海奇道:“他就是灵魂重塑师?”

“是啊,很厉害的灵魂重塑师呢。”飞桥拍了拍刚到他胸口的脑袋。

江海贴过去耳语道:“你这是拐卖幼童啊,我说怎么死了心跟随你这个没前途的流浪呢,孩子你都骗。”

“去你的。”飞桥给了江海一拳。

飞桥的故事便这么收尾了,建城的事情江海交给了姬衍去办,而波尔金也成功的归属了迷惘之城。灵魂重塑师没有等级,没有能力偏斜,仅仅是一种天赋,不是技术。他们可以帮死去的降临者,将灵魂重塑,重新植入肉体之中。

江海看着建起的重生祭坛,一根高大的图腾柱四周摆满了冒着橙色火焰的篝火。神秘的铭文刻画在祭坛上的每个角落。终于,迷惘之城有跟系统城市争抢流浪军的能力了。因为流浪军的死亡几率极大,如果打定主意在一个地区发展,选择拥有重生祭坛的地方是最为方便的。而且,死亡地区与哪里的重生祭坛最近,没有自主选择的话,就会自动将灵魂传送到那里。这样便强迫了附近的玩家,一旦不幸死亡,就被迷惘之城强行吸收了。

迷惘之城前期的五百个晶石路灯也在举办斗兽的前一天,全部铺设好了。迷惘之城的空中也源源不断的飞来血蝙蝠,流动人口暴增。这只是前一天,江海根本无法预料第二天将是什么情形。

“实在是太火了吧,真的要搞世界杯啊?”江海实在低估了大家看热闹的闲心,加上迷惘之城的影响力,这次斗兽想不火都难。不过这样让休斯又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办这种娱乐活动实在是有些太欠考虑了。

不过江海却说道:“算了算了,反正都已经破了你那个所谓的心理压迫了。索性我们反其道而行之,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啊?”

休斯没有争论,看来是默认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