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信拉倒

即墨幽邪坐到了chuang边伸手轻轻蹭着她的脸,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有些沉重道“她的心脏在我这儿”说罢,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什么?”皇天奇震惊的看着他,挖了挖自己的耳朵“你在说一遍,我刚才好像有点耳鸣”

即墨幽邪叹了口气,看着他“说多少遍都是这样,我知道你听清了”

“不是,你知道这个消息对于我来说是有多震撼吗?几千年前,她,蔷薇花神,我皇天奇亲眼所见她被打的魂飞魄散,现在她完好无损的在我面前,然后又跟我说她没有心脏,她的心脏在你这里,一个人*到这个地步,我也真的是无话可说了,既然她的心脏在你这里,那你的心脏呢?”他指着chuang上的梓瑾语气中带着几分激动。

即墨幽邪闭了闭眼,看着chuang上脸色惨白的梓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淡淡的起身“你还是先关心一下你妖界的事吧”

他见他没有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妖界又出什么事情了“妖界怎么了?”

即墨幽邪轻笑了下,挑了挑眉“怎么看来你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去管理这个妖界啊”

皇天奇笑了笑,转身朝着殿中间的茶桌走去,倒了两杯茶,将其中的一杯推向了即墨幽邪“原本就是老头硬逼着继承的,现在他走了,我又何苦为自己增添烦恼”说罢喝了一口手中的茶,嘴角透漏着许些苦涩。

“妖界大肆伤害人类,虽只是一些低劣的妖种,但是你确定任由他们发展下去?”即墨幽邪转动着手中的茶杯,却没有喝,他不爱喝茶,茶对于他来说只有涩,没有其他。

皇天奇微微勾了勾唇角“看来妖界的天也要开始变了,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了,这下可得好好的动一动了”

即墨幽邪轻笑了声,转头看向了chuang上的梓瑾,眼眸微眯“等解决了妖界的事,来人界走走吧”

他猛的偏头看向了即墨幽邪,这是他第一次邀他吧,呵,还真是奇事了,起身走向了门外“既是你邀,本尊必赴”说罢,大笑走出了妖骨殿,他该去清理下妖界那些每天闲的快要发霉,没事找事的人了,这殿还是留给那对小情侣吧。

皇天奇走后,即墨幽邪狠狠的闭上了眼,手中握着的茶杯顷刻之前灰飞烟灭,他终究还是护不了她。

狼族

有了花仙的帮忙他们很快就擒住了狼北司,离浅看了一眼被压制在地上的狼王,眼中闪过一道暗光,没等其他人有所反应手中的镰刀便直接挥向了他,灰飞魄散。

“喂,你干嘛弄死他啊”贺兰子烨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不然等他东山再起,来弄死我们啊”离浅白了他一眼,这小子到底懂不懂什么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啊。

“也是”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非非,道“非非怎么办?”

离浅皱了皱眉,刚才非非的表现很明显她是一只兔精,而且她身上的封印也应该解开了,估计是一时受不了体内的灵力,导致休眠。

狼冷乐走到几人面前“先出去再说,这画已经快支撑不了多久了”说罢,看向了他们身后的五位花仙,她们淡淡的扶了个礼便直接离开了。

剩下几人也直接离开了画,回到了狼族却没有想到传来一阵一阵的血腥味,狼冷乐快速的在狼族奔走了一圈,才发现狼族已经被血洗了。

独孤发现她回来后脸色惨白,有些担忧道“怎么了”

“狼族被血洗了”她有些支撑不住直接倒在地上,她就算再恨狼族但毕竟这里是她土生土长的地方,她没有理由恨到狼族被血洗了她还是能够一副淡然的样子,她也只是一个女人,她还没有坚强到心如铁一般。

离浅看了一眼周围,抿了抿唇或许她知道是谁干的,也就只有他才会如此嗜血,理由就是梓瑾。

独孤上前将她扶了起来,她本就从小生活在人界,再加上狼本就是冷血动物,对她来说狼族对于她只有厌恶没有其他“母亲,我们一起回人界吧”

她摇了摇头,有些惨白的笑了笑“你们回去吧,我想呆在这里,你父亲已经死了,人界也再没有了我的牵挂,狼族终究不能灭族”

“可是……”独孤还想说什么,但是被狼冷乐直接打断了“没有可是,你们还是先去兔族看看那孩纸的情况吧,你从小就跟着母亲一起长大,你还了解我吗?”

离浅见狼冷乐也十分的虚弱将她一个人放在这里也不是个事“不然你和他们一起去兔族修养好了再回来?”

狼冷乐嘲讽的笑了笑“我是狼,是不可能进兔族的,独孤虽也是狼,但她从小在人界长大又是半妖,她进兔族还好说,我是不能进去了,你们还是别白费心思了,乘着天还没亮赶紧走吧,不然狼族被灭族你们又在这里,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那母亲你?”既然他们走不了,那她呢,她不相信她能够平平安安的。

“你放心,我自有我的办法”她摸了摸独孤的头,她身边有这些朋友想必以后一个人也不会孤单了。

离浅将手上的蓝色手链摘了下来,将它戴在了狼冷乐手上“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到冥界来找我,能帮的一定帮”

她点了点头悻然的收下了手链“好”

“那我们走了,你自己小心”离浅看了眼天边微微亮起的鱼肚白,时间不多了,梓瑾和即墨幽邪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独孤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离开了狼族,好不容易走到了之前梓瑾开的宾馆里时,几人虚脱到全部倒在chuang上一动也动不了了,没过多久就全部睡着了。

神界 丹药房

即墨幽邪背靠着白色柱子看着巨大的炼丹炉边两个守炉小童,眼中暗芒闪过,依他现在的实力两个守炉的小童也未必打的过,但是这丹药他必拿无疑,他不知道梓瑾还能撑多久,所以他必须快点回去。

眼眸微眯,看了一眼一旁用布盖起来的钢琴,没想到这老头年纪一大把了,居然还会玩人界的钢琴,掌心朝上,手中一抹火焰燃起,袭向了不远处的钢琴,布碰上火,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两个昏昏欲睡的小童,看到钢琴燃烧了起来,一下子就窜了起来,要知道这钢琴可是他们炼丹老人最喜欢的东西了,好不容易才从人界搞过来了,现在要是也烧坏了,那他们还不死了算了。

帝尊有过规定,在神界不许用法术,所以他们现在只能跑到外面去打水。

即墨幽邪见两人跑了出去,环顾了一下周围的药格,他记得那个药是放在西面的,飞身到第四百六十五的个药格打开,便看到药静静的躺在哪里,拿了药后本想直接朝着妖界飞去,但是不知怎么神界突然多了许多的搜查官。

没有办法只能躲着他们慢慢挪出第七天门。

“诶,你听说没有,那个黑蛟龙逃出去了”不远处两个侍卫在交头接耳的谈话。

“听说了,不然这神界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多了这么多的搜查官,不分昼夜的搜查”

其中一个侍卫见他知道这个便也没有再多说,转头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又将脑袋凑了过去,小声道“近日我还听说蔷薇上神当年没有灰飞烟灭,现在在人界活的好好的呢”

“这你是从哪儿听来的消息,靠不靠谱啊”那人似是不相信。

“不就昨天我帮炼药老人到百花宫跑个腿,去拿炼药用的花草,听里面的花仙讲的”

那侍卫还是有点不相信的摇了摇头“可我听说这蔷薇上神在千年前就已经魂飞魄散了,据说是因为和魔界中人相爱,现在又怎会复活呢,你这消息不靠谱”

“不信拉到”那侍卫见另一个并不相信他,撇了撇眼,见没什么好谈了,便又站回了自己的岗位。

白柱后边即墨幽邪听着两个侍卫的谈话微眯起眼眸,看来他之前的猜测没有错,黑绛果然从神界逃出来躲到人界去了,之前感受到的那股气息果然是他的,看来以后在人界得留个心了。

即日起恢复更新,五一快乐,么么哒~。原谅之前糖糖身体不好断更断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