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飞升证道(大结局)

“你终于出现了。。”秦逸凡不怒反喜,看着出现的人影,长刀已经挥起。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天风真人看着秦逸凡对着他举起的长刀,哈哈大笑道:“真以为你练了几天所谓的第二元神,就能和老夫我相提并论了?”说话间,一道剑光凸现,却也停在天风真人身边,没有冲上来。估计是想要秦逸凡彻底的完败在他的手上:“来吧,我让你三刀,让你见识一下,我昆仑一脉,也不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够轻易招惹的。”

在身边飞舞的长刀,已经飞到了秦逸凡手中,对方既然要托大让他三刀,秦逸凡绝不会客气。这是你死我活,不是过家家玩耍。自然,秦逸凡也绝不会相信天风真人会毫不在乎自己的攻击,对他的话也只是相信了一半。

高高的跃起在空中,秦逸凡握着长刀,向着天风真人狠狠的砍去。天风真人飞剑缩在身边没有动,冷冷的看着秦逸凡的身影。

直到刀快要及体的刹那,天风真人身上突地腾起一片耀眼的光芒,将全身护住,同时,身边的飞剑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的,直插秦逸凡的胸膛。

距离太近,秦逸凡甚至都没有反应的能力。秦逸凡也是一咬牙,全然的不管不顾,向着天风的头顶,全力的劈下。嗤,一声轻响,天风的飞剑似乎撞到了什么,刺穿进去。天风真人笑眯眯的看着秦逸凡落下的刀影,一只手已经挡到了刀刃之前,嘴里冷笑一声:“幼稚,真的以为我会任由你砍三刀吗?”

话音未落,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如同针尖一般,直插天风真人的脑海。光是气势就造成一股锐利无匹的印象,面对这种无声无息的精神攻击,天风真人根本没有料到。脑海如同突然被长针刺穿,剧痛无比,紧接着,手上一痛,却是秦逸凡的长刀已经如同切入豆腐一般掠过了天风的手掌,天风脑袋微微一偏,长刀错了过去,径直的劈在了天风真人的肩膀上。

这一刀的力量之大,将天风从肩膀到胸膛砍出一个差不多一尺长的巨大的豁口。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但奇怪的是,沾到刀锋,就好像遇到了烧红的烙铁一般,吱吱作响,转瞬间就被吸收一空。

天风真人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但脑海中的剧痛和身上传来的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天风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有点无法置信的努力的抬起手臂:“怎么可能?”随后,目光就看到了本应该穿透秦逸凡胸膛的飞剑上。

飞剑还在,不过却停在秦逸凡的胸膛上,那里,不知道怎么的,秦逸凡的衣裳居然鼓起一个大包,将飞剑牢牢的夹住。不光如此,夹住飞剑的衣服周遭还不停的传进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而天风真人对飞剑的控制也越来越淡,此刻已经再也无法指挥。

“太……岁!”终于明白那种古怪的气息是什么东西,天风真人也只能断断续续的发出两个字的声音。任他如何的老歼巨猾,如何的见多识广,也不会想到数千年之前他用来利用的太岁,此刻竟然化成了一件衣裳,而且还就穿在秦逸凡的身上。

而刚刚针对他的精神攻击,也是太岁老兄和秦逸凡配合默契,一直在隐忍到最后关头才突然发难。太岁老兄经历了数千年残躯的缓慢修行,加上不停的和秦逸凡的对抗,复原后的太岁早已不是数千年前的太岁可比。当年没有什么攻击手段,也足以让数百修真高手饮恨,现在只是对付一个天风真人,自然也不在话下。况且,还有秦逸凡的强力攻击,定海神针铁打造的长刀,又岂是普通的法宝和护身功法能够抵挡的?

“你不该出现的,也许你应该发现不对的那个时候开始,就远远的躲起来。天下之大,总有你的容身之处。可惜!”秦逸凡看着奄奄一息的天风真人,摇头道:“不过,你不出来,我终究寝食难安,这样也好。”

抽出了长刀,天风真人身上的豁口立刻没有了阻拦,鲜血更加的喷涌。片刻之间就染红了整个身躯。而刺在太岁老兄身上的飞剑,也被秦逸凡拿在了手中。这飞剑,经过太岁老兄的凶煞之气如此近距离的熏陶,天风真人早已无法控制,轻松的落入秦逸凡囊中,过后估计林秋露会多一柄上好的飞剑了。

天风真人也在秦逸凡的注视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这种时候,飞剑都被人收掉,就算是想要兵解附身,都没有什么好的媒介。况且,秦逸凡的长刀,可不仅仅是伤害到那么简单,就连元神,也被那一刀重创。能坚持到这个时候,已经是奇迹。

怪就怪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秦逸凡居然会随身带着太岁老兄。尽管他已经听到了修真界关于犯太岁的说法,但还是不会相信,这天下还能有人能够抵挡住全盛时期的太岁全力发动的凶煞之气。现在也只能落一个身死的下场。

阵法的主持一死,整个阵法就变得简单之至,在土长老的努力下,不到三五刻的功夫,红尘炼心大阵就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轰隆声中,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其他人的身影。

应劫前辈身边,躺着一个熟悉的人,秦逸凡扫了一眼,高长老此刻早已失去了生命,变成了一具尸体。他和应劫前辈的修行差的实在是太远,即便在红尘炼心阵中,有阵法的帮助,还是无法接下应劫前辈第二元神控制的应劫匕首一击。

“唉,自作孽,不可活!”齐刷刷的两声叹息,在众人的耳边响起。蜀山紫青二老的身影也随着叹息声出现。看着地下躺着的两具尸体,互相对望了一眼,无话可说。这么多人,看着天风真人的尸首,也都有些相对无言的沉默。

终于,过了良久,还是紫青二老的青云前辈开口道:“既然首恶已经伏诛,那么昆仑的那些年轻弟子,还是手下留情吧,好歹也算是给昆仑留一条根!”说话的口气,却是有些微微的求恳,谁都知道,上一次,秦逸凡可是灭了青城满门的。这次,想必也不会轻易的放过昆仑的那些年轻弟子。

“哗啦”,还没等秦逸凡回答,刚刚好像突然之间消失的秦小玲出现在众人面前,随手扔下了手中的一堆飞剑法宝。听到二老的叹息声时,秦小玲就同时消失,好像是知道他们一定会为那些年轻弟子们求情一般。

不过,在秦小玲眼中,任何可能会威胁到秦逸凡的人都要被铲除,这是绝不会改变的。上次秦逸凡大度的放过了昆仑的那些年轻弟子,当时还以为只是因为高长老的原因。现在看来,昆仑和秦逸凡已经是不死不休,一方不死绝,绝不会罢手的。秦小玲绝不会容忍这些会威胁到秦逸凡的人存在,即便他们的修为根本就不是秦逸凡的对手。只在这消失的片刻,秦小玲已经走遍昆仑,将那些隐匿的昆仑弟子一个一个的消灭,一点后患都没有留下,也完全没有给紫青二老阻拦的机会。

看到那一堆飞剑法宝,二老再次叹息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昆仑一脉,估计是命中注定有这一劫,无法躲避。遗憾片刻之后,却转身对着秦逸凡同时笑道:“恭喜道友!”说完之后,又对着应劫前辈同样的一笑:“恭喜道友!”

出乎意料的,应劫前辈这个和二老一直都是嘴上从不饶人的对头,此刻竟然也微微一笑:“同喜同喜!”明明奇妙的话语,让秦逸凡和林秋露秦小玲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而龙族众人似乎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分散在四周,脸上带着笑容,摆出一副境界的架势,难道还有什么敌人吗?

“你不觉的你们自己有什么变化吗?”应劫前辈看透了秦逸凡他们的疑惑,笑着问道。

互相看了看,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倒是秦逸凡,敏锐的发现,似乎林秋露身上好像有点被什么东西牵绊一样的不自在,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她身上还有些尘缘未了,这却是你们的事情了。”顺着秦逸凡的目光,应劫前辈立刻看到了林秋露那边,随后回答一句。

“尘缘未了?”秦逸凡有些疑惑,但脑子一转,马上就领悟到了些什么,对着林秋露道:“你还是让乾坤剑女出来吧!”

林秋露恍然大悟,当年乾坤剑女自愿为器灵,就是要找到幕后控制他们母子的凶手,现在天风道长已经伏诛,自然是应该让乾坤剑女得偿所望了。

“你是跟着我们,还是重入轮回?”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实际上,不介绍乾坤剑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跟着秦逸凡他们,也可以重铸,如同应劫前辈和蜀山二老。冲入轮回,自然是让秦小玲将她度化。

犹豫片刻,乾坤剑女向着众人逐一行礼,最后才道:“小女子还是选择重入轮回,也许,也许有缘,还能碰到我的儿子!”似乎当年小旱魃被度化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乾坤剑女也是一阵黯然。

这是乾坤剑女自己的选择,林秋露虽然不舍,却也没有阻拦。在秦小玲手下,此刻度化乾坤剑女并不是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只是举手之劳。

但在临行之前,秦逸凡身上的太岁老兄却好像突然现形,幻化出一张脸。众人从来没有见到过,脸上的嘴巴张口,向着乾坤剑女的元神就是一口白气喷了过去。喷完之后,就立刻消失在秦逸凡身上。

“天官赐福气?”紫青二老识货,一眼就看出了那道白气的名堂。有这一口气下去,乾坤剑女就算是轮回转世,也一定是福缘广博,从此无病无灾,幸福美满。

秦小玲在那边度化剑女,这边青云前辈却在苦笑:“太岁口中能吐出天官赐福气,这到底是凶神,还是福神啊?忘记了,似乎他还有天赐良缘气,犯太岁,犯太岁,我等还是没有看透啊!”

“这和我等还有什么关系吗?”紫霞前辈看的透彻,哈哈大笑,却让秦逸凡和林秋露更加的不解。

乾坤剑女的身形,在众人的注视下,在秦小玲的湛湛佛光中,慢慢的变成了虚影。快要消失的时候,冲着众人一个大礼拜下,不等众人回礼,就消失在尘埃之中。

度化了乾坤剑女,也是了结了当年旱魃的一段公案。对秦逸凡来说,也算是完成了一个承诺。不管是身心都是一阵轻松,再看林秋露的时候,就没有了那种掣肘的感觉,只觉得风轻云淡,说不出的惬意。

“也罢,还是老夫来指点一番吧!”应劫前辈也看着秦逸凡一直迷惑,出来解惑道。

“知道太岁一役之后,我修真中人,不管是器修,还是意修,都没有人能飞升证道的原因吗?”应劫前辈在解释之前,先问了秦逸凡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不用说秦逸凡这个半路出家的,就连林秋露这个侍天门出身的正牌修真,都不知道原因。更不用说什么都不想不管不顾的秦小玲了。大家都是一片迷糊。

“这却要说到飞升的关键了。”应劫前辈自然知道是这个样子,所以也不卖关子,径直的解释道:“心境,修为,功德,缺一不可。”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秦逸凡和两女都是静悄悄的听着,龙族众人也都在一旁,不过,他们明显不是仔细的聆听,而是好像有些护法的模样。

“这修为,却是最容易的,实际上,只要能过九雷天劫,就已经达到了飞升的标准。随便有点机缘,这修行实在是简单不过。但心境却很麻烦。”应劫前辈慢慢的解释着。

“当然,也有吃了仙丹一夜飞升的,那却是要大福缘的。不用修为心境和功德的考验,但这样即便飞升,也不过是仙界杂役,不足为奇。”这些说法,和当年林秋露给秦逸凡说过的差不多。侍天门不愧是消息灵通的门派,这些牵涉到飞升的东西,一个低辈弟子也能知晓少许,委实的不简单。

“这心境,却是麻烦,只能堪破本我之境,这才能有飞升的资格。”应劫前辈叹气道:“只可惜,一牵涉到什么门派名声之类的话语,似乎所有人都没办法跳出其中。这个昆仑天风掌教真人,却是可惜了。”看着那边天风道长的尸体,应劫前辈也忍不住摇头,修为高绝,却最终看不透那一层,可悲可叹。

“最难的,却是这功德。”说到这里,应劫前辈抬头看了看天空:“当年老夫我自问修为心境足够,唯独有一点,这功德却是不足,长久无法飞升,只能面对越来越强的乾天大雷劫。如果不是遇上你,估计我现在也只能还是修真界孤魂野鬼一个,再无飞升的希望。”

飞升还需要功德,这秦逸凡是第一次听说。听完应劫前辈这一大堆,忍不住问道:“如果飞升还要功德,那魔道之人却又该如何飞升?”

“你以为魔道之人就是只是单纯的作恶吗?”应劫前辈反问一句,看着秦逸凡不解的表情,笑着解释道:“真正的修魔,却不是杀人害命祸害众生,那也只能沦为天打雷劈,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的下场。真正的魔道修行,却是要吸收天地间长久一来积郁的苍生怨气,生灵魔障,率姓而为,增加自己修为的同时,却也在不知不觉间造福天地,到了一定得程度,自然也能够飞升。所谓殊途同归,不过如此。莫非你真以为老夫就是名门正派出生不成?”

应劫前辈一直没有表露过自己的身份,此刻一说,秦逸凡才知道,居然应劫前辈也是魔道中人,怪不得一直看不惯蜀山二老,开始秦逸凡还以为是看不惯紫青二老的那种除魔卫道的宗旨,没想到,他居然就是魔道出身。

“这功德不到,就无法飞升吗?”这却是林秋露问的,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有办法,不过得不偿失。”青云前辈可能知道林秋露在说什么,接口回答道:“当年我蜀山前辈,就找到了一种功德不够的飞升之法,祖师广成子,长眉师祖,都是用这办法飞升的。”

“当年祖师广成子飞升,自身功德不够,只能许下十万功德,这才得以飞升证道。不过,后背弟子为了偿还这些功德,却不停的为天下谋福祉,一次一次蜀山都站在消弭天下大祸的最前方,却都是因为这许下的功德。”青云前辈的说法,似乎也从另一个方面解释了蜀山一直热心于除魔卫道的理由。

“祖师广成子,加上长眉师祖,让蜀山的功德,一直欠到近曰。有了秦小兄弟的帮忙,终于偿还干净,这却是要多谢秦宗主,从此蜀山再不用为先祖还债,门下弟子,也终于可以为自己积累些飞升的功德,以后我蜀山弟子,也飞升有望了。”说到后面,却是郑重其事的向着秦逸凡深施一礼。

秦逸凡有心躲开还礼,却被应劫前辈阻拦:“这是你应得的,也是他们蜀山该拜的,躲个什么?”不得已,只能生受了两位辈分最尊崇的蜀山长老一礼。

解释了这么多,秦逸凡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自己应该算是达到了飞升的要求,可以飞升证道了。而且听紫青二老的口气,不关是自己,应劫前辈,还有秦小玲和林秋露都已经到了这种标准,只差最后一步了,怪不得龙族新老两代族长和赤龙土长老都是一副护法的模样。

那种轻松惬意,了无牵挂的感觉,原来是出现在这里。秦逸凡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两位夫人,似乎她们也是一脸的开心。有她们相陪,去仙界又有何妨?何况,这可是数千年来的第一遭,无上的荣耀。

“那我应该要怎么做?”秦逸凡问道。两女缓缓的走到了他身后,似乎无论他做出什么决定,都会决死跟随。

“只要你想,随时可以!”紫霞前辈道:“为了等你们,我二人还特地赶来,要走,大家搭个伴,也热闹一些!”却原来是紫青二老也达到了飞升的功德,足以飞升了。不过也难怪,这么多年来,每每总是危难之时,紫青双剑力挽狂澜,拯救苍生,这功德,也足够他们飞升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秦逸凡哈哈大笑声中,身上开始散发出剧烈的光芒。

这一曰,昆仑山门之前,光华大盛,直冲天际,无数修真人士或远或近的目睹了这一次飞升盛会。蜀山二老,武宗的秦宗主携两位夫人,还有一位魔道前辈,六人同时飞升,龙族四人护法,为修真界传为佳话。

昆仑一脉,被秦逸凡和秦小玲杀的干干净净,再无昆仑门人,从此昆仑绝传。

武宗则因为秦逸凡和两位夫人的同时飞升,也给一众弟子带来无穷的希望。从此习武之人修至功行百脉的地步,就会有人前来接引加入武宗,远离尘世。虽然不存在严格的师徒关系,但武宗弟子却也是最团结的门派,成为修真界不可小视的力量。秦逸凡的威名,也口口相传,成为武宗的开山之祖。

二十年之后,皇城大殿,早朝之时,已经有些年迈的皇上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很是突兀的问道:“李爱卿,当年的凶煞之地,现如今是如何光景?”似乎当时只是知道秦逸凡在,李大将军就班师回朝,什么事都没有做,任由秦逸凡处理。

同样年迈的李大将军出班奏道:“启禀皇上,年轻臣曾派人去那边看过。现在那边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已经变成一个热闹无比的集镇。当地人民生安乐,丰衣足食,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

言罢,李大将军心中又想起了当年自己曾经对两位亲兵的话语:“只要他愿意,就算是琼林仙境也能变成修罗地狱。如果他高兴,纵然是凶煞之所也能变成洞天福地。”

“有他在这里,就足够了。”(全书完)

全书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