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林光三见大招没有奏效,不禁眉心紧憋,可是他的目光却是看向小十三郎的。小林光三再次大喝:“劈天式。” 那个伙计惯性回退,口中应道:“铁血斩第二式。”右手再次发出青金色的刀光。

这时的小林光三的劈天式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有发出真正的劈天式,而是以他那诡异步法闪向一边。与此同时,绕到那个伙计背后的小十三郎,口中厉喝道:“青木旋风斩。”只见一股凶猛如烈风般刀光带着青色刀气,毫不留情的劈向那个伙计。

那个向小林光三使出大招的伙计,只来得及转过半身,就被小十三郎的大招劈在身上,虽说那个伙计全身流转着浅金青的气罩,还是没能阻挡小十三郎从背后杀过来的大招。段位大概相同的武师的真气防护罩几乎可以忽略掉他的防护功能。那个伙计地段为是比小十三郎强些,不过,他有哪里能抵住小十三郎全力一击的大招,那可是一点击面,不破才怪。金青的气罩只阻挡了小十三郎的刀光一下,刀光就切入了那个伙计的身体。刀光过后,才看见那个伙计身体渗出的血水,旋即,他轰然倒地,就这样挂掉了。

马山瞪着双眸,有些不太相信,这货就这样挂了。心中也是一阵后怕,第一次站在那给小十三郎当靶子的事,要是小十三郎也是这大招,不知自己还能站在这里说话不。同时,心中也有些佩服小十三郎和小林光三这两货啥时搞得这么默契,配合地真他妈好!

“快,上马,逃!”小林光三的话像响雷一般在马山耳边炸响。

六人快速跨上快马向北飞奔而去。

等这六匹马到几十丈来外后,才有人尖叫起来,有人大喊道:“快跑,破杀道的人来了。”包括那个被打翻在地的客栈老板,也是一骨碌爬起来,来不及带上家人,骑上马跑了,不出半烛香的功夫,原本热闹的客栈,已经没有了人烟。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一对三十人左右的轻骑兵,赶到现场,发现地上除了死尸还是死尸,自己人也死在其中。一个头领不由气得哇哇大叫,他们隐藏的暗哨也给杀死了,你说他要叫不叫。况且,暗哨只是发出情况紧急的焰火,没有留下任何其他线索,他能不大发雷霆吗?

发泄完毕后,他立即下了几道命令。

一张巨网就此张开,等着捕捉马山等人。

……

马山等人逃出百里后,人困马竭,不得不找个的休息下。就像这样,连续逃了八天,才快到达一个大城,一个叫“宛洛”的大城。

经小林光三的介绍,中州的靠南这边是“破杀道”的势力所在地,所以,要是在这里得罪他们,就是贴上狗匹膏药一样,想撕都不好撕掉。

前面这个叫宛洛的大城就是他们在中州势力的总部所在地。在小林光三的建议下,大家准备绕城走,就算多走一天路,应该会安全很多,于是,六人就上了通往中州的一条小道。

经过与大头大头领的战斗后,在这几天里,马山逐渐发现,自己的实力回到十段武士的样子,心中大爽,看来,与人干几架还真有用处。下定决心,还得找几个家伙斗一斗。

马山想到这,不由呵呵一笑,抬眼往前看。好家伙,前面的山路渐渐不见了,难怪没人绕路,这些地方,多半有强盗的老巢。嘿嘿,强盗,爷们等的就是你们。

真是想啥来啥。

突地,从路两侧突地窜出一对衣甲鲜亮的士兵。其中一个兵头说道:“兄弟们,把前面这六个给检查下,就回去吧,蹲一天,就看见两伙人,还得加上上午过去那批。”

这个兵头心头不明白,城主那个筋出问题了,要他们到这偏僻的小道上来查人,还说是重要逃犯。让我们城中这些兵来查几个逃犯,不是小题大做嘛,还没告诉逃犯的多少,样貌。

叫人查,查个球呀!

看见马山等人快到跟前,一个小兵叫道:“站住,检查!”

马山等人只得跳下马,小林光三上前几步,有些艳媚地道:“兵爷,忙啥呀,你看,我们小老百姓一个,有何贵干?”

小兵斜视小林光三一眼,说道:“你们见过一群逃犯吗?”

小林光三一笑,忙摇头,口中道:“逃犯。没,我们连个人影都没见过,更别说逃犯。”

小兵又问道:“你们不走宛洛城,走这小道干嘛?”

“兵爷,你不知道,我们就是翻过山,山后的村庄的村民。”

“哦。”

小兵询问下那个兵头,兵头一摆手,小兵冲马山等人喊道:“快滚。”

几人倒也不惹事,爬上马就走。大约跑了几十步。那个兵头在背后大喊一声,“站住!”

没有办法,只好站住罗。

-----------

本人新书上传,请关注。

《异魂破天》

http://www./Book/

神、魔、人,日、月、星。轮回运转,天地使然。天地就是一盘大局,亦是一盘死局,还是一盘下不完的妙局。一切众生皆在局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