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樱花开,少女柯特

  “柯特,怎么又慢下来了,快跟上来!”

  “真是的,女孩子就是麻烦,当初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累赘!”

  “啊,不知道老公和公公怎么样了,这次那个法西斯家族的家主可不是什么善茬,连老祖宗都拿他没办法,老公和公公不听曾祖父的命令,非要出手挑衅对方,可不要吃了什么亏才好!”

  基裘高高提起莲蓬裙摆,飞快的在树林间穿梭,身后,留着一头碎刘海的少女埋着头紧紧跟在其后。

  听着基裘的叨唠,少女其实很想使用念力,把速度瞬间提升到超过妈妈的程度,但她并没有那么做。

  因为,揍敌客家族的子女里,只有大哥伊路米才会念力,二哥曾经也学过,但因为资质问题并没有学会,所以家族才会重点培养奇牙。而她要是暴露出自己也会念力的事情,恐怕家族就不会那么溺爱奇牙哥哥了吧。

  柯特自嘲的笑笑,有谁知道,在揍敌客家族里,天分最高的其实并不是奇牙,也不是伊路米,而是身为女子一向不被妈妈喜爱的自己呢?

  妈妈最喜欢男孩子,所以从小她就生活在几个哥哥的阴影里,每次当她将目标杀死,回到家后妈妈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成分。而要是奇牙出去完成了一次委托,妈妈就会露出幸福的表情,说着“奇牙越来越厉害了呢”之类的话。

  虽然一直没有被家族所重视,但柯特并不觉得失落,相反,她衷心的希望奇牙哥哥能一直成长下去,直到成为家族的支柱。而她,只要能默默的站在哥哥身旁就足够了。

  所以,尽管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她学会了念,但却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很好的隐藏起来,家族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因为她怕从此家族就会把她视作重点培养对象,而放弃了奇牙哥哥。

  这次奇牙哥哥却是犯了天大的错误啊,居然捅伤了妈妈和二哥,离家出走了。不过妈妈还真是很宠奇牙哥哥,竟然在被捅伤后还喜悦着奇牙哥哥的心狠,这次把他关进地牢,估计不用多久就会被放出来吧。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些年家族不就是一直这样对待奇牙哥哥的吗?

  只使用了自身的速度,柯特一边吃力的跟在基裘身后,一边好奇的想着那个名为赵阴泽的闯入者是个怎样的人。

  虽然心里不大愿意相信他会有曾曾祖父说的那么厉害,但还是很想见一见他啊……从小到大,似乎除了要暗杀的目标外,她还没有见过生人呢。

  按捺住心里的好奇,柯特永远都是那副安静的神色,这一点她和大哥伊路米倒是很像,只不过伊路米永远都是那种冷冰冰的脸,而她则是宛如一只无害的小动物般文静。

  每天日出杀人,日落回山。这就是她枯燥的生活。同龄人应有的学习,伙伴,以及对未来的憧憬,她都没有,她所拥有的只是无尽的修行与杀戮。   真是……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啊……   一丝不安份的情绪,在柯特心里悄然滋生。

  听说奇牙哥哥在离家出走的时候交了几个朋友,朋友……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让奇牙哥哥在被抓回来后面不改色的走进地牢,拒不承认自己所犯的错。

  还有伊路米大哥,他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冷冰冰的人,就好像一个杀人机器。每次和他见面时他都冰冷得叫人害怕。而这次听到赵阴泽来了,他的冰山脸居然融化了,我以前还以为他不会笑呢,没想到伊路米大哥笑起来也是这么好看……

  那个叫赵阴泽的人,和伊路米大哥也是朋友吧,也只有这种神奇的关系,才能让大哥露出微笑吧。   我……有没有可能,也交到自己的朋友呢?

  生平第一次,少女心底升起一个以前她压根都不会去想的问题,虽然这个想法就好似昙花一现,转瞬即逝,但种子已经在心底埋下,离盛开的日子,不远了……

  。。。。。。。。。。。。。。。。。。。。。。。。。。。。。。

  来到揍敌客家族的第二日,赵阴泽有幸见到了即使是伊路米也很少见到的美景——樱花盛开之日。

  已过二月,巴多拉地区地处亚热带,植物比其他地区都要生长得早,而海拔高达三千多公尺的枯枯戮山上那一大片樱花树开得比其他地方早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时正是早晨八九点,清晨的浓雾刚刚散去,懒洋洋的阳光斜斜打下,映在人身上暖暖的。赵阴泽在山顶席地而坐,远望着山腰间一簇簇的粉红,感叹道:“樱花自花开到凋谢,只有短短七日时间,然而就是在这样短暂的日子里,它毫无保留的释放了自己最灿烂的美,而后壮烈的凋谢……小伊,你喜欢樱花吗?”

  他的身后,坐着一个俊秀的长发青年,听了他的话,青年微微思考一下,道:“还行吧,每年看着家族里这些盛开的樱花,我的心情似乎会变好很多。”

  如果此刻奇牙在的话,他一定不会相信这个青年会是他的大哥伊路米。因为现在的伊路米,再也没有以往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虽然他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脸色,但较之以往已经变得非常有人情味了。

  “是吗,”赵阴泽欣赏着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各种不同姿态的花瓣,脸上不知何时,竟然露出了虔诚的光芒。

  “我最喜爱樱花,不,应该说,凡是生命短暂的花,我都喜欢。因为我希望能像这些花一样,在燃烧的生命里,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如果可以,我愿意做一颗流星,虽然只有短短几秒就会消失在天际,但能在那短短几秒内叫世人都看到我的光辉,我想,那就够了。”

  伊路米愣愣的看着赵阴泽,这家伙,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面,看来有必要重新认识这家伙一番了啊……

  “当然,那只是如果。正因人生苦短,才要及时行乐!流星?那种一次性用品谁愿意当谁当去,我还有小花,还有我的基业,才不会去做这种傻事呢!还是活得越久越好,就好像这位可爱的小妹妹,要是我死了,又怎么会有机会认识她呢?”

  伊路米心里的感动还没来得及坚持一秒钟,就被赵阴泽无情的击破,只见他腾地一声从地上站起,下一瞬就向着山腰疾奔而去,连招呼也不打一声。

  伊路米顺着他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远方的樱花丛中,藏青色的和服在一片嫣红中分外显眼。   “那是……五妹?”    起点中文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