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黑蛇行踪

2003年,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毕竟是不平凡的一年,春季一场“非典”弄得人心惶惶。憋了一春一夏的人们,终于在秋天得到了压力释放。据说,2003年的十月一日,国内的各个商场都是人满为患,人们在疯狂的消费,以释放这一年的压力。

在上海国际赛车场,一场号称是史上最豪华的一次房车大赛正在进行。这次比赛是中、港、澳的一次民间赛事。参赛的选手都是各地民间的赛车好手,这是一次速度的比拼,也是一次金钱的比拼。

尤其是压轴的大戏,无差别级无限制改装车竟速赛更是刺激,据说场内比赛的赛车都是车手自己改装的。这绝对是一次金钱的比赛,场内的赛车都是千万级别的,无论是法拉力、莲花、保时捷、还是兰博基尼,每一辆车都通过了精密的改装。

这次比赛也是一次美女的大比拼,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云集赛场,这些女人有两类,一类是这些参赛富二代们的女人。也有很大的一批是来展示自己的,以便自己被哪个富二代给看中了。

最终,无差别级无限制改装车竟速赛的冠军并不是一个富二代,总之没有人认识这个人,这是一个个子小,长相非常一般的人,最奇怪的是,他的左手还是一个假肢。这人是谁?他凭什么夺冠,他哪来的这么多的钱,可以参加这么大型的比赛,这家伙看着就像一个修理工吗!

看着大赛大屏幕上接受采访的这个冠军人物,现场的所有富二代、工作人员与美女们都不禁感叹。

这个冠军叫作白候,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据说是广州那边的一个机车改装俱乐部的经理,他凭借自己改装的一辆c63竟然在上百辆豪车的包围中成功突围,他那辆车的成本只是一个零头啊!这是什么世道呀,所有那些驾驶着千万级别跑车的富家子弟都在呜不平。

冠军白候,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其实这人有一个亲友团,在他走向领奖台时,除了他的家人与车队成员外,还有两个人上前与他拥抱,这两个人一个高高瘦瘦,一个白白胖胖,长着一张大脸没脖子。

“我说行啊,缅甸仔,在这种比赛上都可以夺冠,二年来,你竟然进化出这样的技术,看来我也得把自己的胳膊弄掉一个了,说不定我也会进化出新的本事的”。

这个人说话粗鲁,一口东北腔,在这种高档的场合,听着很不合谐。

这人就是赵白熊,他上来迎接的那个冠军车手就是捞牛(可能大家忘记了,捞牛在中国有一个身份,叫作白候,这在小说的前两章有过交待)。而跟赵白熊一起来的那个大个子,就是赵白熊的哥哥赵清迈。

赵清迈还是老样子,穿着简单的白t恤,他身后站着的精致的女人是画心,此时画心正一脸幸福的看着交谈中的赵氏兄弟与捞牛。

捞牛很高兴,他和赵白熊、赵清迈兄弟聚在了一起,完全无视一边的记者与工作人员。让准备为他庆功的工作人员和要进行采访的记者很无奈。

“这两个土老冒是哪来的,白候怎么跟这两个人亲热起来没完了?”,人们不满的发泻着。

而捞牛等人完全不顾,他竟然跟赵白熊、赵清迈一起走了,直接离开了赛场,一起离开的还有画心和几个跟着赵白熊一起来的性感女人们。

二年了,兄弟又一次见面了。2001年在黑蛇岛完工后,兄弟们就散了,各自低调的隐藏在社会之中。直到这次捞牛参加比赛,才算见面。

“赵白熊,我看你这些女人个个滋润,看来你过得不错啊?”

坐在酒店的vip厅内,捞牛笑着跟赵白熊唠着。

“一般般啦,你是知道的,女人是我的最大乐事,有了这些女人,我就什么也不用干了,你们还别说,我虽是捡得星月岛主的女人们,但这些娘们个个火热,弄得我啊,跟神仙一样!”赵白一提到女人就来劲,捞牛也不去应茬,而是转向了赵清迈。

“大哥,你跟画心小姐结婚了吗?你家里的老人可好?”

赵清迈笑了笑:“没有结婚,但我们还算幸福。我的母亲还好,现在我在云南安家,在大理买了一个院子住了下来”。

“我说缅甸仔,你说你参加比赛,连我这深处太平洋星月岛的赵白熊都来了,而远在云南的我大哥与大嫂也来了。怎么没有见到老千与那个美国女人索丽娅呀?”

“你们不知道,我半年前跟马千联系过一次,当时他回老家看他的父亲。据他说,他要跟随ace的团队去巴西亚马逊雨林,去寻找一个远古的神庙。据说索丽娅的父亲想得到一个古神像”。

“你说这老千,这家伙娶了ace的大公主,他已是我们之中最有钱的了,他的身价是我们的百倍都不止,为什么还要去冒险。看来娶一个有钱的漂亮老婆也是一个危险的事,都怪这个老婆是一个妖精,而且是一个爱冒险的妖精。你们说,这应该是什么妖精呢?”

。。。。。。

吉林省桦树湾子村,是一个深山中的小村落。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朴实。

在这一年,这个村子发生了变化。变化的原因是一个私生子,那个叫作马千的男人回来了,他还带了一个漂亮到无法形容的美国女人。

这个马千是马国军的儿子,但村里人都知道,这不是马国军亲生的,是他的老婆大着肚子带来的,所以村里人都在背地里叫马千是“野种”。这孩子年青时就离家了,很少回家。这次回来,却要干一件大事,就是为村子里投资。

马千投资8000万,改靠了这个村子。一共盖了80套别墅免费分配给村民来住,还在村中修建了小学、村部、娱乐广场等。最重要的是,把村中的小河改造成一个大湖,湖内种上了北方人没有见过的大荷花。

桦树湾子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筑的典范。大家都说马国军有一个好儿子,为大家干了这么一件大好事,这个马千到底是干什么生意的,怎么这么有钱呢,投资8000万元,一点回报也不要,他为了什么,这个“野种”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马国军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风光过,现在走在大街上,认识的、不认识的、本村的、外来的,人们都主动跟他说话,都喊他马叔,或者马爷爷。

马国军并不赞成马千为村子里投资,有那钱干啥不行,还不如为自己的二儿子马万在北京多买几处房子呢!

村中的小溪因为修建了堤坝,而形成了一个大湖,村民的北欧风情的二层小楼在湖的北岸整齐的排列。马国军的别墅是离湖最近的,门前就是一个巨大的荷花塘。

村民们搬进新家的时候,省长都到场祝贺,这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典范。马国军一辈子也没有如此风光过,省长到他家,没有见到马千,只见到了厅内有一幅大大的婚纱照,照片中是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和一个妩媚的女人。

省长指着照片问马国军,这就是你的儿子马千吗?

马国军唯唯诺诺的说,这是我的儿子马万,不是马千,省长一愣。

《秘地藏金》历时六个月后,已完稿,感谢大家的支持。

请关注融犁铸剑新作品《追魂道》,更刺激,更离奇的内容在等着你去开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