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周原招呼叶子和韩诤到客厅落座,上了茶,笑着为自己这个妹妹的荒唐举动道歉。叶子忙道:“周大哥别这么客气,在隗家村还多亏了你帮了我们呢!”

  周原一怔,道:“什么隗家村?我一直都在京城啊!”

  叶子这才恍然,便把在隗家村受困的经过详详细细地对周原讲了一遍。周原听得大是诧异,思考片刻,才道:“前两天我确实做过一个梦,似乎是在什么偏远的村子里帮你去救韩诤,但到底是个梦,我已经记不很清了,照这样看来,分明当时我是进入离魂状态了!”

  叶子和韩诤齐声道:“当真如此。”

  周原疑惑道:“如果真是这样,照你方才的说法,叶公子因为离魂,被有理和尚费了好大力才解救回去,可是我却无人解救啊?”

  叶子想了想,道:“有理和尚当时说过,对于那些大富大贵之人,离魂是不妨事的,只是对我这样的小角色才有危险。周大哥是大富大贵之人,当然不会有事。唉,看来这鬼神也势利得很啊!”

  周原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随即道:“你说的那个三月十七月圆之事,我却知道是怎么回事。”

  叶子和韩诤都是一惊。韩诤急道:“我们在现场亲身体验,都不明白,周大哥怎么一说就明白了?”

  周原笑道:“建武年间,本来用的历法是《太初历》,《太初历》本就粗陋,使用时间一久,这些错漏之处就暴露得很明显了,本来是十五日月圆,结果按照历法看,月圆那天却是十七日,后来,在汉明帝永平年间,终于废止了《太初历》,采用了《乾象历》,还把以往时间的误差校正回来。这些事情史书有载。呵呵,倒不是什么神怪之事。”

  两人这才恍然。

  周原接着道:“据我推测,那个繇鲡盏的奇妙之处就像传说中的阿拉丁神灯一样,你擦他一下许个愿,愿望就会实现。你们想想,叶子在发现了繇鲡盏的时候,拿着他,希望我会在,结果我就出现了离魂,我的这个魂魄就真的到了叶子身边,帮他完成最迫切的一件事情;而韩诤拿到繇鲡盏的时候,希望叶子会来,结果叶子就出现了离魂的情况,魂魄到了韩诤身边,和他一起分析案情。”

  叶子和韩诤一听周原的分析,大是赞叹,才知道原来繇鲡盏真有这般妙处。

  周原接着道:“但是,还是有个地方我搞不明白,这繇鲡盏的妙用,是不是只会让人产生离魂呢?这样的话,那个离魂的人,如果不是大富大贵之命,就必然产生生命危险。以前,繇鲡盏还没有修行出化身来,也就应该没有能力去解决离魂的还魂问题,所以想来,应该会存在这种危险,再接着推理的话,繇鲡盏的这一奇妙功能是早期的拥有者大体了解的,可能也发生了一些离魂现像,甚至因此而死了人,所以后来才传下了那个规矩,繇鲡盏只能用锦缎托着来拿,而严禁用手直接触摸。所以,后人只知道这繇鲡盏是件宝物,却怎么也搞不清他到底宝在何处。后来,冯异并不知道繇鲡盏的这般妙用,只把他当作一盏普通的油灯,顺手拿他来点火焚烧被赶进隗家村的那些林姓的村民。冯异当时只是点火罢了,心中并没有产生什么愿望,在点完火之后便随便把繇鲡盏放在什么地方,导致了繇鲡盏很快便被丢弃在隗家村附近的山野里。你们觉得事情是否如此啊?”

  叶子和韩诤同时挑起大指,赞叹道:“周大哥真是神人啊!比我们职业侦探都强百倍!”

  周原淡淡一笑,正要再多问几句隗家村经历的细节,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这声音好像有着裂人心肺的力量,让在座三人同时打了个寒战,等回过神来,却发现不过是一声猫叫。

  三人同时向门口看去,只见一只黄色的小猫怯生生地走动着,却不正是那已经死掉的蓉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