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102、题目不是你想取

晚上聚会的时候人差不多都到齐了,结了对的有姬末和席闻凛,穆衿和尹桡,白双和秦戈,颜祁和夏微,单身的有深蓝的海,小秀才,桃花眼的小美男。

姬末先在酒店里定了一桌饭,众人一顿胡吃海塞,大概他点的菜太多,吃了又上吃了又上,那么多人愣是吃到撑最后竟然都还有剩,于是纷纷决定休息一会儿以后再战。

只有穆衿还在小口小口地吃着鱼汤里的豆腐,尹桡温声道:“再喝点汤。”一边说着一边给他盛汤,盛完汤后还给他剥虾。

虾不怎么占胃,坐在旁边的夏微悠悠地看了他们一眼,也剥了虾喂到颜祁的嘴边,颜祁默了一下,顶着全桌人的视线压力淡淡道:“蘸醋。”

夏微:“哦哦!”赶紧蘸了喂上。

白双望着他们两人的互动有点新奇,他是第一次见到夏微,秦戈道:“我也喂你好不好。”

白双顿时脸色涨红地摇头道:“不好不好。”

姬末不厚道地笑了一下,真幼稚,结果转头就看见席闻凛也盯着那盘所剩无几的盐水虾。

姬末:“……”

姬末赶紧抢下最后一条虾剥了壳蘸醋放到席闻凛的碗里,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当面喂。

席闻凛面色淡然地夹起来吃掉,然后给姬末盛了碗汤道:“再喝一点。”

至此,鱼汤和盐水虾被彻底清空。

深蓝的海和小秀才默默地被一群男人闪瞎了眼,只有桃花眼的小美男像是丝毫没有影响般温吞地低着头揉胃,他吃多了。

这时候深蓝的海开始感叹,这个时候要是有几个软妹子能来暖暖气氛就好了,才这样想着,包间门就被人敲了敲。

阿槿探进头来,刚准备和姬末说话才发现包间里面竟然坐了那么多人,而且全是男人,各种美男,眼睛差点被闪瞎。

姬末赶紧道:“过来坐,吃了没?我再点几个菜。”

阿槿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道:“不了我吃过了,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唱K?因为现在酒店里的KTV小包房没有了,只剩下一个大包,我们只有四个女生,所以大包的话浪费了,就想邀你们一起来,反正在游戏里也算是熟人,怎么样季公子?”

阿槿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很讨喜。

姬末没什么意见,席闻凛只要陪着姬末,深蓝的海和小秀才纷纷点头,其他人都无所谓,就这么定了。

阿槿道:“我先过去,你们慢慢过来,房间是C102。”

姬末点点头道:“好。”

就这么一会儿,几个大男人似乎又把胃腾空了一点,开始最后的清盘行动,清完都挺着个大肚子直奔KYV包房。

里面坐着四个女孩子,看到进来了那么多人虽然有些拘束,不过也都笑着打了招呼,自暴网名,不过网名都有些奇怪,叫什么菊花残,一根黄瓜三朵菊,总攻一万年,就只有月下槿这个名字听起来比较正常……

桃花眼的小美男平常话很少,是个吃货,玩得一手好牌,只是没想到还是个麦霸,趁着众人都在熟悉寒暄之际他径直走到点歌的地方一阵鼓捣,屁股坐下拿起话筒开始唱后就再也挪不动了。

菊花残妹子默默地凑到他身边,盯着话筒散发无限饥渴的欲望。

众人:“……”

万幸两人虽然麦霸,但是唱歌还是挺好听的。

在场的男性除了桃花眼的小美男外大都不怎么爱唱歌,于是深蓝的海提议道:“要不我们剩下的人来玩国王游戏吧。”

小秀才立刻道:“好啊好啊……怎么玩?”

深蓝的海囧了个囧,开始科普游戏规则:“我们总共13个人,那么就是13张牌,由小到大最大是K,洗好后拿到K的就是国王,国王决定如何处罚抽到A或倒数两个数A和2的人,比如说罚他唱歌之类的。”

深蓝的海邪恶地勾了一下嘴角,两个女孩子也很感兴趣,其他人依旧没有意见。

于是姬末从桌上翻出一副新的扑克牌,抽出13张后,开始洗牌,然后顺着一个一个地抽。

姬末自己洗的牌结果自己抽到了红心A,顿时嘴角抽搐,偏过头去偷偷看席闻凛的,结果席闻凛大大方方地把黑桃2拿给他看,顿时姬末就汗了。

抽到K的是总攻一万年小丫头,贼兮兮地笑着道:“A躺在桌上,2在他身上做俯卧撑10个。”

姬末:“……”

席闻凛挑了一下眉。

众人还疑惑着是谁抽到A和2那么倒霉,就看见姬末慢慢地爬上了那张宽大超长的桌子,啤酒之类的吃食暂时被挪到了下面一层,姬末仰躺上去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十分可怜,周围站或坐着一群看戏的男人和女人,然后不厚道地笑着。

阿槿和一根黄瓜三朵菊简直激动得难以言表,总攻一万年与众人熟识了几分后终于露出了十分猥琐的本性,奸诈地叫道:“2是谁?2是谁?”

席闻凛面无表情地把黑桃2纸牌递给总攻一万年姑娘,然后缓缓覆在姬末身上。

桌面虽然大,但是凭着席闻凛这样的身材在上面做俯卧撑还是稍微有些困难的,总攻姑娘只好重新换了一种惩罚方式,再加上因为被罚的两人是恋人,总攻一万年荡漾道:“要不,上将军压着季公子亲三十秒吧。”

姬末:“……”

席闻凛默默地看了总攻一万年姑娘一眼,姑娘摸着鼻子缩在了阿槿的身后,心道: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嘤嘤好可怕……

姬末的脸皮没有那么厚,所以脸还是红了,幸好包房里的彩光比较暗,别人也看不太清,但是席闻凛压上去的时候却能够很清晰看到姬末的睫毛在不安地颤动,并且如临大敌般地闭上了眼睛,任人宰割的神情让边上的三个狼女看得热血沸腾。

小秀才脸颊红透,深蓝的海再次心碎。

白双有些不忍心看地小声道:“感觉很丢脸啊。”

颜祁饶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

穆衿犹豫地望了一下菊花残和桃花眼的小美男那里,似乎很想去挤一挤,但是那两个麦霸似乎正一人占了一只话筒唱得缠绵深情。

席闻凛勾了下嘴角,快速地脱下外衣罩在两人头上,然后肆无忌惮地吻了下去。

总攻一万年顿时嗷嗷叫道:“犯规犯规啊!”可是她又不敢真的去掀两人头上的衣服,只能万分怨念地希望眼神能把外套烧出一个洞。

其他人都表示无趣地“切”了一声,但是却看见姬末不一会儿便情动地紧紧攥住了身上席闻凛的衬衫,无意识地抬腿蹭了一下,异常撩人。

姬末被席闻凛吻得连眼睑都红了,唇舌相依的柔软和席闻凛吮吸的霸道,让姬末差点呻1吟出来,虽然被遮了头,但是感觉还是很刺激。

大概吻了一分多钟,席闻凛才舔了舔姬末的嘴唇,满足地掀开了衣服。

姬末立马爬起来捂着惨遭蹂躏的嘴唇躲到了席闻凛的身后,嘤嘤太凶残了太凶残了QAQ……

又一轮抽牌开始。

姬末在心里默念着国王国王,结果竟然就真的抽到了国王,他看了一下席闻凛的牌,很好,既不是A也不是2,他可以开足马力折腾人而不怕误伤了。

姬末:“嘿嘿嘿,嘿嘿嘿。”

众人:“……”

姬末愉悦道:“A和2是谁呀~嗷,艳舞艳舞!”

众人:“……”

颜祁沉默了一下,冷着脸交出手中红心A,然后脱下碍事的风衣。

姬末正是得意的时候,高兴道:“2是谁呀?”

白双可怜吧唧地望了一眼秦戈,结果刚要站出来的时候就感觉手被人碰了一下,下一秒再低头时就发现手上的黑桃2已经变成了梅花6。

白双:“……”

秦戈温声道:“怎么了?”

白双茫然地摇摇头,眨巴着眼睛看着代替他走出去的那个高大的男人,精致的面容被灯光映得妖异美丽。

姬末摸了摸下巴打量了一下这个貌似颜祁姘头的男人,质量真是不错。

姬末悠悠道:“你们打算一起来?”

夏微摊了下手无奈道:“我不会跳舞……”说完对着颜祁道:“亲爱的你会吗?”

颜祁凉薄的面容微微扭曲了一下,姬末得瑟道:“不要耍赖哟~”

颜祁默默地用眼神告诉姬末,不要给他找到机会报复哼哼!

姬末:“╮(╯▽╰)╭ ”

颜祁沉默了一会儿,把夏微拉到房间中央站好,然后点了一首外文的舞曲,曲子一开始便带着蛊惑人心的节奏,却并不激烈,一下一下,让人的心也忍不住跟着颤动。

夏微刚想问该怎么跳,颜祁就淡淡道:“你只需要站着就可以了。”说完把风衣扔到桌上,然后拉开衬衫的纽扣直到胸膛。

夏微眼神一沉,就见颜祁整个人都贴到了他的身上,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鼻息,然后颜祁转头对着看热闹的姬末舔了舔嘴唇,开始把夏微当做一根钢管,全身心地扭动起来,带着冰冷凌厉的面容,没想到看起来禁欲凉薄的男人肢体动作却能诠释出这么惑人的野性和热情。

众人:“……”

姬末顿时就觉得自己被颜祁的小眼神撩了,刚准备感慨一下就被席闻凛默默地伸手在他脸上一捏。

姬末:“嗷!”

姬末转头一看,只见席闻凛面目表情地扫了他一眼,好像在说:“你给我等着。”

姬末:“……”

在场的所以人都愣愣地看着颜祁攀附在夏微身上大跳贴面舞,间或用腿勾着夏微腰臀来回地蹭。

三个女孩子和一帮老爷们儿简直目瞪口呆,眼睛都不眨一下。

如果说颜祁魅惑人心的攻击距离到姬末他们的位置还那么强悍的话,那么真正站在风暴中心的夏微已经快要被颜祁直接秒死了。

颜祁的身材很好,骨架匀称完美,随着他搂着夏微转圈的节奏加快,衬衫也褪到了肩膀上,露出一半白皙结实的胸膛和一点红红的ru尖,沾着薄汗软嫩可爱,就像被人含过的红果一样。

夏微咽了一下口水,脑中嗡嗡作响。

曲子的□来临时,颜祁一把将衬衫拉开挂在双臂上,而整个人则蹭着夏微的胸膛,腿挂到他的腰际,一下一下,像是交合的动作,迷乱中吐出断断续续的呻1吟。

姬末:“=口=……”

众人:“=口=……”

夏微觉得自己要控制不住了,口干舌燥不说,明明自己只是站着,却有了一种站在炎炎烈日下的错觉,额角已经汗湿,眼里五光十色却只有颜祁冷淡的却充满情1色的动作异常清晰。

曲子最后颜祁抱着夏微的腰下蹲,下蹲过程中夏微只觉得颜祁的鼻尖擦到了他早已经半挺立的位置!

夏微:“……”现在已经整根都挺了……

结束时,颜祁一边慵懒优雅地扣着衣服扣子一边似笑非笑地扫了夏微下面一眼。

夏微黑着脸“操”了一声,立马攥紧颜祁的手腕就准备往外走。

颜祁不急不缓道:“风衣。”

夏微又回来带着一身骇人的戾气,抢了风衣迅速地绑着颜祁犹如一阵风般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闪得不见人影。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姬末笑道:“他们大概有事要先走,我们接着玩,今天机会难得。”

众人:“哦哦!”

一根黄瓜三朵菊两眼冒星地小声对阿槿道:“我已经失血过多了怎么办?”

阿槿握拳道:“挺住!拿出你非凡的战斗力来!”

总攻一万年捂脸道:“我们怎么样不要紧,关键的是颜公子的贞1操QAQ……”

菊花残沉痛地做下结论:“保不住了。”

站在一边听全了几个小姑娘嘀嘀咕咕的姬末:“……”

由于走了两个人,菊花残和桃花眼的小美男就加入了进来,新一轮的抽牌开始。

K是桃花眼的小美男,A是深蓝的海,2是小秀才。

桃花眼的小美男比较厚道,想了想还是不要给自己招揽太多仇恨的好,就道:“回答最喜欢的人是谁?”

阿槿补充道:“不可以是父母兄弟!”

深蓝的海犹豫了一下,看了看牵着席闻凛的姬末,淡淡道:“暂时除我自己之外没有喜欢人~”说完笑得风情万种。

小秀才悄悄瞥了深蓝的海一眼,红着脸道:“有……有了,但是我……我还没把人追到,所以……先暗恋吧。”说完脸色简直通红得厉害。

桃花眼的小美男果真十分厚道,并没有严刑逼问小秀才,众人看着小秀才可怜的样子也只好作罢。

重新洗牌再抽一次,很巧合的,K是尹桡,A是穆衿,2是秦戈。

尹桡想了想道:“只罚一个也是可以的吧。”

姬末点头。

秦戈心里一凛,白双安慰地拍拍他。

却没想到尹桡却淡淡道:“那就罚A好了。”

穆衿呆了下。

秦戈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他丢脸的时刻终于到了。

尹桡的笑容不知怎么地透出一点点苦涩,对着穆衿道:“罚你亲我一下。”

穆衿清丽的脸上显出茫然和失措,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动。

众人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纠葛,只好也跟着静静地等着。

尹桡可怜吧唧道:“就一下。”

穆衿纠结了片刻,终于还是上前在尹桡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像是挠痒痒一般,但是尹桡简直高兴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菊花残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好感动TAT……”

一根黄瓜三朵菊道:“我也是TAT……”

场面再次火热起来,直至夜深所有人都闹够了才各回各家,不是本地人的深蓝的海和小秀才也开了房间住下,邀约着打算第二天出门游玩。

回家的时候,姬末酒喝得有点多,醉呼呼地蹭着席闻凛脖颈,像小动物一样哼哼唧唧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席闻凛心软成一片一片,舍不得把他叫醒,就只好自己背着人上车,再把人抱回家。

车子快速行进的路途中,姬末迷迷糊糊地还要抱着席闻凛的腿,不给抱都不行,大概睡得不沉。

席闻凛叹了口气,把车停在路边,打算先把人哄得睡熟了再走。

姬末蹭到了席闻凛的身上,席闻凛把人搂进怀里,隐隐约约听见姬末道:“闻凛……”

席闻凛:“嗯?”

姬末:“嘿嘿嘿。”

席闻凛:“……”

席闻凛看着怀里的人渐渐不再挣动并且熟睡,心想,有这么一个人陪着真好,不会孤单和寂寞,就算是担惊受怕。

可是我会护着你,席闻凛笑了笑,目光如夜色温柔。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旧时光的留颜色酱扔的地雷,谢谢司弦扔的3个地雷o(*////▽////*)q 蹭蹭乃们~~~

这里终于能标上一个END的嘤嘤……好舍不得亲们TUT……

明天汤圆有事不更了了,番外只能推后一天QAQ,俺会努力的。

此章8CJ,乃们一定要河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