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此生此世,相携相伴

竹屋离村落本就遥远,平日里更是无人来访,叶梓凡与麦子两人住在这里倒也清净。~wwW.bXwX.cC 新笔下文学~/ 全文字小说阅读//

三五日间就有萧成羽派人送来一些食材与日用品,原本都是麦子自己下厨做吃食,叶梓凡来后见他身体不便更是不忍麦子劳累,下厨做饭、洗衣清洁这些杂事全部包揽。

麦子除去吃饭就是睡觉,也不知是春天人本就困乏还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每天都懒洋洋的不愿动弹。

一月下来麦子原本瘦削的身材逐渐丰润起来。

初期麦子还在喝控制蛊毒的安胎药,有叶梓凡的血做药引暂时压制住体内的蛊毒,只待胎儿瓜熟落地时用叶梓凡体内所养的蛊虫祛除麦子体内的诞子蛊。

麦子的病情稳定后,怕药物对胎儿不好,经萧成羽同意也就没再服药。

萧成羽每隔半月就会来后山给麦子诊脉。

这天又到诊脉的日子,萧成羽如期前来,看到脸颊丰满,懒洋洋靠在椅背上吃水果的麦子。

咋舌道:“麦子,你该运动运动了!你一天吃几餐啊?”

叶梓凡生怕麦子营养不均衡,每天是变着花样的做吃食,怀孕本来食量就会增大,吃的难免就多了一些。

麦子不好意思回话,一旁殷勤服侍的叶梓凡截过话:“麦子胖点多好啊,原本太瘦了!”

萧成羽冷脸看叶梓凡:“你以为这是对他好!怀孕后期若是肥胖最容易导致妊娠高血压与糖尿病,要讲究科学,每日可多餐但一定要少食,还有记得多运动。虽说是刨腹产,为了胎儿健康,每日的运动还是少不了的!”

叶梓凡撇撇嘴,小声嘀咕道:“讲究科学,你还装神弄鬼扮古人。”

萧成羽冰冻般的面颊上冷了几分,麦子拽了拽叶梓凡的衣袖,提醒他闭嘴。

叶梓凡摸摸鼻子无语望天。

麦子应道:“萧大哥我以后会注意的,麻烦你了!”

萧成羽走后,麦子对叶梓凡说道:“萧大哥帮了我很多,他这人外冷内热,以后你对他客气些!”

叶梓凡不屑的撇撇嘴:“我对他已经很客气了,难道我说错了吗?他不是装神弄鬼是什么?”

“我说麦子,灵隐村怎么神神秘秘,奇奇怪怪的啊!”

叶梓凡将来时的奇异景象讲给麦子。

麦子笑着解释道:“我们隐居这里就是为了避世,村外森林里的白雾其实是蛊虫所化,有毒且制幻,若没有解药与村中人引领根本无法走到村口。你看到的那些黑衣面具人是守护村的黑羽,保护村民的安全。”

叶梓凡听的是瞠目结舌,惊道:“这……太奇异了吧!来时路上问徐弘毅,他神神秘秘的也不解释!”

麦子诡秘笑道:“我告诉你也没用,反正你也记不住!”

“媳妇,你说什么?”叶梓凡茫然问道。

麦子只是笑的一脸诡异,再不答话。

麦子撑着腰站起身,一手轻抚小腹说道:“宝贝儿,走咱们散步去!”

“媳妇,你等等我啊!”叶梓凡追上前与麦子并肩走在翠竹林间。

叶梓凡虽对萧成羽的说法嗤之以鼻,但为了麦子与孩子的健康着想,还是每日督促麦子运动,饮食上也严格控制。

天气逐渐炎热,麦子身体也越来越重,晚间散过步回到屋内,麦子已是香汗淋漓,浑身黏腻。

竹屋虽简陋,却有独立的卫生间。

每晚都是叶梓凡服侍麦子沐浴,怕麦子行动不变,又怕特意准备了一个大型木桶。

晚间为麦子洗过澡,叶梓凡将他抱到卧室的床上,

湿润黝黑的头发有几缕黏在面上,更显肤色白皙,麦子怀孕后脸颊丰润,柔化了脸部的线条,或许是洗过澡身上舒爽,麦子微眯着眼睛靠在床头的软垫上,眉宇间淡淡的慵懒,有股说不出惑人夺魄的味道,直看的叶梓凡春心大动。

翻身上床倚在麦子身旁,大手钻入麦子的衣摆,沿着腿部一路摸索至鼓起的腹部。

麦子难耐的挣动:“热死了,别靠我这么近!”

叶梓凡顺势就抱住他低声道:“媳妇,我想要你!”

“什么!”麦子吓了一跳,朝床内挪了挪。

“媳妇,我都好久没碰你了,难道你都不想我吗?”叶梓凡火热的身躯再次黏上,说着就去解麦子的衣扣。

自从知道麦子怀孕后,叶梓凡怕伤到胎儿,已经好几个月没碰过他了。

每日看的到吃不到,叶梓凡体内的邪火是越积越多,今日见麦子精神很好,沐浴过后的模样撩人夺魄,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气钻入鼻中,撩拨着叶梓凡压抑已久的欲/望。

“你放手啊,会伤到孩子的!”麦子红着脸挣扎。

“放心,没事的!我轻轻的!不会伤到孩子的!”

叶梓凡快手快脚的解开麦子的衣衫扔到床上,夏天本就穿的不多,顷刻间麦子的衣服已被剥的差不多。

叶梓凡将麦子轻轻压在床上,侧身抱住。

双手顺着他的胸线一路向下,停在隆起的小腹上,反复摩挲。

边摸边用商量的语气说道:“小灯泡,快睡觉,不要偷听爹地和爸爸做有意义的事。”

掌下肌肤起伏滚动好似回应一般。

叶梓凡顿时眉开眼笑:“媳妇,商量妥了,快点快点,一刻值千金。”

麦子哭笑不得,他并非无欲无求,只是自己身材怪异,又怕伤到孩子,平时也就没有多少欲/望。

多月未与叶梓凡亲近,今日被他如此撩拨,原本就浑身燥热这下子更是无法收拾。

叶梓凡见麦子默许,手上动作也变得急切,手掌一路下滑停在麦子两腿之间。

轻轻握住挺立的玉柱上下搓弄,时不时用指尖轻刮铃口,不时有玉露溢出染上指尖。

叶梓凡贴近麦子耳畔,邪魅笑道:“媳妇,好多水啊!”

麦子咬着唇瓣强忍着即将破口而出的**,脸色带着几分红晕,更显艳丽动人。

“媳妇,我忍不住了!”

叶梓凡粗喘口气,手上动作不由加快,没多久一股股湿热的白浊喷薄而出。

麦子身体轻颤无力地侧靠在床上,感觉到叶梓凡就着手中的液体,手指慢慢侵入花穴内,轻哼一声,不放心的叮嘱道:“你轻一些,不要伤了孩子!”

“媳妇,放心吧!我小心着呢!”

叶梓凡压抑着欲/望,小心翼翼的做好准备工作,拿起床头厚厚的靠枕垫在麦子的腰下,将他两腿分开架在腰侧,缓缓的挺进那柔嫩的花穴内。

叶梓凡初时不敢太过用力,起初麦子的那里还有些干燥紧致,随着摩擦律动,分泌大量液体,滋润的同时也大大增加了两人的快/感。

叶梓凡渐渐忍耐不住,加快动作,双手还不时抚摸着麦子鼓起的腹部。

嘴上更是叹道:“媳妇,好舒服啊!”

麦子羞赧难耐,初时还不太适应,随着叶梓凡的动作的加快,也渐渐有了感觉,低低的**不断自唇边溢出。

突然腹内晃动一下,麦子惊叫一声。

叶梓凡一惊,停下动作,紧张地问道:“媳妇,怎么了?弄痛你了?”

麦子抬手轻抚腹部,撇嘴苦笑:“连他也欺负我!”

叶梓凡见是小家伙趁机捣蛋,抚摸着麦子的肚皮,笑道:“小东西,赶紧睡觉,不准偷听!”

“你轻一些,把他吵醒又该闹腾了!”麦子轻声嘱咐道。

叶梓凡嬉笑着应下,动作明显轻缓温柔很多。

麦子渐渐兴奋起来,难掩的奇妙快感让他慢慢沉迷其中。

缠/绵过后,麦子无力的靠在叶梓凡怀中,感觉腰部有些酸痛,后面也黏黏湿湿,有些难受。

挣扎着想起身去沐浴,被叶梓凡抱住道:“我抱你去吧!”

麦子无奈嗔了叶梓凡一眼:“都是你,还要再洗一次!”

叶梓凡给麦子仔细清理过身体后,换上干净的床单,两人依偎着躺在一起。

麦子靠在叶梓凡怀中,嗅着男人身上独有的味道,感觉淡淡的安心与幸福。

想起多年之前,自己一个人带着麦宝,看着旁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身旁却无人陪伴,何等孤寂凄凉。

可是现在,深爱的人就在身边,与他一起分享孩子的成长,期待孩子的出世,让他心中涌出无法言喻的满足感。

转眼又过去一个多月。

麦子的肚子在这一月内增大不少,夜间时常抽筋惊醒,叶梓凡心疼的要命,按摩揉捏殷勤备至。

此时离预产期也不过月余。

叶梓凡成日里兴奋莫名,时常爬在麦子腹部与即将出世的孩子交流,期盼着孩子的到来。

又过了半月,麦子夜间时常感觉腹部坠痛,依上次生产的经验,估计孩子没多久就要出世。

果然这天,麦子从傍晚就时不时的腹部坠痛,平时也就是几小波的疼痛,此次却持续了两个小时,麦子有些慌乱的唤过叶梓凡:“梓凡,我肚子不舒服!”

叶梓凡顿时就慌了:“不会是要生了吧,怎么这么快,不是还有半个月吗?”

麦子抚着肚子艰难道:“预产期也会提前的,我们现在去药司局,那里有产房。”

“好,我去拿东西!”叶梓凡从屋内拿出准备好的婴儿用品,搀扶着麦子朝药司局走去。

萧成羽接到通知赶来时,麦子已疼的脸色泛白。

看了麦子的情况,果然是要临盆的先兆。

萧成羽沉声吩咐道:“先把麦子扶进产房。”

药司局的护士将麦子扶进产房,叶梓凡想跟进去却被拦在门外。

“喂,拦我干吗?我也要进去!”叶梓凡抗议道。

萧成羽冷冷道:“你会接生吗?给我在外面待着!”

叶梓凡讪讪的摸摸鼻子,随后高声对屋内的麦子喊道:“媳妇,你别怕,我在外面呢,等那小东西出来,我替你打他屁股。”

众人顿时无语望天,屋内的麦子恨的要死,都什么时候这人还这么不正经。

时间一点点过去,屋内却静寂无声,叶梓凡怔怔的立在走廊的窗前,透过敞开的窗口看着夜空那轮皎洁的明月,俊颜上虽是波澜不惊,但紧攥成拳泛白的指节还是揭示着他内心的汹涌澎湃。

往事霎那间涌入脑中,一幕幕在眼前掠过。

圆月静谧小路上无意救下那个清秀的少年时,已预示着两人此生此世,纠缠不清。

天明之际,一阵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响起,叶梓凡奔到产房门外时已热泪盈眶。

叶梓凡见萧成羽从产房走出,焦急问道:“麦子怎么样了?”

萧成羽取下口罩说道:“大小平安,是个男孩!”

“只要麦子没事,男孩女孩无所谓!”

“怎么麦子还没出来!孩子呢?”叶梓凡有些急切想见到麦子与刚出世的孩子。

“麦子还在缝针,孩子要清洗一下污垢才能抱出来。”萧成羽满脸疲惫的解释道。

没多久,药司局医护人员手中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孩走出产房。

叶梓凡拿捏着力度小心接过婴儿抱在怀中:“怎么这么小,这么软,这……”

身旁的女护士被他紧张的模样逗的呵呵直笑:“初生的婴儿就是这么小,慢慢就会长大了!”

襁褓内的婴儿眼睛还未睁开,眉宇像极了麦子,但嘴巴却和他如出一辙,叶梓凡暗暗感叹生命的神奇。

“这孩子长的可真漂亮!”身旁的女护士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叶梓凡凤眼微眯,嘴角弯出的弧度都带着幸福的味道。

正闲谈间麦子就被推出产房,叶梓凡奔过去轻轻拂去他凌乱汗湿的发丝,凝视着他毫无生气的苍白脸庞,紧紧握住麦子的手微微颤抖。

麦子扯开一丝微笑,安慰眼前紧张的男人:“我没事,你别紧张。”

叶梓凡喃喃道:“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七天后麦子刀口痊愈就回到后山竹屋。

萧成羽将叶梓凡体内养着的蛊虫引出,作为药引制成祛除诞子蛊的解药。

萧成羽收回搭在麦子腕部的手掌说道:“你体内的诞子蛊毒素已全部解除。”

麦子想起诞子蛊分裂而出的新蛊虫,不由担忧道:“萧大哥,诞子蛊分裂出的新蛊虫是否也一并解除?”

萧成羽皱眉道:“我为你接生时发现新生蛊虫并未在你体内。”

“什么?”麦子与叶梓凡震惊不已。

蛊虫怎会莫名消失?日后会不会复发?

叶梓凡紧张问道:“祭司,究竟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百年来都很少见,根据文献记载诞子蛊分裂而出的蛊虫若并未在受孕者体内,应该就是随着胎儿的成型而进入到他的体内。”

“什么?”

萧成羽话音未落,两人已惊呼出声。

“萧大哥,你的意思是蛊虫在宝宝体内!”麦子焦急的问道。

“现在孩子太小还诊断不出。依你脉象来看,你体内确实已没有诞子蛊。”萧成羽对此也是疑惑不解,特意翻看历届祭司留下的文献。

新生婴儿继承了母体的诞子蛊,百年前确实有过这种情况。

“那蛊虫在宝宝体内会有影响吗?”麦子担忧的问道。

“据文献记载新分裂出的蛊虫不会含有毒素,只是单纯孕育子嗣的效用。”

“祭司,你是说我儿子以后能生孩子?”叶梓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后,才想起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萧成羽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叶梓凡听罢脸都绿了,怒吼道:

“谁要敢让我儿子为他生儿育女,老子砍死他!”

尾声

“嗖!”

一颗流星滑过,在漆黑夜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

两个依偎身影静静坐在竹屋外的石凳上。

麦子靠在叶梓凡宽阔的胸膛间,怀中襁褓内的儿子睡得正香。

“过几天,我们就回Z市吧!我好想麦宝,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样了?”麦子将语气放轻,生怕吵到怀中熟睡的小人。

叶梓凡双手环着麦子的腰身笑道:“我已经叫徐弘毅往叶家传了讯息,麦宝知道自己有个弟弟高兴坏了,我父母也很开心,催着让我们回去呢?”

听叶梓凡提到他父母,麦子有些别扭:“怎么你父母也知道了?”

“麦子,你在害羞吗?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

“可我是男人,你父母能接受吗?”

“是我娶你又不是我父母娶你,我爱你,就要你做我媳妇!”

麦子将脸埋在叶梓凡胸口,叶家名门望族,虽说他为叶梓凡生下两个儿子,但毕竟是男人,怎会那么容易就被叶梓凡的父母接受。

感觉到麦子的担忧与不安,叶梓凡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麦子,你别担心,我不会做叶家的当家,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责任与义务束缚着我。此生我已认定了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原来我的求婚你拒绝了,这次你会答应吗?”

“麦子,和我结婚好吗?”

麦子昂起头贴上叶梓凡炙热的唇瓣,眼角泪滴轻轻滑落。

从几年前的陌路到熟悉,从熟悉到伤害,从伤害到相知,从相知到相爱……漫漫长路,此时此刻得以圆满。

正如当年的承诺,此生此世,相携相伴!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