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冰冷入骨的冷雨

  小小的雨点落在少年的身上,这雨滴竟如此冰凉,甚至透过了他的躯体,冻伤了他的骨髓深处。亚伯羽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见一条青葱的小道在他的眼中不断地向后退去。

  “恩!”亚伯羽痛苦地闷哼了一声,他从来没有想到只是睁开眼都会让人如此痛苦。

  “亚伯羽!”尤莉亚好听的声线中夹带着小小欣喜和激动。

  “亚伯羽哥哥醒了吗?!”吁!载着亚伯羽的马匹在尤莉亚熟练地操作下稳稳地停了下来。

  “悠悠慢点!亚伯羽既然醒了,问题就不大了!”虽然看不见说话的人,但是亚伯羽依然从对方的声音中听出了关切的意味,紧接着一个温软的身体慢慢抱住了亚伯羽的身体,小心翼翼地将他抱下了马。

  一片阴沉沉的天空出现在亚伯羽的视线之内,接着两张美丽可爱的脸颊挤到了亚伯羽的眼前。看着两人脸上那担忧和欣喜交错的表情,亚伯羽无奈地裂了裂嘴角。

  “呦……”虽然只是轻轻说了一个字,但是这个字却仿佛放大了无数倍,不断回荡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亚伯羽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没想秘药的副作用居然如此恐怖,以自己的身体条件居然还会在使用秘药后出现如此虚弱的情况。

  “我看看……呼,应该没有事了,虽然他的精神力一度枯竭了,但是这个该死的家伙运气还算不错,总算是撑过了那恐怖的反噬。”尤莉亚的声音中充满着庆幸和欢喜。

  “真的吗?尤莉亚姐姐,亚伯羽哥哥真的没事吧!”悠悠凝视着亚伯羽的脸,一滴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的水滴顺着她嫩白的脸,滴落在亚伯羽的脸上。

  “哈,不用这么紧张……我没事的。”亚伯羽张开了嘴,艰难地说出了一句完整的句子。

  “不紧张?!没事!!”尤莉亚的目光一下子回到了亚伯羽的脸上,她那高高扬起的细长眉毛充分表现了她不满的情绪。

  “你这个笨蛋究竟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我晚到那里几分钟,现在你就是个死人了!如果你在昨晚的战斗中使用的魔法哪怕再多一个,现在你也是个死人了!如果悠悠晚掏出药剂几秒钟,你依旧还是个死人!你究竟知不知道昨晚到现在的几个小时中,你离死亡到底有多少近的距离!!!这个笨蛋居然还敢对着我说‘没事’!!!”突然尖锐起来的嗓音并没有让亚伯羽感到任何不舒服,他反而有些开心地从这些斥责声中听出了浓厚的关切之意。

  “所以才说没事的……不会发生那种事的。”亚伯羽再一次开口说道,虽然尤莉亚的话让悠悠本就担忧的心又抽紧了几下,但是少年依旧扬着他自信的笑容微微摇头。

  “你!!!你这个笨蛋!怎么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昨晚要独自去面对那两个该死的神殿骑士!你以为自己很强吗?那可是神殿的骑士!你以为那是两个不入流的佣兵?而且就算是打着和他们拼命的念头,两个总比一个人来得好吧!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去对付他们两个?!你知不知道悠悠和……小悠在看到你晕迷的时候有多担心!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你有没有考虑过她们的感受!”亚伯羽从来不知道尤莉亚是一个可以说那么多话的女孩,只是从她越来越快的语速中可以看到她对于亚伯羽的不满。

  “……抱歉了,让悠悠担心了……”亚伯羽吃力地伸出了手揉了揉凝视着自己一眨不眨的悠悠,随后又将目光看向了喋喋不休的尤莉亚“也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尤莉亚……”亚伯羽的话让滔滔不绝的尤莉亚一下子闭起了嘴巴。

  “什么……我……!和我说干什么!我又没有担心你!你这个笨蛋!大笨蛋!”尤莉亚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起来,她先是慌张地抬起头看了看周围,随后又像是为了掩饰什么匆忙地从亚伯羽身边离去了。

  “好了。悠悠,我已经没事了。”冰凉的雨水让亚伯羽发胀的脑袋清新了不少,虽然他依旧感觉到舌头有些发麻,但是说话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痛苦了。

  “恩!”悠悠重重地点了点头,反手握住了亚伯羽的手。小悠从悠悠的发梢间钻了出来,充满担忧地看着亚伯羽。

  “没事了,小悠,身后的两个追兵已经被我解决了,接下来我们只要安心的朝着下一个城市出发就可以了,到了那里我再请你吃你最喜欢的水果冰激凌吧。”“哼!”听着亚伯羽吹嘘的话,尤莉亚在远处不满地冷哼了一声。

  “身体没事吗?有哪里痛吗?亚伯羽哥哥的肩头和双手都受了很重的伤势,虽然我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但是为了避免伤势的恶化我们还是要尽快的到下一个城市才好。”悠悠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水滴,吸了吸鼻子说道。

  “不,虽然这样说也许有些自大,但是这些伤势在我看来都不太要紧。”亚伯羽轻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你没仔细看见过你自己包扎前的双手,那双手根本就是变形了!天知道你是怎么用它握住法杖的!”尤莉亚说道。

  “那是因为对方只伤到了我的骨头却没有伤到我的神经。”亚伯羽毫不在意地回答道。

  “‘只’!亏你能用出这个词,你以为你这样都没死很骄傲吗?你以为自己的命很大吗?!”尤莉亚的声音再一次高扬了起来。

  “好了好了,尤莉亚姐姐,亚伯羽哥哥现在还受伤着呢,你现在就放过他吧!”悠悠转过头用一种央求的语气说道。

  “唔!可恶,好吧!算你这个笨蛋运气好!这种程度的精神力反噬都没能弄死你!”在悠悠的搀扶下,亚伯羽慢慢坐了起来,之间远处的尤莉亚正心不在焉的整理着叶黄菀的毛发,而叶黄菀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三匹马,当然其中一匹就是已经变得有些壮硕的小瘦马。

  “这两匹是那两个骑士的吗?还真亏你能找到啊!”亚伯羽看着心情不善的尤莉亚立刻拍起了马屁。

  “哼!一个精灵要是连从森林中寻找马匹都不做到,她还是早点自杀自我了解比较好!”尤莉亚转头瞪了亚伯羽一眼。

  “咳!”亚伯羽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对了,尤莉亚姐姐,什么叫‘这种程度的精神力反噬都没能弄死你’,难道说精神力反噬是很危险的吗?”悠悠眼睛一转悠问道。

  “只是比较痛苦罢了。”亚伯羽在悠悠的一旁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然而这声小声的嘀咕却没能逃过尤莉亚的精灵耳朵。

  “‘只是比较痛苦’?到底是哪个白痴老师教你的魔法基础知识!”尤莉亚蹭蹭蹭地走近到亚伯羽面前,凝视着他那黑色的眼睛,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哦,伟大的存在!你居然真的是这样认为的!你到底有没有学过魔法基础和理论知识!就算是一个刚学魔法两三天的魔法学徒都绝对不会给出这样的答案的!”

  “诶?难道不是‘只是比较痛苦’吗?!”这下轮到亚伯羽惊讶了。

  “当然不是!精神力的透支是在使用魔法过程中极力要避免的事情!”“那当然,毕竟那种痛楚就连我都不怎么想回忆起来。虽然这种方法似乎能极快地扩展一个人的精神力储存量。”

  “方法?!什么方法?对于魔法师来说透支精神力基本就是找死的行为!你到底知不知道透支精神力之后魔法师的生存概率?而在那些幸运活下来的魔法师中又有多少个脑袋被烧成了白痴!没错,就像烧成了像你一样的笨蛋!”

  “生存概率?什么意思,虽然透支精神力确实比较危险,但在还不存在什么生存概率吧?”

  “伟大的存在!我越来越想见一下你的魔法课程老师了!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白痴存在,才教出这样一个小白痴!”

  “听好了!本小姐现在很空。所以说现在可以勉为其难地和你解释一下!所谓的透支精神力完全是一种自杀行为,这种举动完全会将自己的精神力不断燃烧直至疯狂,有多少人能在疯狂中恢复冷静?!”

  “难道说精神力透支很危险?”亚伯羽挑了挑眉头不解地问道。

  “废话!根据东院的说法,透支精神力活下去的魔法师比例的是一比九,而活下来的人中没有疯掉的又是只有一成还不到……”一比九还真是一个相对而言绝对的数字,可是为什么自己都已经经历过那么多次的精神力透支,却依然没有死翘翘?要知道那可是恐怖的一比九啊!自己的运气难不成真的就那么好?

  不,这显然是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精通魔法的希门老头,死之前一定对我做过了什么事情!

  “对了,你在昏过去的前一刻,我好像看到了你的眼睛,所以我有可能知道了为什么你每到关键时候使用魔法时,精神力就会莫名其妙消失的原因。”尤莉亚的话一下子将亚伯羽的心牢牢抓住。

  “那是……什么原因?”

  

为您推荐